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27,551
  • 回覆: 85
  • 追帖: 8
[隱藏]
八佰伴清盤賤賣 骨牌倒殃及池魚(上)





八佰伴香港負債達10億港元,其主力公司八佰伴百貨清貨大賤賣,貨品竟只套現可憐兮兮的2000萬港元!這意味著大部分債權人索償希望渺茫,禮券更是成為廢紙。城門失火,殃及池魚,聖安娜餅屋因餅券引發擠提風潮;八佰伴附近店舖生意大減。可怕的多米諾骨牌效應!

1997年11月20日,八佰伴香港還未發表八佰伴百貨已申請清盤的聲明,港澳10間分店便封店停業。
最早封店的是元朗八佰伴。午時11時30分,商場業主永倫集團執行董事倫耀基,偕7名法庭執行官和10名保安趕到元朗分店。理由是八佰伴拖欠業主兩個月租金及管理費160萬港元,業主入稟法庭要求封店收舖。12時30分,八佰伴店方透過商場廣播聲稱要盤點清理貨品,奉勸顧客離去后,隨即拉下鐵閘,門外貼有盤點停業的通告。
倫耀基表示,店內貨品封存后不能取走,若八佰伴能在7天內償清租金及管理費,則可恢復營業,否則法庭將對八佰伴的貨品拍賣償賬。向八佰伴租賃攤檔的租戶,在封舖后將剩餘的貨尾搬走。供應商聞訊后紛紛趕往元朗分店,交涉后獲准將易腐爛的食品取回。元朗分店的員工無法接觸店方及公司高層,亦未得任何指示,於下午茫然離開。
據日后披露的消息,八佰伴百貨原計劃捱過新年結業。由於元朗分店突然遭封舖,令八佰伴高層束手無策,急忙向法院申請清盤。
位於黃埔花園的分店,於傍晚提前關門拉閘。圍觀的市民交頭接耳,不知發生了何事,待從記者口中獲悉清盤,無不感到驚愕。
藍田分店從中午起,已有供應商派員拉走貨品。該店電器部未開箱的電器,基本被供應商拉空。在藍田租賃攤檔的一位租戶說,他們是傍晚6時許,才接到八佰伴停業的通知,不過,他們事前早有防備,早些天已基本拉空了存貨。
澳門分店於7時30分提前關門停業。大部分租賃檔主欲將貨品拉走,被八佰伴職員阻止,店方聲稱現時的情況要等香港公司的指示才能決定。至此,港澳10間分店,都比平時提前拉閘關門。
八佰伴百貨倒閉事件,造成了2700名員工失業。
八佰伴百貨欲清盤的消息下午就在部分市民中流傳,一些持有印花的八佰伴長期擁躉,急匆匆趕到尚未關門的分店,憑印花換領禮品。敏感者更是一早就去排隊換領禮品。
由於缺貨,大部分印花持有人只換到一張換貨單,被告之等有貨時才能正式換領所需的禮品。印花是店方鼓勵顧客購物的獎勵性舉措,凡購1000港元貨品,獲1套印花,大部分擁躉將印花積攢起來,好一次過換領“心水”禮品。
有的擁躉遲到一步,眼巴巴望著鐵閘拉下,一臉無奈。據報載,一位黃姓女士,4年前就開始收集印花,從彩龍印花到現在的翡翠印花,她一直未換領過禮品,心想一次過以44套印花換大禮。她昨天對著禮品目錄反覆研究,決定今日收工后來換領恤發器,豈知吃了閉門羹。吳先生情形更慘,他積蓄了300多套翡翠印花,只緣聽信日本八佰伴發言人的一句“香港八佰伴不會結業”的安撫話,盡管八佰伴百貨店要結業的傳言滿天飛,他也不動搖。今天發現大勢不妙,趕去時一頭撞到鐵閘上,站在鐵閘外發呆。他說:“如果真換不到,唯有當垃圾扔了算了。”
是日夜晚,有的分店外聚有少數未換領到禮品的印花持有人,他們起鬨鼓譟,但沒發生騷亂。
從21日起,香港報紙均在顯著位置報道八佰伴百貨清盤的新聞。這是繼日本八佰伴破產以來的第二次“八佰伴熱”。
多位財經界人士分析:八佰伴香港申請八佰伴百貨自動清盤,相信是為了在解決百貨業務的包袱后,令八佰伴成為一間沒有主要業務的空殼公司,方便出售。
八佰伴香港的意圖是,大部分拖欠供應商等債權人的債項,都由全資附屬公司八佰伴百貨有限公司承擔,該公司一旦清盤,債權人不一定可以向上市的母公司追討附屬公司的債項。
