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640
  • 回覆: 1
[隱藏]
滙豐長達156年的黑歷史中,陷害華為只是一個“小目標”?舉世矚目的孟晚舟案,將滙豐銀行推上了輿論的風口浪尖。

  北京時間7月24日,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省高等法院公開孟晚舟引渡案下一階段庭審的證據材料。公開證據表明,孟晚舟案完全是美國炮製的政治案件。

  滙豐銀行參與構陷華為,惡意做局、拼湊材料、捏造罪證,扮演了極不光彩的角色。

  同日,深圳銀保監局發布公告,同意滙豐銀行(中國)有限公司(下稱“滙豐中國”)深圳龍崗支行關閉。這是滙豐中國今年在中國內地關閉的第6家支行。

25日,滙豐銀行公開回應、力陳“清白”:滙豐對中國為沒有任何惡意,也沒有“構陷”華為。

  然而,在證據面前,任何辯解都蒼白無力。不止孟晚舟案,近年來,因屢陷洗錢、泄密爭議,滙豐正逐漸失去中國市場的信任。

  實際上,回顧其發展歷程,這部長達156年的黑歷史更是讓人觸目驚心。

  為了利潤,它為侵略者、販毒組織、逃稅者服務;為了逃脫處罰,滙豐出賣客戶數據,開始在相關“案件”中配合美國司法部的所謂“調查”。

  而中國人,曾為滙豐的繁榮付出了沉痛的代價……

  文 | 回家種菜、丁貴梓(實習生)

  本文為瞭望智庫原創文章,如需轉載請在文前註明來源瞭望智庫(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則將嚴格追究法律責任。

  1

  對華經濟侵略,孵化滙豐

  19世紀中期,列強用堅船利炮打開中國國門。中國沿海及長江流域大片腹地被迫開放,外國商品大量傾銷中國。1845年,英國出口到中國的商品總價值達239.4萬英鎊,是鴉片戰爭前的2.6倍!

  香港,被英國視為擴大對華貿易、攫取更多侵略果實的重要基地。

  1861年,香港總商會成立;1863年,灣仔建成香港第一座可供汽船停泊的現代化碼頭,以滿足海運和轉口貿易發展需要;同年,一批航商又組建了香港黃埔船塢公司;多家總行設在倫敦和孟買的銀行進駐香港,如麗如銀行、有史利銀行、渣打銀行等。

  但是,因總部不在香港、業務範圍有限,這些銀行遠不能應對對華貿易急劇膨脹帶來的龐大業務需求——香港的洋行大班們迫切需要一家本地銀行,以便提供及時而充足的信貸;時任香港總督羅便臣積極促進金融創業發展,以滿足貿易需要、為殖民政府的港口碼頭建設等公用事業出力。

  註:大班,粵語舊時對洋行(外商在中國設立的商行商號)經理的稱呼,指19世紀到20世紀初的在華外商。

  這時,英國航海業巨頭大英輪船公司的董事會主席托馬斯·蘇石蘭,在項目初始資金僅有500萬港元的情況下,開始策劃按照英國原則在中國開設銀行。

  托馬斯·蘇石蘭,滙豐銀行主要發起人。

  該計劃得到了許多在港著名洋行的支持。

  滙豐銀行臨時委員會構成名單。

  註:在滙豐銀行成立后的半個多世紀裡,除英商外的其他股東陸續退出。

  1864年,滙豐銀行誕生於中國香港,全稱為“香港上海滙豐銀行有限公司”。8月6日,滙豐銀行召開臨時委員會第一次會議,寶順洋行擔任主席。

  據說,“滙豐”二字取“匯款豐裕”之意,其對廣闊中國市場的勃勃野心由此可見一斑。

  1865年初,滙豐銀行完成籌備工作,3月3日正式開業,總部設在獲多利大廈。4月,滙豐銀行在上海外灘南京路轉角開設分行。

  20世紀70年代的香港中環海旁景色。

  註:左方第一棟建築是獲多利大廈,1865-1882年,滙豐銀行在此辦公,右邊第三棟建築就是寶順洋行(當時已倒閉)。

  在成立后的第一個10年裡,滙豐銀行先後在上海、福州、廈門、寧波、汕頭、漢口等處設立分行或代理機構。到19世紀80年代,滙豐銀行在中國建立起一個北起天津、南臨北海、從台灣延伸至漢口的金融網。

