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332
  • 回覆: 4
[隱藏]
把香港從地產超人的魔爪下拯救出來!
作者:司馬平邦    來源:司馬平邦說公眾號


  歡迎收看《司馬平邦說》。路透社早前引述了一條消息稱,中國政府官員在一場非公開會議中向香港地產發展商表明,遊戲規則已經改變,中央政府不會再容忍壟斷行為,要求香港的地產商幫助解決港人的住房問題。港媒在跟進報導時和,來自最高層的堅決意志是,發展商左右香港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

  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夏寶龍,今年7月在公開活動時說,香港要告別“劏房和籠屋”,希望香港的住房問題能夠得到改善。而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宣布啟動一個稱為“土地共享”的計劃,讓地產商在它們擁有的土地上 興建更高密度的住宅,同時也需要讓出部分作為公眾房屋用途。這表明長期以來飽受詬病的香港住房問題,已經提上了中央的議事日程,或者說中央要出手幫着香港最底層的老百姓討公道了。

  啥叫劏(湯)房?這是香港的一種叫法,就是大陸人稱的蝸居,劏字,多見于粵語,本義是宰殺,把動物由肚皮切開,再去除掉內臟。劏房,房子面積非常小,或者把幾百米的房子用隔板材料分割成大大小小的房間,有的房間只有十幾平方。居住非常之擁擠,很容易發生火災等安全隱患,對社會治安更是造成了一定的影響。


亞洲首富和籠屋,都是香港合法性一部分,但這兩種東西放在一起,是不合法,更不合理的

  香港房價非常之高,高到世界第一,底層老百姓生活困苦,頭無片瓦、足無立椎者眾,香港2020年仍以 “平均樓價超過125.4萬美元,每英尺1987美元”繼續領跑全球。市區幾乎都是20萬港元每平米往上走,買個50平方就1000萬了。郊區隨隨便便也都超過了10萬港元每平。2015年的第二季度,香港家庭每月收入中位數為21900港元,個人每月就業收入中位數是12000,其中,16.2%的家庭月收入少于8000港元。香港日常吃住開銷非常大,靠工資幾乎沒有可能付得起房屋首付。據2016年的統計數字,全香港有21萬人住劏房,且超過三成是25歲以下青年。公屋申請人數已達到15.6萬,平均申請者需要等候五六年,很多人老到還沒來得及住進公屋,人就去世了。

  一直以來,香港房地產資本勢力惡性擴張的背后,反映出的其實是香港金融主權的喪失,在香港開始發展乃至回歸后的相當長一段時間內,港幣都是和美元掛鈎的,聯繫匯率制度,可以為香港提供了一個穩定的、低成本的、高效率的交易結算工具。但一方面又造成了香港經濟主權的弱化,從而沒有沒有獨立自主的產業政策,即產業空心化。

  香港旅遊業大多依靠大陸人民自由行來支撐着,貿易和物流依靠大陸關稅漏洞勉強維持,金融業依靠人民幣聯繫匯率制度勉強維持,簡單一點兒說,香港經濟是靠內地這個大經濟體刻意放水而勉強維持的。甚至香港的房價太高,年輕人買不起房的問題已經影響香港本身地產業的發展,令人吃驚的是,地產業依靠大陸居民異地置業來支撐,而香港本土的創造力和競爭力已經損耗殆盡了。

  高房價的形成,造成香港房地產勢力的極度膨脹,小小的香港居然能培養出李嘉誠這樣的亞洲首富,這在許多年前曾是香港的驕傲,但現在回頭看,滿是港人的血淚。香港的房地產商影響力很大,香港輿論過去一直有“地產霸權”一說,意思是指地產商背后的集團同時涉足不同的行業,公共運輸、零售、飲食都有它們的蹤影。李嘉誠的長和系企業,除了建房子,還擁有在香港提供電力的香港電燈、連鎖超級市場百佳、香港國際貨櫃碼頭、流動電話公司和記電訊等。香港總勞動力人口約380萬,但根據福布斯最新資料顯示,長和系集團總共有約30萬名員工。

  另一家地產商新鴻基的情況也差不多,它由李兆基、郭得勝和馮景禧創立,旗下公司擁有九龍巴士、一田百貨、數碼通等。香港市民不論是日常生活、購物、外出乘車大都離不開地產商和它們的附屬公司。

  而這些控制了香港地產業的資本,為了自己的利益,極力壓榨老百姓。香港大多數年輕人買不起房子,或者一輩子的收入全部要用來還房貸,生活看不到希望,于是就很容易會在那些反華勢力的煽動下,鋌而走險,街頭縱暴。

  2019年香港黑暴浪潮中,李嘉誠在多份報章頭版的廣告格外引人關注,字面上看有禁止暴力、愛中國、愛香港等字眼,但輿論解讀這些字句,暗藏着“因果由國,容港治己,義憤民誠”,似乎是在暗地裡批評事件起因來自國家,來自中央,建議應該容許香港繼續治理自己。甚至購買香港的主流報紙,刊登“黃台之瓜,何堪再摘”,把壓榨香港民眾的責任歸咎于中央政府。