香港《經濟日報》等報章,認為八佰伴百貨清盤后,母公司八佰伴香港的資產將會所剩無幾。據96。”97財政年度財務報告,八佰伴香港的營業額為40.68億港元,全部來自港澳百貨業務;虧損1.08億港元,百貨業務占虧損額的92%。公司的另一間全資附屬的八佰伴貿易公司,主要從事投資控股業務。
八佰伴百貨清盤后,母公司八佰伴香港的資產將接近於無。依據“公司條例”,公司清盤后,倘若資產大於負債,則所有債權人皆可收回欠款。若資不抵債,則有固定抵押的債權人,可優先獲得清償債務。公司清盤償還債務優先次序如下:
一、有固定抵押的債權人(借貸人借款時以固定抵押方式抵押的財物,歸這些債權人所有)。
二、清盤的成本將優先發還(如受委託清盤的會計行的收費等)。
三、優先債權人(包括員工人工費、遣散費、長期服務金等)。
四、有浮動押托的債權人。
五、無抵押債權人(若償還l—4項債項后,餘款不夠全部償還第五類債權人,則按餘款與全額之比率分發給此類債權人)。
八佰伴香港1997年3月底年度報告顯示:集團總資產10.59億港無,總負債10.24億港元,淨資產3500萬港元。至11月20日,流動債務可能增加,而清盤之中,主力公司八佰伴的貨品清倉須打折賤賣;10間分店舖位若有人接手,裝修及設施的估值會被殺價。
八佰伴香港資不抵債,大概是無可扭轉的事實。
11月26日,八佰伴臨時清盤人安永會計師事務所發布公告:因未能找到買家作全面收購,香港九間八佰伴百貨店將在周六(29日)、周日(30日)兩天,早上10時至晚上10時舉行清貨銷售,屆時只收現金,貨品全部打折。
臨時清盤官卓思高接受傳媒采訪時說:八佰伴擁有的資產很有限,而固定資產主要是空調設備、食品冷凍機等,相信變賣有一定困難。他指出,供應商早日已獲准將貨品運走,出售的只是八佰伴已付款的貨品。另外電器部於今年9月份已售予其他公司,故沒有電器出售,清貨也不涉及租戶的高檔服裝、高檔鞋類的專櫃。
首日出售貨品的折扣如下:服裝,4—8折;床上用品,5折;家具,5—8折;酒類,7·5折;浴室用品,5—8折;所有超市干貨,包括糖果、餅乾等,7折;雜項,4折;牛油、果汁等不宜貯存食品,3折。
11月30日香港各報均對29日,市民“執平貨”的壯觀場面作了報道。現在筆錄《天天日報》的一篇綜合性的報道:
八佰伴百貨昨日的賤賣套現行動,各間分店均出現萬人空巷輪候進內‘執平貨’(撿便宜貨)的場面,其中部分分店更於前晚已有人通宵霸位。雖然臨時清盤人已在各分店部署數十保安人員及尋求警方協助,惟秩序仍不免出現混亂場面。期間有人為搶貨而鼓譟推撞,甚至有人排隊時不支暈倒。
昨日起一連兩日全港9間全線清貨,傾銷貨品套現,貨品折扣由4至8折不等,臨時清盤人預計可獲現金1億元。
至於全港最大、搶購人潮最鼎在的馬鞍山分店,在清晨6時許已有近百人排隊。至10時許累積至數千人,人龍在商場門外一直伸延至一條行人隧道內。不過,該分店由原本10時開始營業,延至10時45分才開門,因此不僅出現人潮鼓譟,而且更令人龍累積至近萬人,情況最為壯觀。
當該分店一開,首批市民獲准入內時,便一涌而上。由於保安人員按計劃分批放人,第二批市民心急進人時被截著。隨后的人不知情況,只顧向前推撞,令到入口處的輪候人群擠迫一起,要由保安人員呼叫輪候者冷靜。
保安人員隨后將人龍分成數批隔開,再逐批開放向前移進。
屯門八佰伴方面,臨時清盤人安永會計公司,昨日已特別聘請了FPD保安公司負責場內保安,而警方亦派出20多名警員在場維持秩序。該分店雖有逾千人排隊,秩序仍然良好,只是有時市民對於前面加了些“親戚”表示不滿。
