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神聖的鳥人

紫色小花 2017-2-8 03:17 PM

神聖的鳥人

奧倫果刻有鳥人形象的岩石。

奧倫果(Orongo)位於復活節島西南端,當地靠近拉諾考火山口邊緣處,有四個尺寸相同的小型地洞分布在岩床之上,一旁就是一座大型祭壇。一直以來,奧倫果便是以重要的祭祀中心聞名,因此這些地洞也受到了在一九五五年至五六年間,前來此處的挪威考古探險隊注意。經過隊中的佛登博士(Dr. Edwin Ferdon)在分至時令的仔細觀察後,他的結論是:「這四個地洞的組合,絕對是一種用來觀測太陽的設計。」

奧倫果當地也有一座型態罕見,由玄武岩雕成的摩艾像,於一八六八年移往大英博物館存放。在一邊是陡峭絕壁,一邊是長滿蘆葦的拉諾考火山口之間,只有五十四間厚重牆壁是以水平排列石板砌成及圓頂天花板的橢圓形房子。

此地每年九月會舉辦「鳥人」競賽儀式,也就是在南半球的春分時節月份。我們對這項奇特儀式的由來一無所知。比賽方式是去尋找燕鷗蛋,特別是當季下在產地的第一顆,產地在距奧倫果西南岸不到一英里處的摩圖奴(Moto-Nui)小島上。比賽由崇高的贊助者參與,他們被稱為「鳥的僕人」(hopu manu),主持比賽的則是保有「朗果朗果」木板的長老們。在長老的一聲令下,「鳥的僕人」沿著奧倫果的絕壁攀岩而下,再划著一種由蘆葦編成,名為波拉(pora)的小船前往摩圖奴島。第一位取得燕鷗蛋並返回者會被授予「東加圖摩」(Tangatu-Mau)的封號,意即「神聖的鳥人」。冠軍者在往後一年當中都會受到崇高的待遇,並在剃光的頭頂上塗滿紅色,同時也會在奧倫果的岩石上雕刻一個奇特的鳥頭長喙人形,以作為他的代表。
「摩奴特拉」(manu-tera)是復活節島對燕鷗的稱呼,意為「太陽鳥」。雖然沒有證據,但我們認為這些燕鷗蛋可能就是太陽的象徵物,如同古埃及以獵鷹和鳳凰象徵太陽一樣。鳳凰在古埃及被稱為「貝努」(Bennu),與太陽城和金字塔形的「本本石」有所關聯,尤其著名的是牠所產下的蛋:

當結束時刻來臨,鳳凰會建造一個充滿芳香之氣的巢,然後將之焚燒殆盡。在蛋中塗滿父親骨灰的新生鳳凰,自灰燼中破蛋而出,並朝太陽城飛去,在太陽神「拉」的神殿上撒下這些灰燼。

復活節島的鳥人儀式也有可能是在表達相同的理念。史學家賈拉何伊(R.A.Jairazbhoy)曾說道:

若有人想舉出前例,第一個會想到的便是埃及的太陽神之蛋(宇宙之蛋)。《亡靈書》當中提到,這顆蛋是由鳳凰產下,並由死去鳳凰之靈負責守衛。這一點在〈統管陰間水界〉一章中有明確揭示。搭蘆葦船渡海取蛋,讓人聯想到古埃及太陽神拉乘坐蘆葦船來到地平線上。

儘管為其他史學家忽視,賈拉何伊的這項說法仍極富知性:幾乎所有與鳥人儀式有關的內容都可解釋成對遠古「太陽神之蛋」的追求,太陽鳥(manu-tera)就是太陽神的象徵。特別有趣的是,復活節島所稱的蘆葦船「波拉」,字面意思其實就是「太陽的蘆葦船」。賈拉何伊正確地指出,古埃及《亡靈書》有時會將蘆葦船描述成太陽運行天際的工具。在更古老的「金字塔經文」也出現過相同概念,當中寫道:「天空中的蘆葦船隨時為太陽神準備著,好讓祂乘坐以穿越地平線……」

