• 瀏覽: 84,280
  • 回覆: 13
  • 追帖: 2
[隱藏]
恭喜發財~
祝大家開開心心~

第 x 流
從 未 如 此 肯 定 過

對 於 預 測 泡 沫 能 力 , 我 屬 於 格 林 斯 潘 派 別 ︰ 泡 沫 爆 破 後 所 有 事 情 看 得 較 為 清 楚 。 可 是 , 有 一 個 泡 沫 連 我 也 看 得 一 清 二 楚 , 從 它 醞 釀 到 形 成 到 爆 破 , 一 切 似 是 跟 足 劇 本 在 觀 眾 眼 前 演 繹 出 來 ; 我 說 的 是 杜 拜 泡 沫 。 杜 拜 是 一 個 從 沙 漠 中 升 起 的 21 世 紀 城 市 , 魅 力 沒 法 擋 , 曾 經 是 全 球 金 融 家 、 有 錢 人 、 「 潮 人 」 的 寵 兒 。 忽 然 間 , 「 中 環 刁 王 」 頻 頻 飛 往 杜 拜 ; Giorgio Armani 高 呼 杜 拜 是 新 紐 約 ; 杜 拜 宣 布 興 建 全 球 最 高 商 業 大 廈 、 最 大 購 物 商 場 、 最 豪 華 人 工 島 。

杜 拜 泡 沫 我 看 得 特 別 清 楚 , 當 中 牽 涉 了 香 港 因 素 : 我 留 意 到 特 區 政 府 這 「 明 燈 」 。 當 特 區 政 府 高 調 率 領 由 政 商 界 組 成 的 外 訪 團 , 不 停 大 讚 人 家 怎 樣 了 不 起 , 高 談 全 新 概 念 , 出 現 「 雙 贏 」 或 「 三 贏 」 、 「 打 造 XX 平 台 」 等 詞 彙 , 我 肯 定 這 是 泡 沫 。 99 年 董 建 華 率 領 政 商 猛 人 訪 問 以 色 列 , 考 察 科 技 項 目 , 李 澤 楷 亦 有 同 行 , 回 港 後 董 建 華 宣 布 批 出 數 碼 港 , 為 港 版 科 網 狂 潮 揭 幕 。

特 區 政 府 可 能 是 運 氣 不 好 , 也 可 能 是 判 斷 力 差 , 總 是 在 不 適 當 時 候 在 不 適 當 地 方 做 出 不 適 當 事 情 。 去 年 初 曾 蔭 權 率 團 訪 問 杜 拜 等 幾 個 中 東 城 市 , 驚 嘆 這 些 城 市 商 機 無 限 , 香 港 可 扮 演 中 介 角 色 , 打 造 「 伊 斯 蘭 金 融 平 台 」 。

杜 拜 人 口 二 百 萬 , 逾 半 來 自 外 地 。 它 本 身 沒 有 豐 富 石 油 資 源 , 但 位 處 阿 拉 伯 海 灣 有 利 位 置 , 一 直 擔 當 石 油 出 產 國 金 融 中 心 角 色 。 近 年 杜 拜 政 府 銳 意 加 速 發 展 , 高 調 興 建 舉 世 矚 目 項 目 , 開 放 地 產 市 場 予 外 地 人 , 放 寬 銀 行 借 貸 限 制 , 大 力 推 動 旅 遊 業 。 遇 上 油 價 節 節 上 升 , 杜 拜 成 為 全 球 焦 點 。 而 最 為 人 注 視 是 杜 拜 的 地 產 市 場 , 07 年 和 08 年 是 最 瘋 狂 時 期 , 樓 價 不 停 上 升 , 銀 行 開 大 水 喉 , 全 民 參 與 炒 樓 。 其 實 杜 拜 當 地 人 對 樓 宇 的 需 求 有 限 , 買 家 主 要 來 自 鄰 國 和 國 際 熱 錢 , 一 時 間 杜 拜 成 為 全 球 表 現 最 佳 地 產 市 場 , 製 造 一 個 沒 有 基 本 因 素 支 持 的 泡 沫 。 到 08 年 6 月 , 杜 拜 在 建 寫 字 樓 樓 面 面 積 達 4200 百 萬 平 方 呎 , 超 越 上 海 。 當 銀 根 收 緊 , 外 部 需 求 減 少 , 全 靠 炒 家 支 持 的 地 產 市 場 應 聲 崩 潰 。 杜 拜 股 票 市 場 由 地 產 股 主 導 , 指 數 從 高 位 六 千 點 , 跌 至 最 近 二 千 點 。
沒 有 人 懷 疑 杜 拜 作 為 石 油 出 口 國 金 融 中 心 的 長 期 優 勢 , 泡 沫 爆 破 影 響 短 期 投 資 氣 氛 , 但 不 會 擾 亂 杜 拜 經 濟 長 期 升 軌 , 也 不 會 影 響 杜 拜 政 府 的 決 心 。 泡 沫 爆 破 甚 至 可 視 為 發 展 中 城 市 的 必 經 階 段 , 讓 它 從 中 吸 取 經 驗 。 我 最 摸 不 著 頭 腦 的 是 , 為 何 香 港 要 參 與 其 中 ? 去 年 11 月 , 正 值 金 融 海 嘯 多 事 之 秋 , 財 金 主 帥 之 一 的 陳 家 強 飛 去 杜 拜 , 依 然 大 談 香 港 怎 樣 推 動 伊 斯 蘭 金 融 … … 押 錯 注 不 是 問 題 , 事 後 低 調 處 理 , 不 了 了 之 便 是 ; 特 區 政 府 對 伊 斯 蘭 金 融 迷 戀 程 度 之 深 , 令 人 費 解 。

