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夏朝覆亡真相:史上首個"紅顏禍水"

白雲2014 2017-9-9 10:30 AM

夏朝覆亡真相:史上首個"紅顏禍水"

http://book.people.com.cn/BIG5/69398/4924344.html

若要說中國歷史,夏朝是不能不說也是無論如何不可逾越的巒峰。但是,夏朝卻是一個沒有多少考古實物出土的王朝,它僅僅存留於人們的記憶中和傳說中。因此,歷代關於夏王朝的真實存在性成為公案,眾說紛紜,莫衷一是。可以說,在甲骨文出土之前,商代和夏代一樣,是不被正統學術界所認同的。而在甲骨文出土以后,再也沒有人懷疑過商朝的真實存在性了。商代世系已被甲骨卜辭所確鑿無疑的証實了,而在我國第一部紀傳體通史、位居二十四史之首的《史記·夏本紀》中,關於夏代世系的記載與該書《殷本紀》中關於商代世系的記載一樣明確。實物既已証明了商朝的存在,夏與商一樣,世系那麼明晰,傳承那麼有序,絕非空穴來風,無源之水,必有所據。況司馬遷去古不遠,見過大量的典藏文獻,加之司馬遷撰寫史書的認真性和准確性,遍游九州,考稽耆老,不放過任何一點闕疑之處,歷為后世史家所推崇。因此,《史記》又被譽為信史。當代世界范圍內的新的古代史觀,又無不重視傳說和神話等等,譬如歐洲文化的源頭希臘的神話和傳說,實際上就是希臘的遠古史,文明史。基於此,我們完全有理由相信夏朝的真實存在性。

夏朝建立

在夏朝享國400多年的歷史裡,除了大禹治水、少康失國、夏桀亡國等等不多的幾個故事以外,夏朝並沒有多少典籍記載或實物佐証的存在。缺少了故事的歷史,就如同一幅沒有多少血肉的骨架,總是索然無味的。在后世諸多的田野發掘中,和遠古唯一聯系緊密的文物記錄,似乎與夏朝也缺少對應。盡管如此,我們還是盡可能地去還原豐富這幅遠古的骨架,以使它顏面生動起來,栩栩如生地站在我們面前。

對於夏朝的開國國君,史學界一直有兩種說法,一說是大禹,一說是大禹的兒子啟。表面上說來似乎很復雜,事實上細細探究起來,又相當簡單。因為照《禮記·禮運篇》所載:禹以前是沒有階級,沒有剝削,財產公有的大同社會﹔之后則是財產私有的階級社會。各部落聯盟的首領多採用民主推選制,也就是后世推崇的“禪讓”制。禹實際上是天下大同時代的最后部落共主。

堯帝生前,宣布賢德的舜為接班人,並且讓舜代替他行使管理“天下”的職責。堯帝死后,為了讓堯帝的兒子丹朱繼位,舜就主動離開都城,回避到南河之南。但是,無論是朝拜天子的諸侯,還是訴訟的諸侯,都不去見丹朱而去見舜,就連謳歌者也不謳歌丹朱而謳歌舜,舜說“這是天意”,於是繼承了帝位。

舜帝生前,宣布治水有功的大禹為接班人。舜帝死后,大禹也像舜讓位給堯帝的兒子丹朱那樣,讓位給舜帝的兒子商均。由於禹治水有功,威望高,諸侯們不同意商均繼位,於是大禹繼位為王。成為部族聯盟首領后,大禹將三苗驅趕到丹江與漢水流域,把中國分為九州(九州所指,歷來說法不一,主要有《禹貢》九州、《爾雅》九州、《周禮》九州三種說法,一般指《周禮》九州,即冀、幽、並、兗、青、揚、荊、豫、雍),制定貢賦制度,社會有了進一步分工,交換關系在增加,等級與私有的觀念在人們的腦海中逐漸清晰起來。這也意味著原始公社已經在逐漸分化,有少數人成為富有者,剝削者。這些人早已實行族內繼承遺產制,自然就發生了部落酋長的世襲制。

