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诗词:悲惨世界

全面否定 2017-6-15 09:55 AM

诗词:悲惨世界

(上)
没见过光明
不能真正懂得黑暗
把烛光
当作黑的比较
因此
黑也就不那么黑了
仅一点点
我愤然在见过太阳后的焦虑
什么时候
才有黑夜渐散的伟大黎明?

歌声
从不停歇
魔鬼的歌声唱在黑夜
人类的歌声憧憬黎明
世界并不因赞词而的确美好
关键是谁在唱?

闪电
虽能够划破长空
但无法切分天地
呐喊
虽能够引起犬吠
但无法唤醒酣睡
不在沉睡中醒来
就在沉睡中死去
莎士比亚说: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个问题!

现在
我怀疑破晓真能够到来?
因为世界的光
是以蒙昧为关闭
它关闭阳光和温暖
封冻智慧
把社会和自己
留在永无黎明的夜
用烛光照亮你我
烛光以外
依旧是让人恐惧的黑
人变成趋光动物
政治高举火把说
光在我这里
于是
大众都飞蛾扑火

没见过天堂的人
不能真正知晓地狱
地狱中人
往把地狱相对于地狱叫天堂
故社会地位重要
居他人头上
以为是生命真谛
形成世界不忍直视的相互践踏
是悲惨世界原因
岂知
天堂在地狱的反方向上
如果人类知识向左
则天堂向右
如果人类知识向右
则天堂向左
总之
天堂不与地狱为伍
傻子说
天堂是人死后才能去到的地方
我说
你有智商
但无智慧

世界上
最容易走入绝境的人
是女人
在被断绝所有路下
男人可以成为强盗
女人唯能成为妓女
然而
强盗的事业顶峰是成就王位
被人跪拜
赞美
妓女的事业顶峰是生命消失
被人诅咒
践踏
同是生命“失格”
但唯男人能够将下贱染色成高贵
并高贵光鲜得让世界眩目
仿佛是阿波罗神
来世界传播光明
这是一个用力量划分等级并由最高等级制定规则的世界
世界在规划中
像人走入戏院阶梯而各自走入社会等级
肃静
生命乐章响起
虎进虎园
虎管虎
羊进羊圈
羊管羊
虎吃羊肉羊吃草
贡献生命是道德
国王忙于巡游
将军忙于养羊
学者忙于建制
大众忙于接受嘉奖
这是多么祥和的世界
春和景明
世界华章
不容破坏
但实质是悲惨世界
黑暗无比
标注世界文化是暴力性等级文化
按力量递减递次欺压
大国欺压小国
小国欺压小国
强者欺压弱者
弱者欺压弱者
富人欺压穷人
穷人欺压穷人
男人欺压女人
女人欺压女人
弱之所以欺弱
是为发泄压抑
暗示自己强大
掩盖自己软弱
意淫自己坚刚
如《悲惨世界》中述
像橄榄球运动
被压在最下的人
要承受全部上面人的层层重量
并越向上越轻
故人喜上厌下
形成攀爬动力
目的是当别人在地狱时
我自在天堂
但可恶的是
最上面的人说
我们在追求平等
最下面的人
即便喘不上气来
也信以为真
相信明天会好
关键是
你有明天吗?
荒唐、愚昧、可笑、可悲
民族暴力
国家暴力
制度暴力
法律暴力
知识暴力
文化暴力
经济暴力
构成社会阶梯状剥削和绑架
但所有暴力的天然合法性何在?
能否经得住我哲学的半小时拷问?
道德依据的是什么?
难道仅是伦理?
甚至伦常?!

何为政治?
政治是
跟我走
有肉吃
不跟我走
挨大棒
以此作为恐吓
经济深谙个中力量
顺我者昌
逆我者亡
不顺我就断口粮
卡住大众喉咙
让人窒息恐慌
仿佛世界是由他们创造
他们是上帝
上帝给人空气
要求感恩
他们是魔鬼
魔鬼让人惧怕
要求跪拜
大众从此唯唯诺诺
任由剥削
并同时助纣为虐
为虎作伥
造就无上帝王
这是十分奇怪的生物现象
少能制多
一人是王
用什么诠释金字塔现象
愚昧
帝王术:
采木作柄
伐木仓仓

大众总是浅薄的
知识浅薄
罪恶也同样浅薄
饥促偷盗
欲促夺抢
女娼男盗
衬托了高贵者的高贵
给高贵者的法律大棒予口实
于是大众觉醒
社会需要法律
人民需要教育
继而
人民纳税
人民买枪
人民颤抖

高贵者总是高深的
知识高深
罪恶也同样高深
不显山露水
但排山倒海
把人类推向极恶
谱成历史
得学者颂扬
提问
是英雄创造历史?
还是人民创造历史?
英雄认为是英雄
人民认为是人民
历史不假
但都是罪恶

全面否定 2017-6-15 09:56 AM

(下)

弱者不是用来同情的
应压制强者
强者不强
弱者自然不弱
贫穷不是用来慈善的
应打击财富
富者不富
贫富自然均等
社会财富是一个恒量
多占必造成少有
这是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算术
用屁股都能想明白
因此
世界没有创造财富一说
只有剥夺财富一举
不剥夺当代人
就剥夺未来人
谁给的权利?
什么叫勤奋?
是勤奋工作?
还是勤奋剥夺?
用财富证明你是上帝选民
是对上帝的侮辱
如果上帝这样做
上帝都会下地狱