我們認為古埃及太陽神穿越天空所乘坐的蘆葦船,和復活節島「鳥的僕人」前去摩圖奴島,以取回太陽鳥的宇宙蛋所乘坐的蘆葦船並無不同。除此之外,在岩石上所刻下的圓錐形蘆葦船圖案,考古學家認為「和最早期航行於尼羅河及三角洲沼澤上的一樣」,與二十世紀仍在努比亞及埃及中部使用的蘆葦船並無不同。唯一不同的只有兩地所使用的蘆葦品種(復活節島使用香蒲草﹝totora reeds﹞,埃及則使用紙草蘆葦﹝papyrus reeds﹞)。

我們站在奧倫果絕壁和拉諾考火山口之間,不禁懷疑在這一大片歷史謎團中,復活節島的詭異文化,像是鳥人儀式、祭壇、摩艾等,是否和埃及「金字塔經文」中所描述「對永生的追求」,以及和象徵太陽神與死靈藉以穿越地平線的「天際蘆葦船」之間有所關聯?如同我們在本書第二部看到的,一種至高無上的知識是追尋永生的要件,所以復活節島的「神聖的鳥人」被授予「東加圖摩」(聖鳥的學者)的頭銜,應該就不是巧合。

古埃及宗教十分看重的「索斯神」——有智慧的鳥頭人身神明,長嘴,朱鷺頭。祂是知識之神及星星的計數者。在《亡靈書》中如此寫道:

吾乃索斯,專事文字解釋的法律之神,雙手清白,所寫必真,憎惡虛假。吾乃索斯,魔力貫穿數百萬年,天上地下冥府皆受吾指引,太陽子民皆受吾滋養。

「金字塔經文」第六六九段有關允諾國王來生的經文,也許和復活節島的「鳥與蛋」象徵意義有關:「你在索斯神的巢內重生……看啊,國王就在那裡;看啊,國王正在蛋中成形;看啊,國王已破蛋而出。」

約在下午六點,我們見到一座彩虹橫跨在拉諾考火山口上方,至六點十五分逐漸消失,六點四十分太陽已完全降至地平線下方。西方天空呈現出柔和的橘色。前方的摩圖奴島正上方出現一道異象,一條好似臍帶的暴風在雲層和海面之間產生。我們很難確定所看到的景氣是暴風還是雲正在成形,看起來彷彿是雲將海面的水氣向上吸,一道濃黑的烏雲挾帶水氣直向陸地而來,雲層被海洋的水氣所滋潤,海洋也被雲層的水氣所滋潤。

此情景讓我們見識到這座孤島的神祕力量,感受到它絕對的孤寂。在荒涼無邊勝過任何沙漠的太平洋上,復活節島身置其中,以它的雙眼凝望著天上繁星,如同它的古名「馬塔齊特拉尼」。

馬塔(Mata)在當地語言為「眼睛」之意。此字有玄妙的雙重意義,在發音上極近似古埃及的「瑪特」(maat)一字——「真實」、「誠實」、「正直」、「正確」、「真心」等,亦有「正義」、「平衡」及「宇宙和諧」之意。此字的化身即為瑪特女神(Maat),「真實羽翼」是祂的象徵,在《亡靈書》中決定死靈永恆命運的審判場景中,瑪特女神扮演著十分重要的角色。

古埃及文中的「瑪特」還有另外一個意思。根據布奇爵士(Sir E.A.Wallis Budge)的權威著作《象形文辭典》(Hieroglyphic Dictionary)所解釋,「瑪特」代表「眼睛」、「視界」、「眼界」、「所見之物」、「動人場面」及「眼力」等。在《亡靈書》中也常出現「瑪特拉」(maat Ra, 太陽神之眼)一詞。

如果我們將「馬塔齊特拉尼」中的「齊特」(仰望)拿掉,剩下的「馬塔拉尼」(Mata Rani)一字,在復活節島和其他玻里尼西亞語中代表「天堂之眼」。「馬塔拉尼」無論在發音或語意上,都極為接近古埃及文的「瑪特拉」(maat Ra)——太陽之眼。尤其這兩個字都是以天空及天體為主要焦點,換句話說,它們都具有天文性質。

kentarita 2017-11-13 09:46 PM

精彩:smile_o12:

圖魔 2017-11-27 03:18 PM

有排睇,謝謝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神聖的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