  西方列強和外國資本對中國的殖民掠奪,催生了滙豐銀行的早期繁榮。

  2

  發家史,起於為虎作倀

  自鎮壓太平天國運動時起,清政府開始向外商和國外銀行借債。

  1874年,清政府為鞏固台海防衛發行國債,即“福建兵防借款”,滙豐銀行接單。這是滙豐銀行向清政府借出的第一筆貸款,藉此打開了中國內陸市場。

  隨后,左宗棠奉命西征平定新疆阿古柏叛亂,清政府6次籌借外款,后3次皆出自滙豐。

  到1890年,清政府共借26筆外債,總額4136萬兩白銀。其中,滙豐銀行借款17筆,金額2897萬兩白銀,占比70%。

  利用利息差額,滙豐銀行撈足了“油水”,清政府卻不得不以國家稅收為擔保,每年償還巨額外債本息。

  註:滙豐承攬的每筆西征借款都有4個不同的利息:

  清政府所付利息、經手人所報利息、銀行貸出利息和銀行市場發行利息。舉個例子,清政府第4次借款的實際付出利息為年息15%,而滙豐市場發行利息僅為8%。

  1890年代以後,西方列強把對華貸款視為瓜分中國的手段之一,激烈爭奪借款優先權。其中,占得先機的滙豐銀行獨占鰲頭,並在每一筆貸款中附加苛刻條件。

  比如,甲午中日戰爭戰敗后,清政府向滙豐貸款以償付2.3億兩白銀的戰爭賠款。滙豐給出“英德續借款”合同,要求中國海關總稅務司職位在借款償清前一直由英國人擔任。

  八國聯軍侵華后,滙豐銀行精心設計、一手承辦了《辛丑條約》的賠款內容:本息合計9.8億兩白銀(以關稅、鹽稅等作抵押),相當於清政府24年全部稅收。滙豐藉此成為中國關稅的獨家代理。

  1900年,庚子賠款談判。

  1903年,滙豐銀行介入寧滬鐵路借款事宜,向清政府提供事業貸款,由此掌握從南京到上海的鐵路管理權。

  辛亥革命后,北洋政府袁世凱藉口辦理善后改革,向國際銀行長期貸款。其中,滙豐銀行開出“善后大借款”,要求以中國鹽稅為擔保,所有鹽稅收入必須儲存在滙豐等五家外國銀行。

  至此,中國關稅和鹽稅——兩大主要中央稅收的存管權都被滙豐攫取。

  內有滙豐總經理傑克遜極力爭取,外有海關總稅務司赫德賄賂打點,依靠對華貸款,滙豐銀行成為當時中國財政金融的主宰,控制中國經濟命脈。

  同時,滙豐銀行還通過吸收存款、發行紙幣,大力資助外商企業。1934-1938年,滙豐投資的在華外資企業平均利潤率達15.3%。

  滙豐銀行投資的怡和紗廠,1912-1914年所獲盈利相當於全部資本。

  此外,通過壟斷國際匯兌,滙豐銀行還控制了中國的對外貿易。第一次世界大戰前,滙豐買賣外匯總值可占上海外匯市場成交量的60%-70%。

  滙豐銀行緊跟帝國主義侵略步伐進入中國,發家之路並不光明磊落,卻獲益良多。因操縱外匯市價,至1937年,滙豐就盤剝了1500萬港元收益;1936-1949年,實收資本增長近5倍。

  中國人為滙豐的繁榮付出了沉痛的代價:

  自然經濟結構被破壞,大量貨幣流向外國資本家,農民和小工業者淪為外國資本家的苦力;

  清政府大舉借外債、財政權力外移、財政管理制度破壞,中國淪為西方大國的經濟附庸;