一 個 城 市 、 一 間 企 業 或 一 個 人 , 在 制 定 競 爭 策 略 時 , 第 一 個 亦 是 最 重 要 一 個 要 問 自 己 的 問 題 — — 有 沒 有 獨 家 優 勢 ? 這 問 題 衍 生 其 他 問 題 ︰ 優 勢 能 否 持 久 ? 其 他 人 能 否 輕 易 取 代 這 優 勢 ? 香 港 擁 有 一 個 可 持 續 下 去 和 不 容 易 被 取 代 的 優 勢 ︰ 中 國 。 對 此 優 勢 , 曾 蔭 權 曾 說 過 , 香 港 想 窮 都 幾 難 。 我 認 為 他 的 話 全 無 輕 佻 成 分 , 一 語 點 中 香 港 應 走 的 路 。
或 者 日 日 夜 夜 談 論 中 國 是 一 件 很 悶 的 事 情 , 人 總 是 喜 歡 搞 搞 新 意 思 , 以 示 創 意 , 可 是 當 香 港 未 完 全 發 揮 中 國 這 基 本 優 勢 的 時 候 , 新 意 思 只 會 令 人 分 心 。 假 如 我 是 「 阿 爺 」 , 我 會 不 客 氣 向 曾 蔭 權 訓 示 ︰ 你 做 好 了 本 份 嗎 ?

以 我 熟 識 的 新 上 市 市 場 為 例 , 中 國 政 府 對 香 港 和 上 海 這 對 活 寶 貝 之 爭 , 態 度 是 時 愛 時 恨 , 一 時 認 為 上 海 是 親 生 子 , 應 全 力 支 持 ; 一 時 認 為 香 港 才 是 一 級 國 際 城 市 , 應 順 勢 發 展 , 跟 上 海 共 榮 共 存 。 香 港 政 府 不 可 坐 等 內 地 政 府 幫 忙 , 須 無 時 無 刻 進 行 游 說 和 推 廣 工 作 。 我 不 同 意 有 能 力 上 市 的 大 型 內 地 企 業 已 全 部 上 了 市 的 說 法 , 較 準 確 的 說 法 是 第 一 輪 準 備 較 為 妥 當 的 已 經 上 了 市 , 餘 下 來 港 上 市 的 企 業 可 能 要 多 下 點 功 夫 。 中 國 「 四 大 銀 行 」 之 一 農 業 銀 行 還 未 上 市 , 它 會 考 慮 香 港 嗎 ? 中 國 最 大 鋼 廠 寶 鋼 會 否 考 慮 來 港 上 H 股 ? 中 國 第 三 大 保 險 公 司 太 平 洋 保 險 幾 時 重 新 啟 動 香 港 上 市 計 劃 ? 再 者 , 中 國 經 濟 發 展 速 度 舉 世 無 雙 , 製 造 財 富 能 力 驚 人 , 昨 日 的 小 企 , 三 數 年 間 可 變 成 大 企 。 我 們 與 其 老 遠 去 沾 手 外 地 泡 沫 , 不 如 多 下 點 功 夫 參 與 一 個 實 實 在 在 、 就 在 眼 前 的 經 濟 奇 蹟 。 我 相 信 這 是 中 國 對 香 港 的 期 望 , 也 是 香 港 人 對 特 區 政 府 的 期 望 。



回覆 引用 TOP

熱賣及精選
大 摩 與 我  怎 看 匯 豐

匯 豐 近 來 遭 受 猛 烈 抨 擊 , 部 分 投 資 者 視 我 為 這 國 際 巨 型 銀 行 的 虔 誠 擁 躉 , 甚 至 以 為 我 有 內 幕 資 料 。 很 不 幸 , 我 並 無 內 幕 消 息 。 我 所 知 道 的 , 全 靠 匯 豐 公 布 的 年 報 , 再 配 合 自 己 的 常 識 和 推 論 得 出 來 。 我 的 投 資 理 念 始 終 如 一 , 或 許 有 人 會 認 為 我 很 固 執 , 但 這 投 資 辦 法 , 過 往 一 直 行 之 有 效 , 這 組 合 正 是 明 證 , 即 使 大 市 由 ○ 七 年 十 月 高 峰 開 始 急 瀉 , 我 們 組 合 仍 錄 有 盈 利 。 東x天x第x倉

六 十 年 前 接 觸 匯 豐
我 確 實 對 匯 豐 帶 有 感 情 , 但 算 不 上 有 什 麼 著 數 。 早 於 一 九 五 五 年 , 我 已 在 匯 豐 開 設 戶 口 , 並 認 識 很 多 它 的 職 員 ; 之 後 我 加 入 一 間 證 券 公 司 , 當 其 時 替 匯 豐 在 新 加 坡 買 賣 股 票 。 過 往 種 種 , 令 我 對 匯 豐 的 管 治 極 有 信 心 , 其 盈 利 比 較 倚 賴 傳 統 銀 行 業 務 , 有 別 於 其 他 大 型 國 際 銀 行 。