人的最深痛苦
不是失去亲人
是对世界撕心裂肺的绝望
我祈愿每个人走入绝望
也祈愿每个人远离绝望
这是矛盾心态
爱与恨交织
很难忘记芳汀于弥留之际的看冉·阿让眼神
眼睛中饱含泪水
泪水中饱含绝望
绝望中满含痛苦
像孤儿
乞求任何微不足道的怜悯
撒手人寰之际
我为芳汀高兴
因为离开悲惨世界
就是进入天堂

尚未理解《悲惨世界》之前
我未理解宗教的崇高和伟大
更未理解上帝存在
反复琢磨上帝样子?
祂存在于何处?
最终
冉·阿让
让我懂得了
上帝是人格和神格不同
神格超越人格
是人格无法企及
有高山仰止高度
高于所有政治
高于所有教化
高于所有施善
高于一切音乐
高于一切语音
无可表达
人的一切高贵在他面前都相形见拙
丑陋不堪
毫无自吹自擂的必要
都洗洗睡吧!


借助天空

借助海洋

借助陆地
世界借助平等
不借助制度
不借助法律
不借助政治
不借助道德
不借助独裁
不借助学者
如此
天下自得太平
民众自得安康
哪需政治操心
你们太高估自己了
以知识偏狭和人格无法担保的私欲
制度是偏斜的
法律是偏斜的
道德是偏斜的
学者是偏斜的
当社会大厦存在着必然的偏斜度
法律和道德作为是社会制度的维护
定必然成为是对社会大厦倾斜度的维护
当社会大厦达到倾斜度支撑的最高高度
社会大厦必倒
规律是:
越法律
越死亡
越加快发展
越加速毁灭
这是物理学必然
初中生都会
哪需社会学家殚精竭虑地研究?
不过是自我娱乐罢了
所以
我们看到
在丧失平等下
故《悲惨世界》的社会之船是倾斜的
是因为不平
所以倾斜
如鹰丧失天空
如船丧失海水
如车丧失陆地
在丧失平等下
悲惨世界的社会之船是丧失托举而只能被拖拽着前行
它拖出压迫
拖出剥削
拖出仇恨
拖烂社会之船
拖出革命
你可以强迫冉·阿让去肩扛你已经断裂落地的社会旗帜
但保不住冉·阿让会将旗杆再狠狠落下
加剧旗帜厌恶
加剧社会分裂
加剧人间惨剧
好黑暗的世界

世界
很难产生真正的正直
因为
真正的正直是以“正知”为基础
不偏袒
处世界问题根源
不现象
既不现象
所以
正直的真善也就不借助现象端施善而无从显现了
显得不善

基础于正直的不善是大善
如老子所言的“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那天地不仁
是天地大仁、大慈、大悲、大怀之举
造就天地间万物苍生
出自平等
无仁义礼智信的纠缠与喧嚣
平静
但不平凡
世间的仁义礼智信以及善恶标准等等
谁能达到行为要求的必须正直?
既不正直
所以
世界那凭借仁义礼智信道德以及法律的一切善行
就失去正直了
既失去正直
就失去正当
既失去正当
就失去正确
既失去正确
就失去善良
既失去善良
就走向邪恶
故世界演绎罪恶
故世界充满痛苦
故世界悲惨世界
《悲惨世界》中
我不悲痛冉·阿让出狱后的生命艰辛
毕竟他是男的
大不了把自己的小偷身份升级为强盗
我悲痛大众甚至孩童对·阿让凭借“正确观念”行使错误
使世界坚守黑暗和沉沦
直到把世界和自己都拖入死亡
把好人逼成坏人
把坏人逼成更坏
成为政治帮凶
于此
非正直观念下
人人都是暴君
人人都是罪犯
人人都是受害者
人人都是加害者
在民众不值得上帝怜悯的同时
社会精英的悲惨未来亦同样不会得到上帝怜悯
都恪守错误观念
坚守黑暗制度
魔鬼在笑
世界在哭
哭声笑声
笑声哭声
此起彼伏
言“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
上帝仅仅一个小睡
世界已堕落无光
真有《圣经》中言
人人有罪

悲惨世界
没有任何值得颂杨的
世界
追逐对抗
社会
追逐分裂
政治
追逐腐败
经济
追逐崩溃
文化
追逐堕落
制度
追逐失望
法律
追逐倾斜
道德
追逐虚伪
不是演员
甚似演员
政客
忙于打牌
学者
忙于服务
民众
忙于观战
小孩
忙于学习
朝鲜拿出三张K说我炸
美国捧出三张A说我管
俄罗斯摔出三张2说我2
你出炸弹
我出氢弹
好不热闹
“ISIS”不甘寂寞
用机枪突突
掀翻世界牌局
惹得世界精英好不心烦
视为痞子
不为正统
激众人愤怒喊打
想想
这世界还有什么值得颂扬?
唯剩下爱情
但爱情已堕落为性

世界
需要正能量

什么是正能量?
汽车失控驶向人群
是正能量支持还是负能量支持?
请物理学作解释
社会失控时需要正能量还是负能量
请社会学作解释
什么是正?
人类该走向何方?

没见过光明
不能真正懂得太阳
那自由之光和生命之光
本是来自自然而不来自人类的
性质是发端太阳而不发端火炬
什么时候
人类不再崇拜火炬了
人类就能得到拯救了
应将火炬埋葬而崇拜太阳
追逐自然
才是追逐阳光  
   
                                   
                                                 2017年6月14号
                                                      
                                                     作者:非歌

raetlyo 2017-7-13 03:19 PM

夜,沒有星光,一片漆黑,在黑暗中,可能有一個站著的天使展開著雙翅,在等待著這個靈魂。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诗词:悲惨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