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慘烈學生週記

poor.student 2017-7-20 06:11 PM

慘烈學生週記

[img]http://whatscap.ristury.com/java/WhatsCAP/apis/web/viaphoto2/107415/667866[/img]

#001 你講粗口!

約莫還是小一小二的時候,一個陰天的中午,不只天陰,人心更陰險!這是筆者有記憶以來在校的第一個慘烈時刻!

筆者小學讀的是下午校,中午十二點幾在操場集隊,聽宣佈、祈禱、讀經文之類⋯⋯每天都需要完成這一系列程序才可上班房。

排隊之時,同前面個柒頭皮吹兩句水,果陣真係毫無機心,吹得就吹,同呢條粉腸講左句「今日天氣不佳。」唔記得點解當時咁講,但的確肯肯定當時係講「天氣不佳」!

點知呢條柒頭話「噢~你講粗口!我話比老師知!」隨即真係舉手呼喚老師!

我當時唔知邊度學「問心無愧」同「行得正企得正就唔怕你」,以為係金科玉律,所以對徐徐步近的八婆老師,我也毫無畏懼。

條柒頭就道德撚上身咁同老師告狀,話我講粗口。
勢估唔到,八婆老師望一望我,就話:「你跟我出黎!」將我帶到操場外的角落。

然後,八婆老師竟然問:「點解你要講粗口」哇哇哇哇,我真係以為自己聽錯,佢問我點解講粗口!
當時仲係初小的我,完全唔識反駁,面對八婆的氣勢,我理直也不敢氣壯,只係細細聲話:「我無講粗口。」

點點點那知!八婆老師講左句世界級的野,亦係我今時今日,甚至過多五十年都唔會忘記的說話。
佢話:「你無講粗口?咁即係話我聽錯呀?」
WTF! 我同條粉腸吹水時,老師你明明係十萬八千里外,點樣聽到我講野呀?而且,如果佢真係聽到我講咩,一定會知我係無辜。

聽到啲咁世界級的野,當時的我真係唔識反駁。佢話:「你仲唔認,我洗唔洗叫個同學出黎對質?」
我輕輕點頭示好,但佢唔知係真係睇唔到定專登扮睇唔到,最後無叫條粉腸出黎,話我講粗口仲唔認咁可惡,會聯絡我家長,叫我番埋去排隊先。

聽到佢咁講,都知惡夢仲未完⋯⋯

放學後,番到屋企,我老豆已經坐定定,用兇狠的眼神瞪住我:「老師話你今日講粗口!係唔係!」

我:「無呀!我無講過呀!同學冤枉我架!」

老豆:「仲唔認?唔通老師都冤枉你呀!?聽日記住番去同老師道歉!我聽日會打去學校問老師你有無道歉架!唔道歉就打死你!記住喇!」

翌日,中午番到學校集會,我內心緊張,忐忑,掙扎很久,終於走到八婆老師面前「道歉」:「老師,對唔住,我講粗口,以後唔敢!」

說時,我不禁嚎哭,老師和旁人以為我是懺悔而哭,而實際我是上了人生寶貴一課,為無比的冤屈和無奈而哭,學懂了現實的殘酷,不公,無恥。

後記:
此八婆老師仍然於舊校作育英才,春風化雨之模樣,當時亦稱虔誠基督徒,教授聖經科。

#慘烈學生週記
來源: [url=https://www.facebook.com/%E6%85%98%E7%83%88%E5%AD%B8%E7%94%9F%E9%80%B1%E8%A8%98-475184262829647/]https://www.facebook.com/%E6%85%98%E7%83%88%E5%AD%B8%E7%94%9F%E9%80%B1%E8%A8%98-475184262829647/[/url]