美 國 兩 大 投 資 銀 行 大 摩 及 高 盛 , 最 近 紛 紛 睇 淡 匯 豐 股 價 跌 至 約 五 十 元 , 我 確 實 感 到 有 點 驚 訝 , 因 為 他 們 兩 間 大 行 , 去 年 還 將 匯 豐 的 目 標 價 定 於 一 百 五 十 元 。 大 行 的 報 告 通 常 很 短 線 , 主 要 給 炒 家 和 對 沖 基 金 參 考 , 由 於 大 戶 買 賣 的 彈 藥 充 裕 , 因 此 很 容 易 左 右 大 市 , 形 成 大 行 短 線 的 觀 點 可 能 準 確 。 而 我 的 推 測 , 則 集 中 照 顧 一 眾 沒 時 間 的 散 戶 , 他 們 傾 向 長 線 持 有 , 甚 至 嚮 往 終 生 投 資 。

我 對 匯 豐 三 月 初 公 布 的 盈 利 數 字 實 在 毫 無 頭 緒 , 而 大 摩 及 高 盛 經 過 細 心 研 究 , 可 能 較 我 掌 握 更 多 的 資 料 , 因 此 他 們 對 匯 豐 ○ 八 年 盈 利 預 測 應 該 準 確 。 但 說 到 ○ 九 年 的 數 字 , 我 連 做 夢 也 不 敢 估 計 , 因 為 ○ 九 年 才 剛 剛 開 始 , 要 在 刻 下 落 墨 , 未 免 太 過 武 斷 。 兩 大 投 資 銀 行 對 匯 豐 ○ 九 年 的 盈 利 作 出 預 測 , 純 屬 斷 估 ; 我 卻 會 等 待 消 化 其 ○ 八 年 的 業 績 後 , 才 再 作 決 定 。

我 不 知 道 匯 豐 會 否 因 受 到 壓 力 而 決 定 集 資 , 即 使 決 定 增 加 資 本 , 又 何 以 導 致 股 價 暴 跌 兩 成 ? 刻 下 景 況 , 正 好 反 映 大 摩 及 高 盛 的 極 度 悲 觀 看 法 , 他 倆 處 身 金 融 海 嘯 的 風 眼 美 國 , 衝 擊 首 當 其 衝 , 也 難 怪 他 們 如 此 悲 觀 。

二 ○ 一 ○ 年 前 途 光 明
同 樣 理 由 , 分 析 員 刻 下 要 估 計 二 ○ 一 ○ 年 的 盈 利 , 無 疑 是 瞎 子 摸 象 。 我 不 是 說 他 們 的 推 論 屬 胡 扯 , 但 一 口 咬 定 二 ○ 一 ○ 年 會 有 大 災 難 , 未 免 過 於 草 率 。 從 經 驗 看 , 很 少 會 連 續 三 年 股 市 下 跌 , 因 此 我 不 敢 苟 同 他 們 的 意 見 。 我 相 信 次 按 的 核 心 , 亦 即 美 國 樓 市 跌 幅 會 放 緩 , 甚 至 可 能 在 今 年 稍 後 喘 定 , 二 ○ 一 ○ 年 肯 定 前 途 光 明 。

刻 下 環 球 經 濟 不 再 全 面 依 賴 美 國 , 我 相 信 中 國 經 濟 增 長 日 盛 , 匯 豐 和 美 國 的 三 大 銀 行 不 同 , 就 算 收 入 縮 減 , 正 常 情 況 , 其 七 成 業 務 來 自 北 美 洲 以 外 地 區 , 包 括 將 會 繼 續 增 長 的 亞 洲 , 歐 洲 景 況 也 未 致 像 北 美 般 嚴 重 。

我 相 信 農 曆 新 年 後 , 踏 入 了 牛 年 , 股 市 便 會 逆 轉 回 順 。 我 從 沒 沽 售 持 有 的 匯 豐 股 票 , 因 為 只 要 捱 過 海 嘯 , 匯 豐 便 會 大 幅 反 彈 , 股 價 有 可 能 一 年 之 內 翻 兩 番 。 但 我 不 知 何 時 才 開 始 復 甦 , 只 有 勇 者 才 會 在 三 月 二 日 業 績 公 布 前 掃 貨 買 匯 豐 。



回覆 引用 TOP

第 x 流
我 這 一 代 投 資 者


《 信 報 》 專 欄 作 者 曹 仁 超 宣 布 減 產 , 由 每 星 期 六 天 的 《 投 資 者 日 記 》 變 為 每 星 期 一 天 的 《 投 資 者 筆 記 》 。 曹 Sir 由 《 信 報 》 創 刊 就 寫 這 欄 , 一 寫 便 三 十 五 年 , 成 為 《 信 報 》 大 受 歡 迎 和 具 影 響 力 的 財 經 專 欄 , 陪 伴 著 兩 代 投 資 者 成 長 。 任 何 一 件 事 每 日 做 , 三 十 五 年 風 雨 不 改 , 單 是 這 份 毅 力 已 值 得 敬 佩 。 曹 Sir 的 文 章 緊 貼 市 場 , 話 題 涵 蓋 古 今 中 外 財 經 事 件 , 評 論 言 之 有 物 , 作 風 莊 諧 並 重 , 是 財 經 專 欄 作 者 中 的 表 表 者 。
蔡x豪
第x流