而排頭位的幾名都是年過花甲的老人,站在前10名左右的一個婆婆扶著拐杖,倚在鐵馬(鐵欄杆)上,顫巍巍的姿態叫人難受,但婆婆只不過是幫兒孫排隊而已。
屯門分店採取定時分批入場方法,場地保安將排隊人龍采每200人進場規則,每批進場半小時。而樓分兩層的購物場地採取單向流動,購物者在二樓買貨后下去一樓,便不能再上二樓。有市民對此措施大為不滿,指因不知一樓有什麼貨物,所以不下去,但一下去便不能再上二樓。而保安限制每批人士半小時的規則亦不合理,因為他們排隊亦不止排5個小時。
同時,由於人員混亂,故曾有小童與父母散失,當眾哭啼,須警方廣播協助找尋家長。
而藍田店方面,人龍亦一直維持在數百人,就算中午下過一場驟雨,也沒有消減排隊者的熱誠。期間有人因輪候了個多小時后,體力不支暈倒,而需人扶持休息。
由於昨日市民搶購貨品踴躍,部分分店從倉庫里提來的貨品未持晚10時收舖,已悉數沽清,例如藍田店在下午5時便關門,而屯門店亦在8時收舖,等今日補充貨品后再開門。
周六入場的顧客數約10萬人。周曰,由於貨品種類少,數量不多,入場的顧客只有3萬多,由於折扣比頭日更大,大部分店到下午4時便結束清貨關門。9間分店共賣出95%貨品,剩餘的貨品另租倉暫存,尋找合適的店商和廠商出售。
清貨套現,收得現金約200O萬港元,比預計的要少得多。
當天晚上,安永會計師行臨時清盤官卓思高,接受《信報》記者采訪時表示:
八佰伴百貨欠下的索償的債項總額近10億港元,其中最大的債主是八佰伴香港,為2.76億港元;八佰伴百貨欠來往銀行不超過1億港元。扣除清盤費及員工薪金后,相信用以償債的現金不多。
他說,安永會計師行並不知悉八佰伴香港為八佰伴百貨提供了多少有保證(擔保)借貸,向八佰伴百貨索償的債主若沒有上市公司的保證,能取回貸款的機會絕對不大。在八佰伴9間分店中,亦只有少數業主在租約上要求八佰伴香港作保證。
卓思高指出,這次為八佰伴百貨清盤是一次昂貴的行動。安永在接受委託清盤的10天內,先嘗試將八佰伴百貨公司出售,再嘗試以分店的形式賣盤,均失敗后,才被迫將貨品及設施“拆散”零售。在兩天的清盤行動中,共雇用原八佰伴員工550名(另據資料顯示,他們兩天的勞酬相當平時10天薪金)、保安100名,以及安永會計師樓職員44名。由於八佰伴在騰出店舖前每天租金支出約100萬港元,故今次的清盤行動必須非常迅速,否則這批人員連薪金亦無法取得。
他強調,盤點前,八佰伴百貨的貨值約1億港元,但大部分均為寄賣貨品,估計八佰伴百貨擁有貨品(原)價值約四五千萬港元。至於八佰伴曾花約5億港元裝修及增置內設用品,可能一文不值。雖然與安永聯系的買家有購買部分固定資產(冷藏機等)的意向,但最終只有一名買家仍在洽商購入部分裝修(註:指非牆體裝修)。
卓思高稱,八佰伴百貨有270O名員工,在欠薪的三周內,(每位)員工最多可索償8ooo港元,先由政府墊支,政府即轉為八佰伴百貨的債權人之一。這筆債務與八佰伴香港有關。
筆者在前面列具了債權人獲償債優先次序,有抵押債權人列第1位。據多方資料顯示,有抵押債權人似乎唯有銀行。
八佰伴百貨的往來銀行是匯豐銀行和香港的日資三和銀行(中央信託銀行、東海銀行),它們均以該公司的最低限額的存款和7個住宅單位(日籍高級職員宿舍)作為抵押資產。
母公司八佰伴香港,在1997年3月底時,所欠的銀行長期貸款1908萬港元,均有八佰伴集團的存款、土地、樓宇,以及八佰伴最好電器公司的股份作為抵押。該公司的包括透支在內的短期貸款共2.15億港元,其中1.07億港元屬無抵押貸款。
按照獲償次序,這筆無抵押貸款很可能收不回來(雖然清盤的是子公司八佰伴百貨,但母公司也可能被拖垮成為負債累累空殼公司),銀行只能作呆帳處理。不過對這些財力雄厚的英資和日資銀行來說,損失較微。



