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评论:“禁书遇冷”后的香港出版业

寒秋 2016-7-25 03:32 PM

评论:“禁书遇冷”后的香港出版业

书展开锣首日,“禁书遇冷”引来了部分港媒的关注。有报导指出“铜锣湾书店多人失踪事件余波未了,连带一年一度书展出版的书籍疑受影响。场内涉及内地政治的书籍几乎绝迹,有书商指出版、印刷、发行等均不敢出书,避免有关方面日后收集读者名单。”

更有消息称“同往年不同,香港出版业一年来经历的一系列事件的影响还没有过去,书展气氛有些沉重,不少主流书商事先都将敏感书籍下架,还有的书商已经移民海外”。

本届香港书展似乎呈现了一种“死气沉沉”的气氛。可事实呢?根据法广消息,本届书展有640家参展商出席,相较2015年增加了9%,而文化活动也高达360多场。主办单位香港贸发局也表示,“希望今年书展可以吸引超过百万人次”。

可见,所谓的“禁书遇冷”并未对香港书展产生任何的影响,书展本身不仅依旧火热,除去“禁书”后甚至还更令人期待了。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由于港媒和西方媒体的有意聚焦,使得“禁书”一度成为了香港​​出版界的“标签”,一度让读者认为“禁书”就是香港出版界的一切。

但随着铜锣湾书店事件后,“底线思维”在香港社会的初步建立,使得越来越多读者开始回归到“读书”的本真,也就是对知识的渴求,而非对谎言、谣言的迷恋。不仅如此,从长远来说,这种“底线”的建立对香港出版业其实是非常有好处的。毕竟,大陆越来越开放的市场终究是香港出版业得以繁荣壮大的最实在的依托。

随着“禁书”这类违背大陆法律的部分被从香港出版业“机体”上有效地清除,逐步规范了“整体”定将能引来大陆市场更加温暖的拥抱,它将为香港多元化的书籍提供世界上最大、最具需求、最有潜力的销售市场。对于绝大多数的出版商来说,这无异于重大利好消息,一旦紧密关系形成,没有人敢否定“大陆市场”作为成就香港出版业走向新巅峰道路上最有力支撑的角色。

铜锣湾书店案已告一段落,随着各类信息越曝越多,真相也越来越清晰,不同人群亦会有自己的判断。虽有媒体仍想利用各种话题对它进行捆绑式的炒作,但根据传播规律,这类行为终难再引读者聚焦。

随着尊重“法治”的回归,相信越来越多的港人,尤其是出版商会明白,只要尊重“法治”,只要遵守大陆法律,大陆对于香港出版业必定会是更开放和欢迎的。在“法治”底线之上的大陆市场很大很广,利润很足,足够支持一个,甚至十个香港出版业的繁荣。

但“底线”之下的大陆市场不仅很小很窄,风险还很大。若有人想要以破坏“法治”底线为手段来盈利,想要通过销售、出版意在煽动危害国家安全、影响社会政权稳定的书籍来达成不法目的的话,那合理运用法律让“违法者”付出应有的代价,则是“法治”赋予大陆方面无可置疑的合理手段及合法权力。 “底线”上下,取舍之间,彰显智慧。这归根结底是书商对法律的选择,对市场的选择,对智慧的选择。