近 年 曹 Sir 的 影 響 力 走 出 報 紙 專 欄 , 透 過 多 媒 體 渠 道 接 觸 社 會 各 階 層 , 從 評 論 股 市 時 事 , 刻 意 把 重 心 轉 向 教 育 投 資 者 。 曹 Sir 慢 慢 放 下 每 日 市 場 追 逐 , 騰 出 多 點 時 間 思 考 , 跟 不 同 類 型 受 眾 溝 通 , 交 流 經 驗 , 對 香 港 投 資 者 是 一 件 大 好 事 。 可 惜 我 不 止 一 次 聽 到 有 讀 者 ( 特 別 是 年 青 人 ) 指 曹 Sir 不 時 想 當 年 , 重 溫 73 年 及 89 年 股 災 太 「 長 氣 」 。 從 金 融 海 嘯 至 今 經 歷 見 到 , 我 們 欠 缺 的 一 項 重 要 投 資 者 質 素 , 是 經 驗 。 後 悔 莫 及 的 並 非 曹 Sir 說 得 太 多 , 而 是 我 們 聽 得 不 夠 。
投 資 界 從 業 員 缺 乏 經 驗 , 受 著 一 個 客 觀 因 素 影 響 : 投 資 是 高 回 報 、 高 風 險 行 業 , 對 從 業 員 背 景 、 能 力 、 表 現 的 要 求 都 很 高 ; 同 業 之 間 競 爭 激 烈 , 淘 汰 氣 氛 濃 厚 , 行 業 文 化 著 重 能 者 居 之 , 工 作 壓 力 高 於 其 他 行 業 。 因 此 , 投 資 銀 行 家 、 分 析 員 、 交 易 員 未 到 四 十 歲 就 嚷 著 轉 行 或 退 休 , 他 們 不 是 「 曬 命 」 , 是 有 實 際 生 理 和 心 理 需 要 。

有 些 事 情 講 求 經 驗 , 未 經 歷 過 就 是 不 懂 , 無 論 書 本 教 過 多 少 遍 , 遇 上 未 曾 遇 過 的 難 題 , 反 應 就 是 差 一 大 截 。 我 相 信 我 跟 許 多 人 一 樣 , 假 如 要 把 自 己 和 親 人 的 生 命 交 給 一 位 醫 生 , 我 會 揀 一 位 年 長 和 有 經 驗 的 , 因 為 醫 術 高 低 是 見 仁 見 智 , 經 驗 卻 實 實 在 在 ; 我 信 你 因 為 你 做 過 一 百 次 。

投 資 界 由 一 群 四 十 歲 未 到 的 才 俊 支 撐 著, 古 今 中 外 皆 屬 事 實 。 過 去 十 五 年 全 球 經 歷 一 次 大 牛 市 , 升 市 氣 氛 偶 然 停 下 來 喘 息 一 下 , 上 升 軌 道 從 沒 有 偏 離 , 才 俊 未 曾 真 真 正 正 大 輸 過 。 我 這 一 代 投 資 者 大 部 分 時 間 都 打 順 境 波 , 覺 得 經 濟 好 、 企 業 盈 利 上 升 、 股 價 反 映 良 好 基 本 因 素 等 , 是 理 所 當 然 的 事 。 遇 上 逆 境 , 形 勢 火 速 扭 轉 , 投 資 者 視 跌 市 為 健 康 調 整 , 屬 入 市 良 機 。 從 我 們 記 憶 猶 新 的 03 年 沙 士 、 01 年 「 九 一 一 」 、 98 年 亞 洲 金 融 風 暴 、 94 年 內 地 宏 觀 調 控 等 , 每 一 個 所 謂 危 機 其 實 只 「 危 」 了 一 陣 短 暫 時 間 , 中 港 兩 地 經 濟 很 快 反 彈 , 危 機 之 後 的 盛 況 比 上 一 浪 精 彩 。 我 這 一 代 投 資 者 的 「 危 機 感 」 是 建 於 恐 怕 賺 得 比 人 家 少 。

我 最 近 看 過 一 個 電 視 時 事 特 輯 , 主 持 人 訪 問 地 產 經 紀 , 經 紀 表 示 近 期 地 產 市 道 交 投 雖 然 淡 靜 , 但 仍 有 不 少 人 睇 樓 , 這 些 睇 樓 人 士 的 要 求 頗 特 別 , 任 何 樓 盤 都 可 以 , 只 要 求 搵 「 沙 士 價 」 樓 盤 。 這 些 人 作 出 一 個 假 設 : 樓 價 沒 可 能 低 過 沙 士 時 期 , 「 沙 士 價 」 等 於 樓 價 的 「 底 」 。 我 剛 才 說 投 資 才 俊 過 去 十 五 年 未 大 輸 過 , 或 者 是 高 估 了 他 們 的 記 性 , 有 多 少 人 記 得 93 年 鄧 小 平 南 巡 後 中 港 股 市 大 旺 , 94 年 內 地 實 施 宏 觀 調 控 , 中 港 經 濟 和 股 市 陷 入 困 境 。 投 資 才 俊 的 記 憶 可 能 只 有 五 至 十 年 時 間 , 難 怪 每 次 跌 市 他 們 都 認 為 是 執 平 貨 機 會 。
欠 缺 經 驗 的 投 資 者 同 時 欠 缺 危 機 意 識 , 大 難 當 前 仍 思 量 怎 樣 去 築 「 血 肉 長 城 」 、 「 撈 底 」 、 「 溝 淡 」 。 美 國 次 按 危 機 在 07 年 中 爆 發 , 環 球 股 市 在 08 年 初 開 始 下 滑 , 可 是 投 資 者 不 願 接 受 現 實 , 不 停 自 圓 其 說 , 嘗 試 說 服 自 己 和 他 人 「 中 國 經 濟 勢 頭 好 , 受 海 嘯 牽 連 程 度 較 低 」 。