深宮後廷就是一個舞台,台上台下皆是戲。沒有人能置身事外 痛痛快快地唱一齣屬於自己的好戲吧~莫問前程凶吉,但求落幕無悔!
橫行直追  世界盡頭再定散聚
寧願粉碎  勝過存活到心虛
熱賣及精選
八佰伴清盤賤賣 骨牌倒殃及池魚(下)
據傳,香港的八佰伴集團,也基本是這4家往來銀行。如是,八佰伴集團全線崩潰,這些銀行的損失可能難以估量。 
  香港傳媒曾多次采訪匯豐銀行,匯豐予以迴避或保持沉默。匯豐銀行副總經理劉智傑表示:“本銀行不會就客戶情況置評。” 
  12月1日,終於有一家日資銀行公開加入討債行列。由於八佰伴百貨清貨后,只套現約2000萬港元,僅夠支付清盤人及部分員工欠薪,作為八佰伴百貨的債權人日資中央信託銀行人稟法院,向八佰伴百貨的母公司八佰伴香港及持有八佰伴香港42%股權的八佰伴國際,追討為八佰伴百貨擔保的591萬港元債項。 
  獲償排第2位的債權人是清盤費用。 
  清貨套現所得現金,支付清貨人員薪金綽綽有餘。但整個清盤時間,估計長達1年多,安永會計師樓能否全部收到費用,不容樂觀。 
  據八佰伴香港帳目反映,裝修及機器折舊后,帳面淨值4.99億港元(而成本價高達10.16億港元)。若沒有人接手八佰伴分店業務,這近5億的資產價值無幾。那麼,八佰伴香港的30O0萬港元的帳面淨資產,不僅一分沒有,還會在約10億的負債額上,再加約4億的債項。 
  這麼一來,列第3位的優先債權人——八佰伴員工的欠薪及遣散費、長期服務金等,如何能保證?
  第4優先債權人是有浮動押托者。其中有的業主和貨主先下手為強,扣押了八佰伴店舖的貨品和機器。但從法律上看,並不承認這種強制性行為,第一、得看與八佰伴有無浮動押托協議;第二、還得依循獲償債的先後次序。這類債權人獲得償債的希望很小。 
  至於排第5的無押抵債權人,能獲償債的希望更是渺茫。 
  在索償的浪潮中,不少八佰伴百貨的翡翠印花持有者,亦紛紛加入索償的行列。他們的理由是,他們所持的印花禮券,是他們付出相當數額消費之代價所獲。 
  對此,11月ZI日(即八佰伴百貨申請清盤的次日),范佩蘭等多位律師指出:八佰伴百貨的翡翠印花,是屬於禮品性質,市民花錢消費,已獲得等值的貨品,沒付出額外的“代價”,故不能以債權人形式,追討賠償。 
  同日,香港消費委員會亦指出:假若公司清盤,依清盤欠債的次序,最后才是無抵押債權人,包括消費者等。印花持有人,則未必可登記為債權人。 
  由於八佰伴百貨倒閉和印花禮券驟變成“廢紙”,從而引發了“聖安娜擠提風潮”。 
  聖安娜餅屋屬八佰伴國際飲食有限公司,為八佰伴5間上市公司之一。八佰伴飲食屬名義上的八佰伴系,首席股東是陳偉彰家族。據96。”97財政年度報告,八佰伴飲食屬下的聖安娜公司擁有43間聖安娜餅屋和13間麵包廊(註:至擠提前分別增至47間、14間);總公司還擁有酒樓、快餐店等22間。年度報告顯示,該集團擁有2億多港元的現金。 
  該集團的負債是餅券,達1.75億港元之巨。由於95。”96年度經常性利潤較上年度減少13%,只有0.94億港元,公司決定大量發行餅券,形成了大量現金形式的流動債務。因為消費者一次過購買較大錢額的若干餅券,可獲折扣優惠,市民購買踴躍,聖安娜連鎖店擁有一大批固定的顧客,市場占有率保持全港的龍頭地位。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擠提風潮險些將公司的航船傾覆! 