[[i] 本帖最後由 poor.student 於 2017-7-25 11:08 PM 編輯 [/i]]

poor.student 2017-7-20 11:46 PM

[img]http://hk.on.cc/hk/bkn/cnt/entertainment/20151119/photo/bkn-20151119182121739-1119_00862_001_07p.jpg?20151119191230[/img]
#002 今期流行
「今期流行⋯流行剝人條裙⋯」
呢句惡攪歌詞,正常人聽落當然得啖笑,但當你遇著某啲變態老師,尤其是變態老姑婆老師,你就要小心,原來說話真係唔可以亂講⋯⋯
想當年,筆者大概小五的時候,就係古天樂「今期流行」當期流行之時,大家就算無專登聽,都總識得嗡下幾句歌詞。
咁當時唔知邊度聽到(可能係同學,可能係電視),就係將其中一句歌詞「今期流行,流行椎名林檎」變左「今期流行,流行剝人條裙」。
身為一個小學雞,對於惡攪歌詞呢啲野緊係覺得過癮,好自然就琅琅上口,或者問下身邊同學「喂!有無聽過呢首歌呀?今期流行,流行⋯⋯」都係相互之間說笑取樂的方法。
忽然,有一日,班主任(變態老姑婆)早會時上到課室,就叫全班企晒起身,問有無人知尋日發生咩事,有無人見到啲咩。 全班靜默無人出聲,後尾老姑婆指明話係關於班上某幾個男仔蝦一個女同學,話有人見到啲咩就好講出黎!
咁我當時諗番,如果關於果個女仔同果幾個男仔,的確尋日上體育堂時,佢地一齊玩過,啲男仔好似拎左女仔的野拋來拋去唔比番佢咁,玩埋啲小學雞野,咁我就將知道的事講左出黎。點知老姑婆無咩反應,問:「仲有無?」原來唔係講緊呢件事。
咁究竟其實講緊咩事呢?真係搲爆個頭都諗唔到,但原來你唔搵真相,真相(加埋麻煩)都會自行搵上門⋯
因為到第二日,變態老姑婆「的」左我出去。
變態老姑婆:「我聽啲同學講,係你教唆佢地整個女同學。
我:「😮?」
變態老姑婆:「尋日呀乜乜乜(果幾個男仔)佢地小息時除女同學條運動褲,佢地一定係唔岩。但你係背後教唆佢地,罪名仲大!」
我:「我無叫過佢地做咩呀!」
變態老姑婆:「咁你係咪有向佢地唱過『今期流行,流行剝人條裙?』」
我:「有唱過,但⋯」
變態老姑婆:「咁即係你背後教唆佢地!不過念你自己無參與,今次就算!以後唔好!」
期間,數學老師大頭文行過:「咦,做咩捉住佢呀?佢都有份?」
變態老姑婆:「佢係背後教唆果一個!要警告埋佢!」
大頭文:「哦~」 聽完便施施然走開。
經過今次,學識左原來要催眠人一啲都唔難,只要有幾句易上口的歌詞就可以唆擺到人地做野,睇黎各位優秀填詞人都係犯罪家。最頂尖的填詞人如林夕、黃偉文簡直會危害國家安全。

來源: [url=https://www.facebook.com/%E6%85%98%E7%83%88%E5%AD%B8%E7%94%9F%E9%80%B1%E8%A8%98-475184262829647/]https://www.facebook.com/%E6%85%98%E7%83%88%E5%AD%B8%E7%94%9F%E9%80%B1%E8%A8%98-475184262829647/[/url]

[[i] 本帖最後由 poor.student 於 2017-7-25 11:09 PM 編輯 [/i]]

poor.student 2017-7-21 02:49 PM

[img]http://whatscap.ristury.com/java/WhatsCAP/apis/web/viaphoto2/71324/1705763[/img]
#003 未夠資格
我的小學不少教師都極變態,其他變態教師事蹟將一一講述。今次,就講下變態首領-地中海李校長。

李校長體形瘦削,個子不高,戴眼鏡,永遠都會穿著整套的恤衫西褲,最不會忘記的當然是他頭頂的地中海,似有還無,總想用旁邊的頭髮將之覆蓋,幸好他除了頭頂較禿,四周髮量都算正常,所以都是他低下頭時才較易發現他的地中海。

大約小五小六時,我與幾個同學一起參加了學校的足球隊。那時因為是下午校的關係,足球練習一般都安排在早上的時候,大約十時至十一時多,練習完後一眾同學便會去買飯回學校吃。