當 曹 Sir 第 N 次 回 憶 74 年 和 記 股 價 由 43 元 跌 至 7 元 , 他 從 7 元 開 始 買 入 , 最 後 跌 至 1 元 , 輸 掉 八 成 身 家 , 大 家 可 能 立 即 略 過 專 欄 這 一 段 。 我 對 他 這 段 經 歷 耳 熟 能 詳 , 但 我 卻 不 敢 不 讀 , 因 為 我 要 警 惕 自 己 這 些 事 情 隨 時 再 發 生 。 當 沒 有 一 位 慈 祥 長 者 在 身 邊 「 哦 」 的 日 子 , 我 們 唯 有 依 靠 四 十 歲 上 岸 計 劃 被 金 融 海 嘯 打 亂 的 財 經 才 俊 , 他 們 經 驗 中 增 加 金 融 海 嘯 這 一 役 , 怎 善 忘 也 不 會 這 麼 快 忘 掉 這 慘 痛 教 訓 。

除 了 向 曹 Sir 致 敬 , 也 想 為 接 班 人 畢 老 林 打 氣 。 曹 Sir 的 棒 不 容 易 接 , 不 足 一 個 月 , 畢 老 林 的 文 章 已 有 自 己 風 格 , 有 獨 到 分 析 , 尤 其 是 國 際 財 經 方 面 , 值 得 向 他 的 好 開 始 鼓 掌 。



回覆 引用 TOP

我 在 此 先 向 各 位 《 壹 週 刊 》 讀 者 , 特 別 本 欄 的 讀 者 , 恭 祝 農 曆 新 年 快 樂 。 希 望 大 家 在 牛 年 活 得 更 豐 盛 。
我 熱 切 期 待 , 象 徵 新 一 年 的 牛 , 是 一 頭 驍 勇 善 戰 、 勇 於 保 護 同 伴 的 猛 獸 , 而 非 被 人 馴 服 , 甘 於 背 負 重 擔 的 閹 牛 。 我 希 望 牛 年 大 市 豐 收 ,
指 步 步 高 陞 。
今 期 我 會 繼 續 解 答 讀 者 問 題 , 我 樂 於 與 讀 者 溝 通 , 但 這 始 終 是 公 開 的 專 欄 , 不 宜 談 論 私 人 事 宜 , 例 如 我 個 人 的 投 資 組 合 。

東x
天下第x倉

問 : 港 交 所 ( 388 ) 現 價 已 大 幅 下 跌 , 甚 至 較 香 港 政 府 入 市 價 更 低 , 你 認 為 現 價 吸 引 嗎 ?
答 : 港 交 所 資 產 甚 少 , 股 價 主 要 由 波 幅 極 大 的 盈 利 支 撐 , 因 此 注 定 走 勢 反 覆 。 當 政 府 入 股 港 交 所 的 時 候 , 我 跟 大 部 分 人 一 樣 , 對 如 此 高 昂 的 作 價 一 頭 霧 水 , 但 政 府 就 是 政 府 ! 港 交 所 的 盈 利 , 取 決 於 大 市 成 交 量 和 上 市 公 司 繳 交 的 費 用 , 去 年 收 入 自 然 大 幅 減 少 , 相 信 今 年 亦 然 。
在 六 十 五 元 價 位 , 港 交 所 市 值 七 百 億 元 , 估 計 去 年 賺 約 四 十 八 億 元 , 市 盈 率 十 四 倍 半 。 但 我 相 信 , 其 盈 利 今 年 會 減 少 至 三 十 八 億 元 , 市 盈 率 因 此 上 升 至 十 八 倍 半 。 若 認 為 現 時 大 市 成 交 量 甚 低 , 甚 至 已 經 見 底 , 那 未 來 盈 利 肯 定 會 上 升 。 以 ○ 七 年 賺 逾 六 十 億 元 來 說 , 未 來 五 年 港 交 所 的 平 均 利 潤 , 大 約 有 五 十 億 元 。
港 交 所 無 須 保 留 盈 利 , 可 作 百 分 百 派 息 , 因 此 息 率 較 其 他 股 份 高 。 若 你 認 為 市 盈 率 十 四 倍 , 息 率 七 釐 已 算 吸 引 , 可 考 慮 在 現 價 六 十 五 元 買 入 。 但 你 必 須 將 目 光 放 遠 一 點 , 而 非 即 將 公 布 的 業 績 , 皆 因 短 期 盈 利 難 有 寸 進 。

