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明朝太監曹化淳 翻案

白雲2014 2017-9-11 09:57 AM

明朝太監曹化淳 翻案

曹化淳(1589年-1662年),字如,號止虛子,武清王慶坨(今屬天津市)人,明代崇禎朝宦官。

生於萬曆十七年十二月初四日,家境寒微,十二歲淨身入宮,接受良好教育,詩文書畫,無一不精,深受司禮監太監王安賞識。後入信王府陪侍五皇孫朱由檢,極受寵信。1628年朱由檢繼帝位,是為崇禎帝,曹化淳負責處理魏忠賢時的冤案,平反昭雪兩千餘件。

崇禎十七年(1644年),李自成由居庸關入迫燕京,擔任居庸關守關太監杜之秩銜李自成命令回紫禁城向曹說降,談判破裂。三月十八日下午三時,曹化淳開彰義門(廣安門)投降,農民軍立即進佔外城。當晚崇禎帝登煤山自縊於山腰下。

另有一說,甲申三月,曹化淳人根本不在京師。崇禎十二年二月,曹化淳告老還鄉,其時已鄉居六年。清兵入關後,楊博、楊時茂等分別上疏彈劾曹化淳「開門迎賊,賊入城,挺身侍從,今清入都,又復侍從,此賣國亂臣,雖萬斬不足服萬民心」。[1]曹化淳極力上疏辯誣[2][3]。曹化淳閱讀野史筆記,仍有「捏誣之語」,題寫《忽覩南來野史記內有捏誣語感懷》詩:「報國愚衷罔顧身,無端造誣自何人?家居六載還遭謗,並信從前史不真。」康熙元年五月十四日去世,臨終前作《被誣遺囑》及《感懷詩》,由後代傳抄,極力為自己辯誣。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LmhhnXI_v8&feature=share

[[i] 本帖最後由 白雲2014 於 2017-9-11 10:06 AM 編輯 [/i]]

白雲2014 2017-9-11 10:00 AM

不白之冤

甲申三月,曹化淳不在北京,其时已经乡居六载。


甲申五月,清军入京,为崇祯皇帝后发丧三日,追赠庙号怀宗。十月,顺治移驾北京,曹化淳赴都上疏,请妥善处理怀宗帝后陵寝。经恩准,委内官监冉肇总理其事。

此时,顺天府杨博,宛平杨时茂等分别上疏参告曹化淳“开门迎贼,贼入城,挺身侍从,今清入都,又复侍从,此卖国乱臣,虽万斩不足服万民心。”

曹化淳上疏辩诬,奏辩甚力。奉旨“曹化淳无端抱屈,心迹已明,不必剖琛,该部知道。”

甲申之后,启门之说,仍广为流传。曹化淳阅读南方传来的野史笔记时,见仍有“捏诬之语,”深恐“流传既广而秉笔者不加确察,便成无穷之秽”,遂于1662年去世前作《被诬遗嘱》及《感怀诗》四首,并抄录旧稿《记事俚言》和《剖陈疏稿》、《告归底册》,分发给诸子侄。《被诬遗嘱》及《感怀诗》,经曹氏后人传承抄录,至今仍保存完整。《遗嘱》较长且为文言,《感怀诗》情真意切,愤懑与无奈溢于言表。如《忽覩南来野史记内有捏诬语感怀》诗:“报国愚忠罔顾身,无端造诬自何人?家居六载还遭谤,并信从前使不真。”

曹化淳与东林交好且为人忠厚,并没有其他恶迹,竟然也遭到文人的污蔑,蒙“开城纵贼”之冤。“家居六载还遭谤,并信从前使不真。”他终于体会到了文人的无耻,感受到了被他排斥的魏忠贤的无奈。

白雲2014 2017-9-11 10:11 AM

阉党

阉党一般指明代依附于宦官权势的官僚所结成的政治派别。宦官干政现象在中国历史上很多朝代都曾出现,例如东汉末年的“党锢之祸”、“十常侍之乱”,是东汉由盛转衰直至逐渐灭亡的重要原因之一;唐代后期,宦官势力参与皇室的内部纠纷。唐朝宦官和皇帝的关系只是家奴和主子的关系。中晚唐的宦官的行为,实际是家奴在参与皇室的内部纠纷,如同旧社会豪门大族里各房的奴婢分别帮助其主子争产业,而并非奴婢的权力真大到可以夺取整个大家族的家产。[1]明代的宦官用事最久,握有的权力极大,在中国宦官史上力拔头筹。

明朝初年,鉴于历史上宦官专权的严重危害,明太祖曾经下诏严禁宦官干政。到了明成祖朱棣手中,这一道铁的纪律起了一个微妙的变化,不但不再警惕宦官,而且开始把宦官视为心腹,当作控制外廷大臣的一股重要力量。后世皇帝更加信任宦官,至明宣宗开始在宫内设内书堂,教宦官读书识字,由此埋下明代阉党专政的祸根。明英宗幼年即位,宠信宦官王振,阉党势力开始形成。此后明宪宗时宦官汪直、明武宗时宦官刘瑾都曾广树党羽,专擅朝政;明熹宗天启年间,大宦官魏忠贤专权,一大批朝官依附其权势,阉党势力达到历代顶峰;明毅宗即位之后,魏忠贤先被免职谪去凤阳,后被迫在路上自杀,阉党主要成员伏法,阉党势力受到致命打击。

中文名
阉党

时代
明朝

主要领袖
王振、汪直、刘瑾、魏忠贤

主要成员
宦官为首,朝臣后妃为羽翼

对立党派
东林党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8k3RDYPqvcE&feature=share


政治生態 文人與閹黨政治鬥爭 激烈

[[i] 本帖最後由 白雲2014 於 2017-9-11 10:20 AM 編輯 [/i]]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明朝太監曹化淳 翻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