  沿海沿江、少數城市經濟畸形繁榮,廣大農村地區經濟瀕臨破產,經濟正常發展受阻……

  3

  控制香港,謀劃“帝國版圖”

  1949年后,滙豐銀行隨即結束了在中國內地的業務,僅保留上海分行,轉而以香港為大本營繼續發展,並面向全球、謀划起新的“帝國版圖”。

  長期以來,滙豐銀行在香港起着准中央銀行的作用,是香港金融業的主要控制者。

  1885年,滙豐成為香港兩家被授權發鈔的銀行之一;1929年,英國殖民政府停止徵收滙豐的超額發行稅,滙豐由此成為香港最大的發行銀行。

  1949年以後,滙豐實際上成為殖民政府的“中央銀行”,獨占港幣發行權。

  1965年,明德銀號價值700萬港元的支票遭拒付,引發香港銀行危機。

  香港恒生銀行受此波及,多次發生擠兌事件,一天之內,失去銀行存款總額的1/6。為挽回局勢,恒生向滙豐求助。最后,滙豐收購恒生51%股份,從而奠定其在香港銀行零售業的壟斷優勢。

  此外,殖民政府成為滙豐的主要客戶。

  1983年,殖民政府規定:只有發行通貨的銀行才能以7.8:1的匯率換取美元。至此,滙豐銀行不僅摘得外匯特權,其董事長甚至可以直接進入政府最高決策機構。

  就這樣,在殖民政府的庇護下,滙豐銀行享受着多項政治、經濟特權。1991年,滙豐的存款占到全港銀行存款的40%,總利潤的60%來自香港市場。

  在立足香港的同時,滙豐打出了“全世界的當地銀行”的旗號,奉行多母國發展模式,淡化英資企業形象,通過併購和在當地上市的手段、以“共享”當地金融市場的姿態進行全球擴張。

  英國倫敦滙豐控股辦公樓

  1953年,滙豐銀行改組為集團化方式運作;

  1955年,在美國成立加州滙豐銀行;

  1959年,收購英國有利銀行和中東銀行;

  1978年,收購美國海豐銀行51%股權(后又陸續購入剩餘股權,使海豐成為滙豐的全資附屬公司);

  1981年,成立加拿大滙豐銀行;

  1984年,收購了倫敦最大的三家股票經紀公司之一——詹金寶公司29.9%的股份,兩年后,收購其全部股份。

  1987年,收購英國米特蘭銀行14.9%股權;

  1999年,收購美國利寶集團,將其改組成美國滙豐,以存托證券形式在紐約證交所上市;

  2000年,收購法國商業銀行,改組成法國滙豐,在巴黎證交所掛牌……

  與單純的併購相比,“併購加上市”的策略將滙豐的海外分支機構融入當地經濟體系,創造了豐厚的資本收益。2005-2006年,滙豐在中美洲的收入增幅高達50%,是其在歐洲及北美洲收入增幅的2倍。

  如今,滙豐在歐洲、亞太、美洲、中東及非洲76個國家和地區擁有約9500家附屬機構,全球客戶超過1.1億。2016年,按一級資本排名,滙豐銀行位居世界第7位,是全球前10中唯一一家歐洲銀行。