問 : 我 持 有 的 股 票 , 大 多 屬 藍 籌 股 , 但 賬 面 損 失 達 三 成 半 。 由 於 我 是 長 線 持 有 , 因 此 未 算 太 擔 心 , 但 也 希 望 趁 此 機 會 整 固 組 合 , 尤 其 同 時 持 有 中 行 及 中 銀 香 港 ( 2388 ) , 我 欲 賣 掉 其 一 , 你 認 為 怎 抉 擇 ?
答 : 在 金 融 海 嘯 之 下 , 持 股 組 合 僅 跌 價 三 成 半 , 已 經 不 錯 , 可 說 值 得 欣 慰 。 經 濟 寒 冬 總 有 一 天 過 去 , 在 兩 三 年 之 後 , 春 天 勢 將 重 臨 , 你 會 看 見 市 場 再 次 復 甦 。 中 銀 香 港 在 海 外 的 定 息 投 資 , 遭 遇 重 重 挫 折 ; 它 入 股 東 亞 銀 行 , 更 要 飽 受 坐 艇 之 苦 。 這 看 來 是 一 場 災 難 , 但 正 因 如 此 , 若 內 地 母 公 司 借 此 良 機 , 以 低 價 將 它 私 有 化 , 我 不 會 有 半 點 驚 訝 。 此 後 中 銀 香 港 歸 屬 母 公 司 旗 下 , 管 理 更 佳 。
之 不 過 , 無 論 中 銀 香 港 會 否 私 有 化 , 也 應 只 揀 其 一 。 身 為 母 公 司 的 中 行 , 現 時 亦 猶 如 籮 底 橙 , 股 價 同 樣 便 宜 。 長 遠 而 言 , 中 國 擁 有 強 勁 的 增 長 動 力 , 雖 然 中 銀 香 港 的 管 理 質 素 亦 有 改 善 空 間 , 但 我 寧 願 押 注 中 行 。

問 : 你 曾 說 過 , 去 年 底 若 匯 豐 股 價 低 於 九 十 元 , 勢 必 打 擊 你 的 投 資 睇 法 。 你 刻 下 感 覺 如 何 ?
答 : 老 實 說 , 我 現 在 感 到 心 煩 意 亂 , 非 但 因 為 市 場 對 匯 豐 的 態 度 , 更 因 環 球 金 融 機 構 的 行 為 。 事 實 上 , 匯 豐 受 金 融 海 嘯 的 打 擊 比 同 行 小 , 現 價 亦 很 便 宜 。

匯 即 將 公 布 的 ○ 八 年 業 績 , 到 底 會 向 股 東 展 示 怎 樣 的 一 組 數 字 , 我 實 在 茫 無 頭 緒 。 我 不 知 道 尤 其 受 到 分 析 員 質 疑 的 派 息 政 策 , 究 竟 何 去 何 從 。 但 匯 豐 已 經 向 外 重 申 , 它 是 一 眾 國 際 銀 行 中 , 資 本 最 為 雄 厚 之 一 , 惟 這 可 能 只 是 五 十 步 笑 一 百 步 而 已 。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係唔係話匯豐雖然係資本雄厚, 可能都不過只係比其他對手好dd而已。


回覆 引用 TOP

引用:
原帖由 kaka_chen 於 2009-1-29 10:25 PM 發表

2009-01-29
收聽   網上直播完畢稍後提供節目重溫  
新 春 派 對
信 報 專 欄 作 家 曹 仁 超
話 題 : 牛 年 投 資

http://www.rthk.org.hk/asx/rthk/pth/ezone/20090129.asx
貢想cut loss, 點解唔用網上理財?



回覆 引用 TOP

再看太古

2009年2月3日

又跌!可憐的恆指昨天又跌了400點,跌幅是3%,難道今年的港股真是如此坎坷?

雖然我不如一般分析員、記者和專欄作家那麼悲觀,但我實在沒有甚麼樂觀的好理由。我的預測純屬個人意見。人無預知能力,無懈可擊的邏輯不等於會在現實發生。但在壞消息當前,其實仍有些好消息足以成為股市上升的動力。

我認為今天的股市已經接近見底,並預料銀行股理想的業績將會支持股市上升。其實市場已經早有預期,因此業績出爐時應該不會有太多驚喜∕驚恐,但仍會刺激股民重新入市。

至於其他公司的業績卻不容樂觀,但2009年可能會有所改善,投資者又會重新躍躍欲試。工業股和貿易股更加令人擔心。

油價大跌令國泰的燃油對沖合約蝕大錢,公司發出盈利警告之後,大股東太古的業績不容樂觀。當然這不是國泰的錯,因為對沖避險本是天經地義的做法。太古其他的業務也不會理想 - 不過,撇除物業重估利潤大跌,其實地產業務並不是想像中的差。

截至2008年6月,太古的純利是124億元,當中有90億是物業重估利潤 - 即是說,撇除人為的重估利潤後其他業務仍有34億元盈利。要是樓市能維持穩定,太古就不必為物業大幅減值,但純利也不太可能超過160億。在這個情況下,我會建議太古在明年為下跌的樓價作大額撥備。

太古A現報48元,太古B則報9.9元。B股的股價比A股還要高是很罕見的。太古集團曾經對股權架構作重整,結果是B股比A股有更多投票權。現在太古的市值是740億元,以160億的「名義」(notional)盈利推算,市盈率是4.7倍。樂觀預計70億純利,再扣除物業重估利潤,市盈率仍然只有10倍,算是抵買,皆因2009年的純利一定會有改善。尤其是國泰停止沾手期貨市場,油價下跌一定會改善公司的盈利。