  11月21日,八佰伴飲食負責人作出澄清,聲明和田一夫家族和八佰伴國際已不是本公司大股東,僅持7.3%微弱股份;公司擬將公司名稱改為“香港飲食管理有限公司”;公司經營狀況和溢利情況良好,不會因八佰伴百貨清盤受到不利影響。
然而,香港市民卻不買帳,似乎給翡翠印花變成廢紙嚇破了膽。24日中午,市面竟流傳聖安娜餅屋員工接獲公司通知:“從明天起不用來上班!” 
  擠提風潮如狂颶驟起。 
  餅券持有人慌慌張張湧向聖安娜餅屋和麵包廊,憑券兌換各式西餅。排隊者以婦孺及老人為多,其中有人為一份餅券排幾小時隊,有的則持有十幾份。記者問他們兌換這麼多餅做什麼,很多人說不知道。有人說:“兌換了實物總不吃虧。”也有人說吃不了餵寵物。有位女士話語得體,說她只給家裡留一盒,其餘全送給老人院。 
  所有聖安娜餅屋及麵包廊的現貨,全部一掃而光! 
  各連鎖店均貼了辟謠的安民告示,但人們“寧可信其有,不肯信其無”,堅韌不拔地站隊,等待西餅慢慢出爐。 
  八佰伴飲食公司出面澄清,稱聖安娜餅屋(公司)財政狀況穩健,全無外債,而且流動現金充裕,手頭持有7000萬港元現金,有關清盤傳言純屬造謠云云。 
  聖安娜餅屋的員工亦聲稱純屬謠言,他們說:公司哪會令我們明天不來上班,我們要加班加點,即使家裡出了大事,也難以告假。作坊員工干通宵,有員工體力不支,暈倒送往醫院。 
  當日,香港消費者委員會發言人蘇偉生發表講話,指出現時本港法例之下,並未有條例管制商戶售賣餅卡,以保障市民權益。因此,市民在購買餅卡前,應了解清楚其所附帶的風險,以免餅店倒閉時,蒙受損失。 
  他未對八佰伴飲食及聖安娜的財政狀況作出評價,他提醒市民道:假若八佰伴飲食集團倒閉,持餅卡的市民亦只屬一般的債權人,沒有優先的索債權。 
  香港公共關系專業人員協會發言人指出:聖安娜的公關手法並無問題,如不與八佰伴劃清界線,情形會更糟。 
  法律界人士黃國桐接受采訪時,建議政府立法管制商戶出售具有信託成分的貨品,如餅卡及預繳數個月台費的傳呼服務等。他認為,當局應審查有關商戶的財政狀況。以免不法商戶在虧損時,借售賣餅卡等套取現金后逃之夭夭。 
  各報均刊載歷史上香港西餅月餅擠提事件,其中一例發生於1958年,在九龍城衙前圍道有家“好彩”茶樓,在中秋前向市民預售了月餅卡,老闆便攜套現的月餅款外逃,沓無音訊。5000多月餅仔(持卡人)聚在該茶樓,引發一場騷亂,警方出動大批警員,平息了可能演變成暴亂過激行動。 
  因此,擠提風潮仍不可遏制地在港九蔓延。這對深受“多米諾骨牌”連累的八佰伴飲食,無疑是一場生死存亡的考驗。八佰伴飲食除確保供應兌現外,還作出允許餅券當現金券使用的驚人之舉,集團董事總經理陳偉彰更是一言九鼎,立下天字號懸賞,聲稱:“若有人找到一個解僱員工和解僱信,我就給他1億元獎金!”同時,政府官員出面講話,終於令風潮平息。 
  擠提暴露出香港市民抗風險心理素質脆弱,也許是往昔銀行危機造成存戶損失慘重的教訓太深刻。但局外人理解銀行存戶的擠提,即使是升斗小民,存款額動輒以萬元計算,這可能是他們畢生的積蓄。l張餅券正價才45.6港元,10張才值400多港元,排幾小時的隊輪候換西講是否代價太昂?一次取回那麼多餅,當天吃不掉就會變味,西餅豈能當飯吃? 