寒秋 2016-7-25 03:37 PM

單仁平:香港書展的"變與不變"都令人高興

第27屆香港書展20日開幕,年度主題聚焦武俠文學。由于這是銅鑼灣書店事件之後的第一次香港書展,政治八卦書籍的參展情況備受輿論關注。據外媒報道,一方面一些香港書商表示面對北京“拒絕退縮”,不少在內地當屬“禁書”的書籍仍能看到;另一方面完全胡編亂造的政治八卦書籍還是明顯減少了,外媒認爲這與銅鑼灣書店事件“有關”。         香港“政治禁書”主要面向內地人出售,來自書展上的消息說,今年書展上仍能看到一些內地人,但真正掏錢買那些“禁書”的人也少多了。有外媒分析說,銅鑼灣事件也讓內地人對帶那些書回去違法有了更多擔心。                             
    說實話,去香港書展,如果如同去了內地某個書展,那裏突出展賣的是內地“主旋律”圖書,那麽連內地人恐怕都會失望。香港畢竟是“一國兩制”中的另一制,它保持自己的意識形態和文化特色,這是絕大多數內地人希望看到的。              從報道裏看到有的書商表示“不退縮”,盡管可能有些作秀,但我們還是覺得這“挺香港的”。香港是一個具有高度自由特性的社會,有自己的法制體系,那裏出版業不同于內地的自由度受法律保護,這些在過去沒有問題,將來也不應成爲問題。                 
 但是卷入銅鑼灣書店事件的那些書商所做的事情跨越了香港地界,直接危害了內地安全,他們進入了內地法律必須予以管轄的領域。盡管對那件事一些香港人存有爭議,陸港社會形成完全共識仍需時間,但香港書市已經開始自行反應,人們認識那件事的後續材料將一點點積累。             
香港書市首先是市場,所有出版商都會重視銷售利益。政治八卦書籍曾是香港書展的特色之一,但它嚴重依賴向內地銷售,總市場規模不大,成不了香港書展的重頭戲。現在它似有退潮之勢,這對香港書市或許不是壞事。            世界大的書展沒有一個是主打政治牌的。著名的法蘭克福書展雖然也會不時搞點政治和意識形態插曲,但它的真正旗幟永遠都是文化。香港書市不可能長期充當向內地銷售七拼八湊有害國家安全書籍的大本營,相關渠道內地一定會采取行動堵的,無論香港書商們願意不願意,這都是勢之所然。 在開拓內地圖書市場方面,香港書商們應當展示不僅獨特、而且更富建設性的姿態。香港畢竟在制度上與內地不同,有條件成爲西方與中國大陸之間的文化橋梁。這裏有巨大空間,包括利益空間。香港書商們應當打一些更漂亮的“擦邊球”,成爲開拓內地人視野無可取代的窗口和渠道。他們不應走政治八卦書籍的邪門歪道。    “一國兩制”是世界性新事物,它寫在了《基本法》上,但對它的落實注定是人類國家治理史上前所未有的實踐長卷。內地社會真誠希望“一國兩制”成功,我們對香港也充滿善意,非常不希望香港在回歸的途中失去昔日的繁榮和特色。現在有一些力量總是試圖引導香港社會誤讀內地和中央的對港態度,這樣的誤讀也在一定範圍內的確發生了,這是個重大問題。   “一國兩制”應當是兩種制度盡最大努力互相包容、尊重,在如此不尋常的國家治理實踐中,發生一些摩擦在所難免。希望廣大港人既致力于維護香港利益,也能站到國家的整體高度上看待相關摩擦,那樣的話,香港社會的訴求將會更有方向感,也更契合這個時代。

jiangwenhua 2016-7-26 03:22 PM

铜锣湾书店案已告一段落,随着各类信息越曝越多,真相也越来越清晰,不同人群亦会有自己的判断。虽有媒体仍想利用各种话题对它进行捆绑式的炒作,但根据传播规律,这类行为终难再引读者聚焦。随着尊重“法治”的回归,相信越来越多的港人,尤其是出版商会明白,只要尊重“法治”,只要遵守大陆法律,大陆对于香港出版业必定会是更开放和欢迎的。在“法治”底线之上的大陆市场很大很广,利润很足,足够支持一个,甚至十个香港出版业的繁荣。

sworff 2016-7-28 08:38 AM

"“底线思维”在香港社会的初步建立,使得越来越多读者开始回归到“读书”的本真,也就是对知识的渴求,而非对谎言、谣言的迷恋。"真正的讀書人更偏終於高質量書所帶來的知識的重量,而非是喜歡低質八卦。

jiangwenhua 2016-7-31 03:48 PM

可见,所谓的“禁书遇冷”并未对香港书展产生任何的影响,书展本身不仅依旧火热,除去“禁书”后甚至还更令人期待了。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由于港媒和西方媒体的有意聚焦,使得“禁书”一度成为了香港出版界的“标签”,一度让读者认为“禁书”就是香港出版界的一切。但随着铜锣湾书店事件后,“底线思维”在香港社会的初步建立,使得越来越多读者开始回归到“读书”的本真,也就是对知识的渴求,而非对谎言、谣言的迷恋。不仅如此,从长远来说,这种“底线”的建立对香港出版业其实是非常有好处的。毕竟,大陆越来越开放的市场终究是香港出版业得以繁荣壮大的最实在的依托。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评论:“禁书遇冷”后的香港出版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