太古手上持有1,600萬平方呎的物業,有九成是本地資產,當中七成是寫字樓,主要是太古廣場和太古城中心,平均每呎值6,500元;還有7,500萬呎仍在發展中,當中7,000呎是在國內。

太古下一任接班人是Merlin Swire。我希他能為公司帶來新氣象 - 太古太需要改革了。最新的數字顯示,太古A的每股資產淨值是96元,而B股則是19.2元,折讓之大令人咋舌,表面看來很便宜,但盈利能力又如何?太古會在3月12日公佈業績。



回覆 引用 TOP

中電信<00728.HK>聯通<00762.HK>小靈通業務3年內退市
2009年2月4日   09:13:03 a.m. HKT, AAFN

  
引述內地媒體報道,工信部已正式要求經營小靈通業務的中電信<00728.HK>及聯通<00762.HK>,須於2011年底前完成相關頻段的清頻退網工作,及無條件交還頻段,以確保不干擾中移動<00941.HK>的TD-SCDMA系統。

據估計,目前中電信及聯通分別擁有逾4000萬及2500萬名小靈通用戶,兩公司爭取現有用戶過渡至2G或3G手機網絡外,也為相關資產作減值準備。(mk/w)

阿思達克財經新聞組



回覆 引用 TOP

電盈的遺言
發佈於09:30

2008年2月6日

之前我一直都避免評論電盈(8),因為我真的不知道,面對不幸的小股東我還能說些甚麼。

當年香港電訊營運得有聲有色,是隻信譽超卓的大藍籌;可是投資者以此為理據買入後,後果真的不堪入目,我深表同情。在八十年代,怡和(Jardine Matheson)曾經嘗試收購香港電訊;後來怡和遇上財政危機,只好向英國的大東電報(Cable and Wireless)拱手相讓香港電訊的股權,種下了今天電盈事件的禍根。

當政府出售大東電報時,公司急不及待把香港電訊甩手,遇上李澤楷超卓的財技和投資者的幻想,搖身一變成為今天的電盈,那時正是李嘉誠財團如日中天的時刻。當時華富財經已經舉腳反對這宗收購,還有不少知名的股評人同樣表態不支持。

當時很多人都懷疑,李澤楷是李嘉誠的一隻棋子,今天看事實並非如此。李嘉誠已經控制了不少主要的公用事業,也透過和黃(13)控制了電訊行業。可是,當年李澤楷根本就沒有足夠的資金,只好進行融資收購,而香港電訊也元氣大傷,被迫變賣家當來還債。

當時有人瘋狂炒作電盈的股票,我對這些人一點也不同情,因為他們的行為無異於賭徒。當電盈的股價下跌時,有段時間看來很便宜,但其實電盈的風險很明顯,入市的都是投機份子。

不過如果能在5元以下入貨的話(我也試過好幾次),那麼就會跑贏大市,在海嘯中電盈的股價尚算「硬淨」。4.5元的私有化作價是偏低,但能夠以溢價把電盈脫手,然後換馬至更好的股票,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作價肯定是偏低,李澤楷又在打小股東主意。

話說回來,小股東「憎人富貴」的心態也是要不得。如果李澤楷肯以溢價進行私有化,那麼對小股東是好事,已經值得慶祝了。至於當年他策動收購,過去的就由它過去了,你有本事像李澤楷一樣,那你一早發達了。

只有交易雙方都你情我願,才能維持長久的合作關係。這也適用於一般股票:我賣股票時,有時也擔心接貨的買家。所以我在價好的時候就會賣,而不會追求最高的利潤,因為貪婪最終會把你的利潤吃光。

要是李澤楷和拍檔網通又在構思另一宗交易,那麼祝他們好運了。我也有一點電盈的股票,是兩年前買入的,早前也想過沽清。我很高興可以收回這點錢,好讓我作更佳的投資。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1. 花甲新丁
2.jneyzn,�便祝林SIR身體健康
3.Gianluigi
4.kcvincent
5. taimaying大麻鷹



回覆 引用 TOP

回覆 引用 TOP

黯淡的早晨發佈於09:40

2009年2月9日
  
每個有經驗的投資者,每天起床做的第一件事,都會看看華爾街的表現,因為美股的升跌往往會主導港股的走勢。但這也不是必然的,因為香港的經濟規模不斷擴大,中國對香港的影響更甚於美國。
  
香港只是全球經濟中一片不起眼的彈丸之地。今天中國是美國最大的貿易夥伴;而紐約的股市對歐洲也有一定影響,皆因歐洲在我們的貿易中也擔當重要的角色。美國也會影響日本,而日本也是主要的貿易國之一。
  
要了解香港,就要了解世界的經濟架構。在十年內,中國一定會漸漸成為國際舞台上的主角,只不過很多外國人都認為美國仍然會主導世界一段時間。當然,除了少數冥頑不靈的人士,差不多全世界人都會認同,中國早晚會取代美國。金融業和貨幣市場是例外,我認為紐約和倫敦仍會擔當重要角色。
  
上星期美股高收,港股也應該會跟隨高開。但我認為有機會回軟,皆因當歐資盤入市沽貨進行套戥交易,這可能會拖低港股。
  
不過一天的升跌,又何足掛齒?用孖展來進行短線交易是高難度動作,還是交給專業投資者去做吧;一般的投資者應該看長線。不過,關於長線投資和短線交易的取捨,我也有點混淆了。最長線的投資是永久持有一隻股票,但這樣做又似乎有點過火。長線的好處,是今天的犯錯也會有機會變成明天的利潤。
  