  除了影響民生改善,地產商還一度對政治產生很大影響,選委會不少商界相關的代表,過去投票會傾向跟隨地產商富豪。這些由地產商控制的政治勢力,在特首選舉委員會和立法會等機構當中,與西方勢力勾結一體,幹了許多見不得人的勾當。

  中央政府現在坐鎮,甚至是指導、參與解決香港住房問題,這本質上是對香港資本勢力惡性擴張的有力遏制,體現的是由國家來領導和控制境內資本勢力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原則。當前內地正在推進鄉村振興到共同富裕的國家策略,TVB電視台赴內地拍了一部關于脫貧攻堅的紀錄長片《無窮之路》,在香港反响很大,這也是內地和香港之間的心靈契和所在。


中聯辦主任駱惠寧走訪看望香港的劏房和籠屋住戶

  中央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即中聯辦,主任駱惠寧,自從到港任職以來,已多次專門走訪看望香港的劏房和籠屋住戶,要表達的就是一個:香港同胞的煩心事,始終牽動着中央的心。自駱惠寧后,中聯辦領導班子成員最近更是集中走訪住房困難市民,比如,深水埗南昌街上,現年75歲的劉先生退休前曾做過保安,妻子從事飲食業,兒子讀小學,目前所住的是向政府申請的過渡性房屋,輪候公屋還遙遙無期,劉先生在自己狹小的過渡性住房裡接待中聯辦副主任尹宗華時說了這樣一句段話,我覺得說的非常有水平,他說:“中央領導好啊,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這個提法太對了。”

  從中可見,一種真正的香港民心所向,也可見我們過去太過關心香港那些精英層、老板層們的所思所想,現在深入香港群眾階層的路子才更正確。

  現在,看似中央解決香港住房問題的各方麵條件已經成熟,在政治方面,中央通過去年在全國人大三次會議上通過的“港版國安法”,打擊了親西方政治勢力,壯大了愛國力量,港府近期修改選舉制度,選委會席數和立法會議席分別增至1500人和90人,但地產商的席位並沒有增加,間接沖淡其影響力。從而使得這些打擊資本、改善民生的政策能夠得到逐步落實。

  在經濟方面,隨着中國脫離對美國主導的國際金融秩序,推動建立人類命運共同體體系之下的一系列全球經濟新秩序,大力實施內循環等自主發展的經濟戰略,從而不再擔心與香港房地產業緊密相關的國際資本的撤離和操弄,引起國家的動盪,可以更從容解決內部經濟問題。

  香港民意研究所的鐘劍華,在接受BBC中文訪問時認為,香港解決住房問題系列政策落實的方法,主要是依靠地產商主動配合,否則可能會有後果。“北京與地產商洽談,要他們識相、要回饋社會,我想第一步都是等這些地產商自動自覺,政府要發展的時候就不要動輒就提出司法覆核。”他認為,如果地產商仍然不配合,那么北京當局可能示意香港政府,利用嚴厲法律手段收回土地,到時候收地賠償的數目就不是地產商說了算了。而中央能夠控制和指導香港的房地產商,就得益于國安法等一系列政策和戰略的實施。


林鄭月娥這屆特區政府經歷了回以來最大的動盪,挺住了,也驗證了中央穩定香港的政策

  現在,一些地產發展商已經做出反應,9月21日,特首林鄭月娥回應路透社有關中央要求香港地產商協助解決房屋問題的報道時表示,香港地產開發商近年比較願意配合特區政府的土地政策,強調政府可運用公權力,在有需要時收回私人土地發展公營房。香港法例中的《收回土地條例》,讓政府可以收回一些土地作公共用途,並作一定補償。

  目前表示願意配合此等香港版的共同富裕政策的地產商有新世界發展,先是宣布捐出399萬英尺農地,發展社會房屋,另一個發展商恒基,也宣布將借出一些土地讓政府發展過渡性房屋,安置一些輪候公共房屋的香港市民。但是現在力度還遠遠不夠,外界留意到目前仍然擁有超過4500萬平方英尺的未發展土地,而實際捐出土地的面積卻只有不足百分之一的43萬平方英尺。所以,接下來中央和香港特區政府的力度還會加大,這是毫無疑問的。

  中央政府關于保持香港繁榮的原則,以前的指標當然是李嘉誠不能倒,大資本家都不能倒,但現在我看是要反過來了,要想辦法讓香港底層老百姓過上好日子,未來誰擋路誰倒霉。(策劃:正輝)



作者:司馬平邦    來源:司馬平邦說公眾號



作者連樓價升最大得益者係政府,其次係業主,再其次先係地產商!


引用:
原帖由 lamlampeter1 於 2021-10-15 12:09 PM 發表
作者連樓價升最大得益者係政府,其次係業主,再其次先係地產商!
香港應該跟大陸咁出台2手指導價,國內已經有差不多20個大城市咁做,半年樓價跌3至5成,快靚正,中央都支持和實行的,我相信政府一定得益。

97香港樓市跌7成太遙遠了,國內樓市短時間內跌3至5成應該近啦掛,買樓的人就要預期有實行指導價的一日。



好長,但見到叫阿爺黎打班地主就笑左


[隱藏]
地主就唔識笑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