  當然,就全球戰略布局而言,滙豐的主要市場仍集中在亞洲,另一個重大舉措是重返中國內地市場。

  在香港回歸中國已不可逆的情況下,1990年,滙豐宣布在英國成立滙豐控股有限公司(下稱“滙豐集團”),銀行總部撤回倫敦,原在香港的滙豐銀行成為旗下附屬公司。

  1990年12月27日,滙豐銀行主席浦偉士(右)宣布滙豐重組,遷冊倫敦。

  香港回歸后,滙豐銀行搖身一變,以外資銀行身份重新進軍中國內地,成為首批可在上海浦東經營人民幣業務的外資銀行之一。

  2007年4月2日,滙豐中國正式開業。

  2019年第二季度,滙豐在亞洲地區的稅前收入為47.73億美元,其中,中國香港為31.64億美元,中國內地為7.95億美元。

  截至同年12月底,滙豐中國共有171個網點,包括34間分行和137間支行,其中有83個網點提供小微企業服務。

  中國仍是滙豐銀行主要市場。

  4

  洗錢老手,逃稅慣犯

  半個多世紀的瘋狂擴張,給滙豐帶來的不僅是巨額利潤,還有快速併購後遺症——隨着業務範圍不斷擴大,公司結構持續臃腫,發展壓力日益增大,內部管理面臨嚴峻挑戰。

  一方面,為實現既定利潤目標,派駐各地的行政總裁職權過大,為獲得高額利潤,管理層縱容各種違規行為;另一方面,內控制度嚴重缺位,滙豐總部合規部門無權要求各子公司執行合規標準,對其違規業務也沒有否決權。

  於是,“失控”的滙豐,為各類金融犯罪大開方便之門。

  *毒販洗錢的渠道

  滙豐已成為毒品資金在國際市場流動的中轉站。

  2007年,美國移民與海關執法局調查發現,滙豐在墨西哥和美國分支機構間有可疑資金流動;到2008年,已轉移70億美元,其中很大一部分屬於非法毒品交易收入。

  2005-2008年,滙豐每天為日本北陸銀行清算50萬美元以上的支票,合計金額2.9億美元。調查人員推測,這些支票可能與毒販洗錢活動有關。

  此外,相關調查顯示,滙豐墨西哥在開曼群島的分支機構擁有數萬個“幽靈賬戶”,為墨西哥毒梟和俄羅斯黑手党進行洗錢等違法犯罪活動提供便利。

  註:幽靈賬戶指未經授權的銀行和信用卡賬戶。

  滙豐銀行墨西哥城總部,位於當地標誌性建築獨立天使紀念碑旁。

  *恐怖組織融資的工具

  滙豐中東分支機構與部分有恐怖融資嫌疑的銀行交易密切,其中包括拉吉哈銀行——沙特最大的私營金融機構。“9·11”事件后,因拉吉哈銀行涉嫌為恐怖組織融資,滙豐總部要求中東分支機構切斷與其業務往來。

  然而,雙方業務始終“藕斷絲連”。2005年6月,滙豐宣布與其恢復業務往來,到2010年,共向對方提供了近10億美元的現鈔服務。

  *協助客戶逃稅

  滙豐銀行,變身“避稅天堂”。

  滙豐美國開立的不記名股票賬戶高達2000餘個,部分用以協助客戶逃稅。

  2010年,滙豐被曝光協助邁阿密一家公司隱藏1.5億美元資產和4900萬美元收入。

  滙豐瑞士在2005-2007年協助10萬名客戶避稅,隱藏高達千億美元資產。

  2015年,據英國廣播公司報道,滙豐在過去幾年間幫助客戶隱瞞實際資產,逃稅金額可達上億英鎊。

  滙豐的種種違法行為早已在多個國家留下案底,屢次登上各國處罰名單。

  2011年11月,因子公司NHFA在2005-2010年間不當銷售2.85億英鎊金融產品,英國金融服務管理局對滙豐處以1050萬英鎊罰金,並要求其向受害客戶支付2930萬英鎊賠償金。

  2012年7月,美國參議院下屬常設調查委員會發布《美國面臨的洗錢、毒品和恐怖融資風險:以滙豐銀行為例》調查報告,予以滙豐銀行北美分行、墨西哥分行19.21億美元罰款。這是迄今為止美國監管部門向銀行開出的最大罰單。

  此外,美國司法部還派駐了一群“監控人員”,進行業務審查,滙豐銀行面臨5年的法院監管。

  2013年6月,阿根廷金融犯罪管理局指控滙豐未有效實施反洗錢控制,對滙豐實施100萬美元罰款。在此一年前,滙豐曾因同樣罪名被阿根廷處以百萬美元罰金。

  5

  是銀行,還是“數據大盜”?