我不反對永久持有一隻股票,但我就情願等這個週期完結後再出擊,因為今天仍然看不見股市有回升的跡象。
  
我建議投資者選股時,應該從估值開始 - 即使我在AIG上犯了大錯,我仍然相信基本分析。至於花旗本來就是投機味很濃的股票,因此輸錢也不足為奇;至於兩房本來屬於安全的股票,只不過管理層為求推高股價鋌而走險,結果卻是災難性的。
  
除了個別企業外,香港公司其實不太受次按影響;最慘的莫過於匯控(5),投資者正在熱切期待3月2日發佈的年度業績。有些銀行也曾經沾手次按,但罪不至死。
     
自從次按危機爆發以來,匯控的股價表現一直都很不濟。我是戴有色眼鏡看匯控,因為長久以來匯控都是我心目中最安全、最穩健的投資。匯控雖然跑得慢,但卻是永遠的贏家。
  
即使匯控公佈的業績很不濟,但投資者仍然可以預期,五年後的匯控會是甚麼景象。你要小心股價升得太高 - 看看一年前的中資股就是好例子,因為升得太高的股價必定會跌回地上。
  
我認為投資者應該重中線前景,而不是即日鮮的回報。紙上財富固然蒸發了不少,但這不是永久的損失。最好還是趁市升得太高之前,早早沽清持貨。



回覆 引用 TOP

匯豐 梁兆基:香港難免衰3年 出口金融受創 猶如雙親失業
(明報)2月16日 星期一 05:10
【明報專訊】「出口業及金融業一向是香港兩大經濟支柱,兩大支柱一齊受打擊。現在的香港就有如一個家庭,爸爸媽媽都被人炒了,雖然仍然有積蓄,但已失去收入,不知可以頂多久。」多年來一直研究香港經濟發展的匯豐銀行    亞太區顧問梁兆基說,美國    經濟恐怕要5年光陰才能走出谷底,香港倚賴出口業,跟着美國一起「衰3年」也在所難免。

梁兆基很少提供投資建議。但他近日用香港經濟增長步伐去推測,港股在12000點應有支持(見另文),雖然如此,他也提醒大家要小心﹕「即使股市上升,但波動很大,不是專業投資者,贏錢真的要靠彩數,持盈保泰是最重要。摸底是很難的,倒不如等到股市確認回升才上車。」

港股波動大 勿摸底

梁兆基說,香港目前的情況與1997、98年後那段時間很不一樣。「當時香港及整個亞洲負債很高,大家借錢來投資,當泡沫爆破,大家便Bankrupt(破產),但收入卻沒有受到很大的損害。工廠仍有訂單,歐美經濟仍然不錯,Bankrupt後,可以慢慢再儲錢,結果在2000年以後,亞洲便逐步復蘇過來。」今次的情況剛好相反,香港及亞洲底子厚了,各地外匯儲備滿瀉,但因為歐美深陷衰退,沒有訂單,沒有收入。

調整幅度料溫和 維時長

「今次金融市場的調整很劇烈,實體經濟不是那麼劇烈,因為大家仍然有儲蓄,很多人被炒之後,都會去放假玩下先,對經濟的衝擊看來不是那麼大,但收入減少的效應慢慢就會反映出來。」相對於1998年資產價格很快便由高位大跌,梁兆基相信,今次香港經濟的調整周期,幅度會較溫和,但亦會較漫長。

他指美國以往靠投資銀行,及各種金融衍生工具,創造出等同股本30至40倍的信貸。當這種不正常現象要扭轉過來,返回10倍信貸比率時,過往靠信貸製造的消費將會蒸發。「這麼大規模的調整,5年內能夠走出谷底,已經是很有本事。」

他指中國的經濟實力雖然較10年前亞洲金融風暴時強大了,但亦更加倚重出口。香港大部分就業更加與出口有關。所以,他相信無論中國及香港的經濟,都不能脫離美國經濟先復蘇。

美國經濟要衰5年,梁兆基相信香港「衰3年」也走不了。由去年開始計,即香港至少要至2011年才能真正復蘇。「我說衰不是代表GDP(經濟增長)一直負數。今年下半年香港未必會負數,因為有基數效應(即去年第4季估計香港GDP急跌,令到今年第4季的比較基數較低),甚至可能會出現比較高的正增長。情況有如98至03年那個周期,雖然期間有很高的GDP增長率(見圖1),但從沒有復蘇過。市民的感覺也不會很開心。」

失業率不會重返SARS    水平

梁兆基指中國經濟的放緩速度較大部分分析員預期為快。但中國政府公布4萬億元刺激經濟方案,大搞基建,對內地經濟會有幫助。基建投資與香港的關係不大,故香港經濟受惠有限。雖然如此,但他相信香港的失業率,應該不會升至2003年SARS期間的8%那麼高(見圖2)。

撰文:高志堅、龍彩霞



回覆 引用 TOP

引用:
原帖由 花甲新丁 於 2009-2-17 09:05 PM 發表



現在觀察, 此處有part兄, roger兄會偷位, 當然我部分都會, 不知其他師兄如何?
我都有用我的後備金響$2.5買入939, $4.5賣左一轉,
不過依d$係唔打算買股的後備生活費,
當賺左少少開心下而已。



回覆 引用 TOP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