禹帝生前宣布輔助他治水有功的皋陶為接班人,但是皋陶先禹帝而死,於是禹帝又宣布伯益為接班人。禹帝死,伯益繼位,而此時夏部族的勢力已經相當強大,其首領禹的兒子啟不願去朝拜伯益,而是自立為帝,宣布建立夏王朝。啟可以廢除“禪讓”制,說明私有財產制度在禹時就基本成熟了。但是,啟繼禹世襲為部落大酋長,破壞了部落聯盟的民主推選制,自然遭到伯益等部落首領的激烈反抗。經過多年戰爭,伯益兵敗被殺。獲勝后,夏啟在鈞台大宴各地部落首領,以期獲得對其統治地位的認可。有扈氏對啟破壞禪讓制度的做法十分不滿,拒不出席鈞台之宴。夏啟大怒,發兵征伐有扈氏,大戰於甘,有扈氏戰敗被滅。由於帝位世襲是一種新制度,這次戰爭的勝利,使得王位世襲制最終得以確立,夏朝的統治也進一步得到了鞏固。

從王位世襲制的確立來說,啟是夏朝的開國國君。但是,在中國的傳統文化中,歷來是把“孝”作為百行之首,加上啟的王位承襲自父親禹,如果把這些與夏朝的開國統一起來,那就必須從夏禹時開始算起。此外,大禹帝率領軍隊征服三苗,在涂山大會天下部落領袖,召開了歷史上著名的“涂山之會”,自此奠定了天下一統的基礎和格局,從這個角度來說,大禹被視作夏王朝的開國之君,也就不足為奇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7xSWXyA4UM&feature=shar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uk_Q65GMAM&feature=share

[[i] 本帖最後由 白雲2014 於 2017-9-9 12:39 PM 編輯 [/i]]

Iri 2017-9-9 11:29 AM

《史記》論大道則先黃老而後六經
黃帝四經德道經出土
中國天朝君權神授
就可看黃帝四經

白雲2014 2017-9-9 12:42 PM

http://folkdoc.com/classic/p02/ba/ba11/04.htm

司馬遷作《史記》,完成於漢武帝末年。班固作《漢書》,書未成而作者因過去與外戚竇憲的關係,死於獄中,事在和帝永元四年。一屬西漢,一屬東漢,相去公元前及公元後各約90年。我們今日看來,這兩部書好像聯袂而出。其實它們間隔了180年的距離,等於我們之去前清嘉慶年代。

《史記》和《漢書》一為私人著作,另一書稿則經皇帝看過,有國史的色彩。司馬遷自稱“成一家之言”和“藏之名山”,已經和班固作書的宗旨不同。況且《史記》是通史,《漢史》是斷代史。兩位作家的個性癖好不同,也使他們取材行文之間,有相當的出入。然則公元前90年和公元後90年,中國的作家和思想家所處的環境已有大幅度的變化。其中一個重要的關鍵,在於漢武帝用董仲舒之建議,罷斥百家,獨尊儒術。其實漢朝立國行雜霸之制,有法家思想,文景之際,施政又有道家精神,董仲舒自己的著作,還參和著陰陽五行的萬分涉及災異。總之整個漢代思想,是一種有選擇性的大綜合,早經中外學者闡釋。我們在這裡要特別強調指出的,董仲舒之尊儒,並不是以尊儒為目的,而是樹立一種統一帝國的正規思想,這有他自己的言辭為証。他曾對漢武帝說:

《春秋》大一統者,天地之常經,古今之通誼也。今師異道,人異論,百家殊方,指異不同,是以上亡以持一統,法制數變,下不知所守。臣愚以為諸不在六藝之科孔子之術者,皆絕其道,勿使並進。邪辟之說滅息,然後紀統可一而法度可明,民知所從矣。

這段話否定學術的獨立性,坦白的承認提倡學術,旨在支持當今政權。武帝之置五經博士,立學校之官,策賢良,都根據這宗旨著眼,從此中國龐大的文官集團,有了他們施政的正統邏輯。司馬遷和董仲舒同時,他讀書不受這政策的影響。而班固年輕時“正規的”儒家思想,已有一百多年的基礎。況且後漢創業之主光武帝劉秀自己就曾為大學生。第二個皇帝明帝劉莊更以學者自居,曾在辟雍(大禮堂)講尚書。第三個皇帝章帝劉坦親自在白虎觀制定五經異同,班固也在列。在這種政權領導下的環境裡著書,就難脫離國家所定標準的束縛了。