那時學校設施還是相對缺乏,我們一眾同學一般都只能買了飯盒,然後在學校操場旁的花槽(的確是花槽)或蹲或倚地吃飯,沒有一個位置可以好好坐下吃飯的。

直到某時期,學校開始在露天操場上加添了幾套桌椅,中間還有大太陽傘擋太陽的那種。有一次練習完後,我們照常在花槽旁邊吃飯,這時有老師(好像是主任)見到我們,便好心對我們說:「做咩係呢度食咁慘呀?傻既,去出面啲桌椅坐係度食呀嘛!」

我地幾個同學當真是喜出望外,連忙問:「真係可以?」因為大熱天下,還要蹲在花槽吃飯,都是一件頗勞累的事,若然可以坐下舒服吃飯當然是十分高興。

老師:「係呀!去果度食啦!可以坐低食。」

我地幾個小朋友就拿著飯盒興高采烈地去太陽傘下的桌椅食飯。

然而,當食左一半的時候,忽然傳來一把嚴厲的聲音:「邊個比你地坐係度食架?」

我地嚇了一跳,循聲音方向望去,正是地中海李校長。

「乜乜老師比我地坐係度食架!」有一個同學仔較為大膽即刻出聲。

「總之我話你地唔可以係度食野!記住!以後唔好坐係呢度食野!走!」地中海李校長說。

我地幾個就像進入了甚麼禁地似的,被校長趕走了,急忙拿著飯盒,回到花槽邊或蹲或坐地吃著。

後記:此學校為沙田區基督教學校,辦學宗旨是所謂甚麼基督精神全人關懷,但學生連坐下吃飯的權利也沒有,像狗一樣被趕走。

[[i] 本帖最後由 poor.student 於 2017-7-25 11:10 PM 編輯 [/i]]

poor.student 2017-7-25 11:11 PM

[img]http://whatscap.ristury.com/java/WhatsCAP/apis/web/viaphoto2/20116/4527726[/img]
《出聲定唔出聲?》
今集繼續講埋地中海-李校長的惡行先。
話說有一日上美勞堂(而家就叫視藝堂/美術堂,以前仲叫緊美勞堂)。美術Miss教我地整勞作之前,手上已經有一個製成品向我地展示一下,指導下我們大概怎樣做,以及作品完成後的模樣。

實際製作甚麼,已不記得,但記得Miss手上的作品是長方形的紙品,大概是在紙上畫一些或貼上一些圖案,然後利用面層的一張紙將之覆蓋,而顯示或隱藏部分的畫面,以達到不同效果。
Miss在示範時,叫我們猜猜覆蓋的內裡是甚麼東西,甚麼圖案。那我們這些小孩子,當然想探個究竟,屁股很自然離開了座位,探身左看看右看看。
突然,如雷貫耳的一聲從班房外傳來。
「你做咩野呀!」
轉眼一望,原來是地中海-李校長!
當時一刻碰巧只有我還站起來,其他同學都已坐下,而且他正以凌厲眼神瞪住我,所以不用多想,也知道他喝罵的是我。
「無呀,我想睇下Miss果份野咋嘛!」我誠實回答,覺得有好奇心想看一看一份作品,是無傷大雅的事情。
怎料,校長的心思是異於常人,無法猜度的,他馬上更加憤怒,怒吼著:「你仲講! 咁鍾意講?跟我出黎!」
這當然是出人意料的後果,但我也不感到怎麼害怕,因為我覺得自己也沒有做甚麼錯事,「哦」了一聲便跟他出去。
「跟我黎!」地中海-李校長指示我。
我跟著他一直走,原來他帶我到校長室門外。
「你同我係度罰企!諗下自己有咩錯!」說罷,地中海-李校長便走開了。
大概過了十分鐘,校長回來了,問我:「知唔知自己錯咩!」
我確實不知道自己錯了甚麼,但不想再罰企,便循他的心意估計一下,說:「我唔應該出左位,應該坐定定。」
我以為已經講出了全部,但原來還有其他。
「唔止!以後我講野,你唔洗應我!知唔知!」地中海-李校長怒說。
哇,當時我心想,這會是再一次的世紀陷阱嗎?「你講野,我唔洗應你?咁而家呢?而家你問我知唔知,我應定唔應你好?」
我內心猶豫了數秒,只望著他,默不作聲。他當我愚蠢,聽不入耳,再問:「知唔知!」
我可以肯定他今次不是整蠱我,只是他連自己在說甚麼也不知道。
於是便爽快地應了一聲:「知!」
果然,他立即便將我「釋放」,叫我回到課室繼續上堂。
後記:以為校長只處理高級或重大事情,原來校長是非常有閒情逸致事無大小都帶到校長室,令我大開眼界。