  11月30日,聖安娜餅屋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黃敏莉,以勝利者的姿態出現在新聞界人士面前——擠提事件令公司信譽大增,收獲意外。 
  黃敏莉追述道,在日本八佰伴未破產前,大股東陳偉彰已進行反收購,務使聖安娜與八佰伴國際集團脫鉤,以免拖累。八佰伴國際所持的股份,已降至7.3%,和田一夫也辭去八佰伴飲食董事長職務。日本八佰伴宣告破產后,本公司為了顯示實力,增強職工信心,在10月份一連開了3間分店,同時發了額外獎金給各職工。11月19日,集團正式宣布申請易名為“香港國際飲食管理有限公司”,自12月7日起生效。 
  黃敏莉說,當擠提事件發生后,本集團有1.7億多元流動資金,足以應付擠提(正好與餅卡形式的流動債務相等),不但可源源不斷供應西餅予顧客,更讓顧客將餅卡當現金券使用,在母公司飲食集團的18家食肆消費,或換取燒臘。 
  “種種部署已令公司建立了誠信,又有實力的形象。故無論傳媒怎樣追蹤剖析,也無損於聖安娜的聲譽,反而無形中成為聖安娜的免費宣傳工具。” 
  “更難得的是連行政首長(指陳安方生)也出面替聖安娜澄清作保,種種意外的宣傳收獲,相信花三四千萬元也未必做得到,故在公司的宣傳上,可謂獲得了大豐收。” 
  黃敏莉強調,擠提帶旺了整個集團的生意,更提高了集團的國際知名度和商業信用。 
  對此,香港中文大學市場系副教授孔慶勤說:“由於聖安娜在整件事件中,反應靈敏,並善於把握利用傳媒的時機,使整件事件只成為一起‘茶杯里的小風波’,而談不上什麼危機。” 
  聖安娜遭擠提,引發了八佰伴同系公司的並發症。 
  杯弓蛇影。24日午時,聖安娜擠提風潮之初。歡樂天地要清盤停業的傳聞在港九沸沸揚揚,擠提風潮迅速蔓延至歡樂天地各分店。 
  歡樂天地是八佰伴國際持有控股權的公司,以經營游戲機業務為主。94。”95年度是歡樂天地最好的年景,盈利7500萬港元,負債4800萬港元;后兩年每況愈下,95。”96年度盈利3100萬港元,負債9600萬港元;96。”97年度竟虧損3300萬港元,負債9900萬港元。 
  因此,歡樂天地遭擠提,既說明市民草木皆兵的心理,但謠傳也不是空穴來風。 
  大批市民湧向歡樂天地各分店,憑獎券兌換禮品。晚上10時,各分店關門之時,仍有眾多持券人輪候換領禮品。如屯門市廣場第一座的分店,仍有300人的隊列未散;淘大花園第二期二樓的分店,在拉閘時,仍有70多持券人排隊輪候,他們表示,唯恐公司真會“執笠”,還是通宵排隊換領到禮品牢靠。 
  當天,歡樂天地董事長岩澤善明舉行緊急記者招待會表示:歡樂天地在香港共有22間室內家庭游樂中心,其中的3間停業,是因為在八佰伴百貨店內,百貨店現已封舖,結果歡樂天地的這3間分店已不能營業,並非財政上的原因。公司目前運作正常,業務不僅沒有縮減,而且還將開2間新店。他強調,歡樂天地只有3成股份由八佰伴國際持有,八佰伴國際與八佰伴百貨並沒有關系,八佰伴百貨申請清盤,並不會連累同系的其他公司。歡樂天地有足夠的禮品備換,請持券人放心。 
  也許正是歡樂天地是八佰伴的系內公司,而聖安娜及八佰伴飲食還只是名義上的同系公司,所以,第二天,前往歡樂天地的顧客有增無減,而去聖安娜換領西餅的顧客有所減退。 