司馬遷和班固一樣,自稱是周公和孔子的信徒。可是今日我們一打開《史記》,隨意翻閱三五處,即可以體會到作者帶著一種浪漫主義和個人主義的作風,爽快淋漓,不拘形跡,無腐儒氣息。他自稱“少負不羈之才,長無鄉曲之譽”,應當是一種真實的寫照。他所崇奉的“士為知己用,女為悅己容”也可以說是歸源於儒家道德,可是這立場就已經和經過正統限制的所謂儒家不同了。

《史記》裡寫荊軻和高漸離飲酒擊筑,又歌又泣,旁若無人,已近於董仲舒所說的“邪辟”。並且項羽是漢高祖劉邦的死對頭,而《史記》裡的〈項羽本紀〉排列在〈高祖本紀〉之前(若在後代必稱“項酋”“偽楚”,而“本紀”只能降格為“載記”)。文中又把項羽寫成一個雖暴躁卻又渾憨可愛的角色,其英雄末路,令人憐惜。與之相較,劉邦反像一個偽君子。而司馬遷形容呂後殘虐戚夫人,以致她親生的兒子孝惠帝指斥她“此非人所為”。班固作“漢書”時,有關劉邦的一段,還大致採取司馬遷的材料。但是他的〈高后記〉則隱惡揚善,對戚夫人事一字不提,而只在書末〈外戚傳〉內敘及。

《史記》除了〈刺客列傳〉之外,還有〈滑稽列傳〉,〈日者列傳〉和〈龜策列傳〉可謂涉及九流三教,有呈現整個社會之剖面的樣子。班固書裡雖有〈東方朔傳〉,卻不再縷列非正派或下流的文化資料。

司馬遷借著〈貨殖列傳〉發揮他個人的私利觀。“夫千乘之王,萬家之侯,百室之君,尚猶患貧,而況匹夫編戶之民乎!”他又說:“富者人之情性,所不學而俱欲者也。”而且從他看來,貧窮是恥。“若至家貧親老,妻子軟弱,歲時無以祭祀進食,飲食被服不足以自通,如此不慚恥,則無所比矣!”遲至今日兩千多年之後,很多受過教育的中國人或敢心裡如此想,恐怕不會有很多人嘴裡能如此說。

也因其如此,司馬遷就受到班固的指責。《漢書》裡就有〈司馬遷傳〉,內中批評他“又其是非頗繆於聖人,論大道則先黃老而後六經,序遊俠則退處士而進奸雄,述貨殖則崇勢利而羞賤貧,此其所蔽也。”

這些地方還不足十分的表現班固的正統思想,最使我們看出他的作品在歷史上是屬於“罷斥百家獨尊儒術”之後的產物者,乃是《漢書》裡的卷二十〈古今人表〉。這表裡列有古人1931人,包括傳奇式的人物如女媧氏有巢氏,《論語》中有名的孔門弟子,《春秋》中的國君等,至於秦亡為止。而由作史者“顯善昭惡”的按上上至下下區分為三等九則。內中得“上上聖人”者十四人,包括三皇五帝﹔而以周公孔子殿後。仲尼之外即再無聖人,雖孟子只與顏淵,管仲同屬“上中仁人”。老子與商鞅,申子,墨翟,韓非都屬“中上”,與孫臏白起一流。刺客荊軻則為中中和孟嘗君呂不韋同品。而“下下愚人”裡既有蚩尤,共工,三苗,也有傾國傾城的褒姒和妲己。秦始皇雖焚書坑儒,班固只貶之為中下,因為他下面還有二世胡亥列入“下中”,宦官趙高列入“下下”。

從我個人的眼光看來,除非作者束髮受教以來,就先培養了一段“常經”和“異道”的觀念,決難如此只憑古書裡一句一段的敘述即能將這麼多的人物列表區分其品格,有如衡量其材之長短。