poor.student 2017-7-25 11:12 PM

[img]http://whatscap.ristury.com/java/WhatsCAP/apis/web/viaphoto2/120771/7810087[/img]
《武打天王》
講完最高邪惡領導李校長,然後就不得不提他的頭馬,學校第一打手,自比劉德華的張德華訓導主任(呢條人渣中的人渣,必須開全名以警傚尤)。
張德華主任,是學校裡實權僅次校長的人。為甚麼是他而不是副校呢?因為他有真正「生殺大權」,他不但身高一米八以上,他最強的拿手絕活,就是各式武藝,拳、掌、揪、打,無一不精,不少學生都曾成為他練靶的對象。

那時我是念下午校的,但每隔一星期便有一次「長週」,即星期六也要上早上的半天堂。平日習慣下午校的生活,到唯一要早起的星期六時,當時二年級的我常常賴床而遲到罰企。
遲到罰企,沒有甚麼大不了,絕對是應該的。但張德華主任似乎對任何微小的錯過都不能容忍。記得有一次星期六早上遲到,他先是大聲喝罵,然後忽然緊揪我的衣領,將我整個人揪離了地:「以後敢唔敢遲到!」誰人都只會說不敢,其實哪用問呢?
當時還是冬天,穿著冬季校服,衣領上結著一條領帶。但這樣一揪,領帶都走樣變形了,當時二年級的我不懂打領帶,結果當天就繫著一條變得不成形狀的領帶直到放學。
可能我不算頑劣的壞學校,原來張德華主任對我已是手下留情了!因為後來我偶爾也會看到他用力拍打學生頭部,甚至掌摑學生的時刻!可見他對我已經十分仁慈。
張德華主任除了外家功夫了得,內功也著實強勁,罵人之聲震耳欲聾,即使他沒有打你,光是罵你,你也可能吃不消呢!
記得有一次,一位低年級的小妹妹,大概猜她是二三年級吧,個子小小,十分膽怯的模樣。
有一天中午集會時,張主任正在台上講話,而學校當時的情況時,如果拾到甚麼無人認領的物件,是會放到台上待人認領的。而當時小妹妹想認領回台上的水樽,小妹妹在台下:「張主任,我想拎番個水樽呀。」
張主任無視她,繼續說自己的話。小妹妹如是者重覆了三四次,然後張主任終於正視她,但並不是讓他領回水樽,而是當全校所有老師學生的面前,以震耳欲聾的聲音喝罵:「你見唔見到我講緊野!仲係度騷擾我!!!下刪三百字」
為人師表,即使學生犯錯,不是應循循善誘嗎?小妹妹可能不懂注重場合,但小小年紀也十分正常,可以趁機教育一下,但張主任一開口便如此喝罵,可能這小妹妹以後對說話也有恐懼了。
在我讀小一之前,直到小六畢業,張德華主任一直也在學校任職,當時我與我的同學小小年紀也目睹如此種種暴行,其他老師有可能不知道嗎?校長有可能不知道嗎?
其他老師可能做不了甚麼,責無旁貸的必是李校長。然而張德華多年得以橫行無忌,唯一合理的可能,是受到校長的包庇。

poor.student 2017-8-1 09:14 AM

poor.student 2017-8-10 07:25 PM

UPUP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慘烈學生週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