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倫敦交易所怎麼火速槍斃了港交所的收購要約?

倫敦交易所怎麼火速槍斃了港交所的收購要約? E-mail 此主題給朋友

[隱藏]
倫敦交易所(LSE)的董事會剛剛全員一致否決了港交所(HKEX)的涉及對價金額近300億英鎊的超級巨無霸併購要約。

用了大概兩天時間做出這個決定呢。

LSE網上掛出了董事長Don Robert對HKEX的董事局主席史美倫及總裁李小加致公開信:

有些信息量,所以我就挑重點翻了一下。

------------------------開始------------------------

——對HKEX在兩天之內就公佈這個未經事先溝通臨時知會的要約感到“very surprised and disappointed”(非常吃驚和失望)

——LSE忙活了半天在醞釀對Refinitiv的戰略收購,此舉對LSE的戰略與發展有極為重大的意義,對於LSE打造成為一個領先的金融市場基礎設施​​服務提供商至關重要。 股東和市場都非常認可。 而HKEX的有條件要約要求LSE終止對Refinitiv的收購

——相比之下(“in stark contrast”),HKEX的業務有極高的地理集中度,高度依賴市場交易,[合併]對LSE來說是一種顯著的戰略後退

——【注意這一段話】我們非常注重我們我們在中國的巨大的業務機會,極為珍視我們在那裡的合作關係。 然而,我們不認為HKEX能夠為我們在亞洲提供最佳的長期定位/平台,也不是針對中國最好的上市及交易平台。 我們非常注重我們和上海證券交易所的互惠合作夥伴關係,這是我們拓展中國機會的優選(preferred)及直接的渠道。

——收購要經過多國政府的審批,包括英國政府、美國政府(CFIUS流程)、意大利政府等等。 毫無疑問,你們非同尋常的董事會機構及與香港政府的關係將會使問題變得複雜。 你們所聲稱的交易能夠“快速、確定地執行”根本不可信(simple not credible)。 相反,我們認為審批流程會非常耗時,同時為確保交易成功實施所需獲得的外部支持具有高度不確定性(highly uncertain)。 這將對我們的股東帶來極大的風險。 在這種情況下你還要讓我們終止收購Refinitiv……我們不認為應該向股東推薦這樣的交易

——你的收購對價有四分之三是通過HKEX的股份支付,對我們的股東來說投資吸引力要顯著得低,我們覺得你的股價有非常大的不確定性(inherently uncertain),而且 香港目前的形勢使這個不確定性更加顯著。 另外,我們懷疑HKEX作為長期戰略通道(strategic gateway)的定位的可持續性。 你們業務集中於香港,你們業務的核心特徵,還有你們居於香港及在香港上市,都增加了問題的困難。

——即便一切能夠成行,你給的估值也不夠,比收購LSE所需的估值差遠了。 另外還得考慮我們通過收購Refinitiv帶來的巨大價值。

——考慮到這個要約的根本性缺陷(fundamental flaws),我們覺得沒有進一步推動的價值。

------------------------完畢-----------------------

啪啪啪打臉,實在太慘了。 不知道用什麼詞來形容。  Humiliation?

大概再從意思上總結一下:

1、 首先你們發要約之前也不溝通,這可以視為某種形式的惡意收購
2、 你們在戰略上、業務上都是落後的,我們收購全球金融市場數據及基礎設施提供商Refinitiv這才是牛筆的舉動。  (大概是,HKEX可能是2.0版本的交易所,那LSE(“倫敦證券交易所集團)是在4.0、5.0往更高層次邁進的概念)
3、 香港現在正在內亂,你們的業務聚焦在香港這個地方,業務來自於香港的金融市場,又在香港上市,未來香港的地位及其在整個中國對外關係中的作用都有很大不確定性 的,你們在這個時候來提收購,我們的股東怎麼可能願意接受呢?
4、 中國市場對我們非常重要啊。 我們直接跟上交所合作,這是我們最好的合作夥伴,是接往中國最好最直接的通路。 滬倫通轟轟烈烈,LSE政治正確,一面打擊了HKEX,一面支持了中國市場和上交所
5、 你們研究過你們要經歷過的審批流程麼? 英國、法國、意大利、美國政府都要審批的呀。 潛台詞現在國際形勢這個樣子,貿易摩擦關係沒有理順,香港和北京的關係沒有理順,西方政府怎麼審批? 你們研究過沒有?