  為了實現自身利益,滙豐在出賣客戶隱私時也毫不手軟。

  此前,因協助客戶洗錢、逃漏稅、違反制裁禁令等一系列問題,滙豐已多次登上美國司法部的黑名單。為了逃脫處罰,滙豐與美國討價還價,並開始在其他“案件”中配合美國司法部的“調查”。

  2019年2月,英國路透社報道稱,早在2016年底,滙豐就在配合美國司法部對華為發起的“調查”,並通過“內部調查”向美國司法部提供一份“可用來起訴華為公司”的材料。

  這意味着,滙豐為給自己脫罪,配合美國政府的“長臂管轄”,在未經中國政府許可的情況下,將位於中國境內的人員和數據轉移到境外,用於美國司法部的“跨境調查取證”。

  2020年7月24日,人民日報客戶端發布《孟晚舟案證據公開!滙豐銀行構陷,美國一手炮製》一文,揭露滙豐銀行構陷華為細節。

  實際上,華為並不是滙豐違法行為的唯一受害者。

  過去10年間,滙豐集團至少發生了4起嚴重的客戶信息泄露事件。

  2008年4月,香港滙豐銀行觀塘分行服務器在裝修期間被偷走,近16萬名客戶的資料遺失。6月,滙豐廣州集團服務中心委託速遞公司運送共55盒錄音帶,結果只有54盒錄音帶被送抵該行的香港辦事處。7月,滙豐才發布通告稱:發現遺失1盒已被編碼的錄音帶。

  這盒錄音帶載有2.5萬個電話錄音,記錄了同年4月18日至24日期間銀行與客戶及致電人士的通話內容,涉及信用卡服務查詢、商務網上理財服務相關來電,以及銀行致電客戶的內容。

  2010年4月,法國檢方表示,滙豐瑞士7.9萬名客戶的12.7萬個賬戶遭到泄露和曝光,致使多名客戶捲入偷漏稅案件。更荒謬的是,這些客戶資料竟是內部人員竊取的。

  原來,時任滙豐銀行瑞士子公司滙豐私人銀行信息科技顧問赫爾夫·法爾西亞尼竊取了這些客戶信息。庭審時,他不以為意,稱滙豐銀行內部早已腐朽不堪,縱容偷稅漏稅、幫助客戶洗錢都十分常見,自己只是曝光了這些犯罪證據而已。

  2018年10月,滙豐銀行客戶賬戶又遭到黑客襲擊,約1%的美國客戶的姓名、出生日期、電話號碼、電子郵箱等信息被泄露。

  2019年7月,馬來西亞扣押了中石油子公司——中國石油(4.450, -0.08, -1.77%)管道局工程有限公司在該國滙豐銀行賬戶里的10億林吉特資金(相當於2.43億美元)。

  中國石油管道局工程有限公司在海外的項目。

  然而,滙豐在未告知中國石油管道局工程有限公司的情況下,擅自將資金轉移至一家由馬來西亞財政部全資擁有的公司——蘇里亞戰略能源有限公司,並以客戶機密為由,拒絕回應此事。

  多年以來,滙豐集團始終奉行“利益最大化”的經營理念。為了利潤,它為侵略者、販毒組織、逃稅者服務;為了逃脫處罰,滙豐出賣客戶數據,開始在相關“案件”中配合美國司法部的所謂“調查”……

  唯利是圖之路,能地久天長嗎?

  6

  沒了信譽,它還剩下什麼?

  多年的違規作業,使滙豐漸漸丟掉了企業名譽和客戶的信任,一點點蠶食着自己的生機,逐步走向自我設定的泥沼。

  *高層動盪

  2019年8月5日,滙豐史上最年輕的CEO范寧辭任CEO和董事職位,同時改組最高管理層;

  滙豐集團前CEO范寧(John Flint)。

  同日,滙豐在財報發布會上宣布:將在全球範圍內削減不超過2%,即約4000 個工作崗位,以縮減成本;

  4 天后,滙豐大中華區行政總裁黃碧娟宣布離職,此后,滙豐不再設置大中華區行政總裁職位。

  一周之內兩位高管接連離職,受此影響,滙豐股價暴跌至60港元以下。

  *業績下滑

  2008年深陷美國次貸危機之后,滙豐的業績就“坐上了過山車”。

  年報顯示,2011年,滙豐集團列賬基準除稅前利潤較2010年上漲約15%,2012年這一數據下跌了6%;2013年同比上升9%,2014年又下跌17%——受幫助客戶逃稅指控的影響,滙豐全年淨利潤大幅下降。