  於是,署理行政長官陳安方生(董建華離港參加國際會議),針對兩公司遭擠提發表講話,表示香港經濟基礎良好,呼籲市民不要過敏性恐慌:“餅店擠提,我相信無此需要,餅店亦講過無意結束營業,市民毋須去擠提。”香港經濟局長葉澎坤也發表講話,承認香港的銀行及餅屋等遭擠提,反映部分市民人心虛怯,呼籲市民對香港經濟要有信心。 
  歡樂天地擠提風潮也漸漸平息下來。 
  八佰伴的“多米諾效應”,還使場內和周邊的店舖受累。 
  八佰伴百貨的9間香港分店,帶旺了場內租戶和場外商戶的生意。如名義上的系內公司八佰伴飲食,不少分店與八佰伴百貨店連在一起。聖安娜的一間餅屋,就設在馬鞍山八佰伴內,於20日與百貨店一道被查封。在藍田匯景商場,集團的百福酒樓、仿膳飯莊和大滿貫,就開在八佰伴對面。八佰伴一查封,人流驟然減少。 
  八佰伴百貨店的另一分租戶東方紅(藥業公司),也因百貨店的停業,蒙受頗大金錢損失。東方紅董事總經理李仕光表示,他們在馬鞍山、屯門及空灣的八佰伴內開設了連鎖專櫃,日常營業額交八佰伴中央電算系統處理,扣除租金后淨額退還租戶,但至封店時,八佰伴仍欠東方紅百多萬的款項沒有繳清。現在東方紅一方面委託律師追付欠款,一方面另行擇舖開店。 
  在匯景商場,與八佰伴百貨店不同樓層的一家時裝店女東主說;在八佰伴封店的第二天,她一件衫也沒有賣出,第三天情況稍為好點。因為每月租金2萬多,如此長往,她只有等租約屆滿結業算了。經營牛肉乾、零食的羅姓女東主說,八佰伴清盤,她的生意少了三分之一,如果生意一直沒有起色,她只有待租約滿結業,實在不堪承受3萬港元的租金。 
  只有極少數店主聲稱沒有影響,一位賣化妝品的羅先生講,因為八佰伴關門,附近要買化妝品的顧客只有來他這里,生意反而增加了一成。 
  在澳門方面,八佰伴的封店,使車行商人叫苦不迭。原先他們利用地下大堂搞世界車展,大堂是進入八佰伴商場的必經之路。現在封店,人流驟少,車展搞不成,只有設法移至酒店大堂等地方。 
  八佰伴的“多米諾效應”,豈止上述的這些?受損最大、影響最大、最令人同情與關注的,是失去飯碗的八佰伴員工。



深宮後廷就是一個舞台,台上台下皆是戲。沒有人能置身事外 痛痛快快地唱一齣屬於自己的好戲吧~莫問前程凶吉,但求落幕無悔!
橫行直追  世界盡頭再定散聚
寧願粉碎  勝過存活到心虛
阿信生咗個敗家仔


全城戴CU口罩支持香港政府

回覆 引用 TOP

阿信的故事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是小說嗎?too long can’t read


支持警察嚴正執法!

回覆 引用 TOP

點解會咁。。。。。。。。長既?


回覆 引用 TOP

有無東急


回覆 引用 TOP

有冇朋友記得元朗八佰伴位置喺邊度?


吉之島會吾會步後塵


[隱藏]
too damned long.
old story!



回覆 引用 TOP

不如講埋大大百貨執笠吖!陳年舊事當新事陳述


大丸有冇


回覆 引用 TOP

咁撚耐仲講嚟仲乜鳩呢


我啲聖安娜餅咭呀!


[隱藏]
引用:
原帖由 地獄球場 於 2020-9-29 11:21 PM 發表

有冇朋友記得元朗八佰伴位置喺邊度?
天水圍,樂湖居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左 右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