(注:LSE下面一個子公司是倫敦清算所(LCH),為全球13個國家政府提供債券及repo清算服務。所以,HKEX的收購,相關國家包括法國、德國、意大利、美國、英國都需要對 交易進行審批)

李小加領導下的港交所在2012年成功收購了倫敦金屬交易所(LME),相信這一成功交易增強了他們的信心,認為他們可以在2019年再等上新的高峰,收購更大的 傢伙LSE(相比之下LME就是一個小蘿蔔)。

但:

時過境遷,現在國際環境完全不同了。  2019年不是2012年。

香港的內亂;
香港未來的不確定性;
中美貿易摩擦和急劇變化的外部環境;

英國非常注重在復雜的大國博弈中獲利,總能找到自己的位置。 在這種複雜的外部環境下,它絕不可能貿然行事。 金融現在是香港的第一產業,基本就集中在港交所這個平台上。 金融也是倫敦最重要的產業,港交所在這個時點來收購,它代表什麼利益? 它今天代表什麼利益? 明天會代表什麼利益? 北京會怎麼看? 如何處理和北京的關係? 美國會怎麼看? 如何處理和美國的關係? 這是交易所高管(一群business executives)和股東(一群商業化的投資機構)都無法解答的極度複雜的問題。 對於這種有高度不確定性的交易當然不能做。

大家想一想。 不要認為做這些行業的都是無所不知的天才。 他們只是金融企業高管(LSE的管理層)和基金經理及投票法務(投資機構中的決策者)。 這些問題你們想不明白,他們可能也想不明白。 搞金融的,想不明白的事情就不要碰。

以上都涉及政治層面的、大方向的問題。 在這些問題之後,才能輪到第二層面的,就是商業層面、技術層面的問題,譬如收購的邏輯、戰略、估值等。 第一層面不成立,就輪不到第二層面。

HKEX在這個時候收購就是不顧國際環境下的“單兵突擊”,它肯定不是沒有考慮,是有考慮的,譬如說可能認為,商業上自己收購LSE能夠幫助業務從市場到產品上的多元化, 在中美摩擦下,與英國/歐洲搭上線,尋找自己代理中國與英國/歐洲金融關係的角色或至少對沖風險,anyway,有顯著的好處,這個不用說。 政治上,它判斷自己是一個獨立、純潔的中間人、代理人,自己對各方而言還有很大的價值,譬如認為北京會樂於見到HKEX作為“代理人”從事這個收購,LSE則會 認為香港還是2012年的香港,什麼內亂、香港的政治未來、中美問題,這些都不需要考慮。

如果是這種政治判斷,那就是完全錯誤的判斷。 最後呈現的被動結果也說明這是錯誤的判斷。 應當說,作為一個全球最主要的金融機構與平台之一,卻缺乏政治考量、大局觀和必要的敏感性,有些讓人吃驚。

有很多人在這次香港事件說香港缺乏有政治遠見的政治家,都是企業管理者、商人、公務員,找不出政治人才,這些都是來自其他的角度的側證。



回覆 引用 TOP

熱賣及精選
mola,mola

港人長期睇唔到自己地位,只會沉倫,睇下快定慢而已。



回覆 引用 TOP

封信解釋很清楚,也很到位,HKEX無可反駁,看起來無轉彎餘地,相信LSE的股東也會同意拒絕收購


回覆 引用 TOP

香港法治被假髮破壞,至於其他優勢都無乜咯,其他遠輸人地n條街,只可惜好多蠢人仲唔識而且扮上菜


回覆 引用 TOP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香港討論區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 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讀者及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讀者及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及用戶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香港討論區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 (刪除前或不會作事先警告及通知 ), 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如有任何爭議,管理員擁有最終的詮釋權 。用戶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Copyright©2003- Discuss.com.hk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