  2016年,滙豐列賬基準收入480億美元,同比下降20%;除稅前利潤71.12 億美元,同比下降62%;母公司股東應占淨利潤更是斷崖式下跌,僅為12.99 億美元,同比下滑90%。

  相應地,2014-2016年,滙豐達標支出從“無此項支出”直接增長到31億美元。

  註:達標支出,指的是滙豐應對各國不斷加強的監管而支出的費用。

  截至2019年底,滙豐資產值為2.7萬億美元,實現淨利潤59.7億美元,同比下降53%。

  今年初,滙豐集團行政總裁祈耀年表示,受國際大環境和業績下滑影響,未來3年,滙豐可能會裁員3.5萬人,裁員率將達到15%。

  *評級下調

  因連年業績波動、發展勢頭減弱,2019年以來,全球多家金融服務機構紛紛下調滙豐集團評級。

  香港滙豐銀行總部大樓

  2019年初,跨國金融服務機構、美國最大的銀行之一摩根大通稱,由於港美息差擴闊、加息預期降溫、股票市場波動、環球經濟轉弱、成本管控令市場失望,及英國脫歐帶來的不穩定性,將滙豐集團投資評級自“增持”降至“中性”。

  全球規模最大的金融機構之一美銀美林同樣給出“中性”評級。

  花旗則認為,滙豐的成本控制、資本情況和新一輪迴購股份表現遠不及市場預期,因而直接將評級降為“沽售”。

  *繼續吃罰單

  2019年5月,滙豐中國貸款自主支付事後管理嚴重違反審慎經營規則、部分信用卡資金用於非消費領域,遭罰100萬元。

  中國銀行(3.340, -0.02, -0.60%)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發布的行政處罰顯示,2019年9月,滙豐銀行北京分行因流動資金貸款未執行受託支付相關規定,嚴重違反審慎經營規則,北京銀保監局對滙豐銀行北京分行作出罰款人民幣20萬元的行政處罰。

  同月,香港證監會官網公告顯示,滙豐銀行因沒有遵守《操守準則》下的電話錄音規定,被罰款210萬港元。

  2020年3月,滙豐中國武漢分行存在紙質繳款書未使用規定科目核算的違法違規行為,中國人民銀行武漢分行營業管理部對其處以罰款人民幣1000元。

  然而,滙豐並不重視導致自身危機的根本原因,一味追逐短期利益,為逃脫處罰給美國政府當槍使,結果只能是揚湯止沸。

  沒了信譽和道義,滙豐的繁榮也不會長久。

  參考資料:

  1.劉詩平,《滙豐金融帝國——140年的中國故事》,中國方正出版社2006年版;

  2.何平,《近代中國的滙豐銀行》,中國金融2016年第2 期;

  3.李壽喜、陳佳佳,《滙豐銀行內部控制漏洞及其監管啟示》,上海金融2013年第12期;

  4.虞則,《香港金融界“巨人”——滙豐銀行》,世界知識1992年第12期;

  5.劉雪,《滙豐銀行對近代中國的影響》,統計與管理2017年第3期;

  6.王倩,《百年滙豐的“后危機時代”》,商學院2019年第10期;

  7.王盛,《國際銀行海外擴張的啟示》,中國金融2008年第18期;

  8.陳九霖,《起底滙豐銀行發家史》,中國經濟周刊2020年第11期;

  9.《控制關稅、庚子賠款、構陷華為,因中國而起家的百年滙豐是個什麼機構?》,微信公眾號“瞭望東方周刊”,2020年7月28日;

  10.《涉嫌“陰”華為的滙豐銀行不靠譜:泄露客戶信息“慣犯”?》,中國經濟網2019年7月9日;

  等等。



回覆 引用 TOP

熱賣及精選
看完
覺得
香港人的沾沾自喜是多麼可憐寒心



回覆 引用 TOP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