因此我們也可以推想世俗觀念中的儒家的拘泥,並不一定是孔子和他門徒的真性格。多方面那些呆板的型式,還是後人之所造作,其目的在維持文官集團的緊湊。總算還是中國讀書人的運氣好,得有太史公司馬遷在蘭台令班固之前寫作,否則沒有《史記》,徑由《漢書》開二十三史之端,中國史學的傳統,必更趨向“文以載道”的方針,更缺乏“百家殊方”的真實性和生動活潑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8rkNCi1NQs&feature=shar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_GOrky6Xno&feature=share

[[i] 本帖最後由 白雲2014 於 2017-9-9 02:26 PM 編輯 [/i]]

白雲2014 2017-9-9 12:43 PM

中華文明 史書可參考 考古發掘可認證

西方文明 猶太經 早於 聖經 可蘭經 追源應為猶太經

西方文明的古物很多被屏蔽 不能公開示人 挑戰權威 更難考證了

伊斯蘭國摧毁眾多文明古物 也因一神論 更難追源

簡單來説今天 較 活躍 是 古埃及 古希臘 古羅馬 構成西方文化系統

[[i] 本帖最後由 白雲2014 於 2017-9-9 12:55 PM 編輯 [/i]]

Iri 2017-9-9 12:48 PM

還有是系統連接不斷
中医來自黃帝內經
天朝來自黃帝四經
中國文明來自黃帝
司馬遷留下史記作證

白雲2014 2017-9-9 12:56 PM

[quote]原帖由 [i]Iri[/i] 於 2017-9-9 12:48 PM 發表 [url=http://www.discuss.com.hk/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467526715&ptid=26913765][img]http://www.discuss.com.hk/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
還有是系統連接不斷
中医來自黃帝內經
天朝來自黃帝四經
中國文明來自黃帝
司馬遷留下史記作證 [/quote]
個人司馬遷對秦皇陵的描述 也有懷疑 !
建築皇陵之工匠及所有工程人員全被滅口 如何用文字詳細記載 值得思考 考古發掘方可認證 最多可信度約五成 一如新聞評論


個人對山海經也喜愛:lol

另道經近似古人對未知事物研究的科學典藉 玄妙高深

[[i] 本帖最後由 白雲2014 於 2017-9-9 05:15 PM 編輯 [/i]]

秦二世祖 2017-9-9 03:56 PM

紀錄片《尋找失落的年表——夏商周斷代工程》:[url]http://www.youtube.com/playlist?list=PLWJDdvOfOQ2p5xLUGezrsYQgo138ouW6j[/url]

中華文明具有五千年悠久的歷史,然而真正有傳世文獻支持的“信史”迄於西周共和元年,即公元前841年。從此上溯的歷史是模糊不清的。在司馬遷的《史記·三代世表》中,僅記錄了夏商周各王的名字,而沒有具體在位的年代,這種狀況被稱為“有世無年”,成為中華文明史的一大缺陷。千百年來,無數學者為改變這一狀況而付出了畢生的精力,然而如此規模龐大的工程是無法由一己之力來完成的。近年來,隨著科學技術不斷發展,考古成果不斷湧現,改變“有世無史”的時間已經成熟。 20世紀90年代,中國“夏商周斷代工程”啟動。工程採用現代高科技和社會科學相結合的辦法,集中了中國科學院和中國社會科學院及高等院校200多位一流的科學家,進行了5年之久的大規模研究,終於揭開了這個中國歷史上延續2000年的歷史之謎。 “夏商周斷代工程”啟動後,得到社會上各個階層的人們的關注。但鑑於它的專業化的難度很大,許多新聞媒體都無法全面報導。中央電視台用了2年的時間,跟踪“夏商周斷代工程”,拍攝了這部長紀錄片。深入淺出、鮮明生動地向觀眾介紹了“夏商周斷代工程”的內容並首次披露了學者們是如何通過艱苦繁難的研究,得出精彩的結論。觀眾們可以和專家們一起體驗研究過程中的曲折和欣喜。

白雲2014 2017-9-9 05:18 PM

考古發掘 大多指出文字記錄的虛偽歷史:L

所以基於此因 還是用文字記錄參考觀看 年代久遠 之事 沒有百分百的準確

透過當今技術 可令歷史還原

[[i] 本帖最後由 白雲2014 於 2017-9-9 05:21 PM 編輯 [/i]]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夏朝覆亡真相:史上首個"紅顏禍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