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過渡也可以是主秀 (轉)

cabane 2013-12-15 01:30 AM

過渡也可以是主秀 (轉)

(文/廖和敏;摘錄自「開心一念間」)

吃不吃甘蔗節?

有人視甘蔗節為通往下一段甜肉的障礙,多餘部份咬掉即可;有人則相反,視硬硬節和軟軟的甜肉一樣,都是值得細細咀嚼的部份。人生也有不少節,在已逝去感情和有緣人還未出現中間的空白;在剛結束的企劃案和尚未展開企劃案中間的空檔,這些空白和空檔就像甘蔗節,有人細嚼,有人咬掉。

吃掉或丟掉反映出不同的人生觀。咬掉節的人視這些空白是人生主戲的「過渡」,草草渡過即可,節也照樣嚼得津津有味的人,視過渡和主戲一樣重要都是人生的一個「階段」,也用心度過。

不論時間長短,每個「過渡」都值得好好過

過渡不為主戲服務,跑龍套的可能抓住觀眾的更多注意,角色的深刻與否不在於出場的時間長短,而在演員的用心程度。

有人視上下班的路程是一種惱人的浪費時間的過渡,最好住在辦公室附近,再不然能用最快捷的方式到達辦公地點;有人恰恰相反,把上下班的路程看成「郊遊」,每天搭不同交通工具,走不同路線,在不同屬性社區裡穿梭,藉以和不同社區互動,以便更了解居住的城市。把上下班路程看成和上班是同等重要的主戲,用愉悅的心境面對,甚至帶著好玩的心裡策畫一番,生活趣味油然而生。

不少人把婚前的單身歲月看成人生過渡期,總覺得眼前都是暫時的,不想這個暫時一耗就是五年甚至十年,捨不得好好佈置住處,不敢買好傢具、好音響、成套的碗盤,為的是一切要等到結婚後再從長計議,這種過場心態,浪費的豈只是居住品質,還有這段寶貴的人生啊!

何妨把婚姻大駕光臨前的難得自由「階段」期,依自己的經濟能力佈置一個溫馨的住處,照自己的想法過日子,依自己的步伐前進,如果有緣人來相會了,再應變規劃新人生也不遲。

有人把帶孩子視為過渡期,一切計劃都要等到孩子大了再說,結一晃十年十五年,孩子是大了,但是當初的壯志不知埋葬何處了。要不就把養孩子看成是一場人生主秀,真心誠意的投入和收穫,要不就練著兼顧自己的興趣和照顧孩子,不要當個不甘心的全職媽媽,把不能實踐自我的帳算到孩子的身上,對自己和孩子都不公平。

不論事件大小,「過渡」都值得好好把握

上下班每天都在發生,等當兵一輩子只有一次,待嫁(待娶)一生可能有一兩次,這些過渡的事件本身有大有小,發生頻率有多有寡,如果都平等看待,一樣重視,那真是「冒喜了」,試想如果把這些過渡都善加利用,加起來可是一筆可觀的時間進帳。

例如:每天坐公車上下班的小美,藉著坐車時間聽英語教學,結果英文能力一路升級,幾年下來,不但敢一個人出國自助遊,而且在辦公室更是同事間的英文小老師。開車的小莉也是個車上學習者,她在車上一定準備藝術課錄音帶,即便塞車,也不會覺得浪費時間而心浮氣躁,一年下來,成績可觀,她自修上完西洋和中國美術史。

建潔每回出國一定會隨身帶著筆記型電腦,候機時間大都用來寫稿,她視候機室是一個人的博物館,人來人往,特別有靈感,思路敏捷,每次都有豐富的收穫,兩年下來,她完成了三分之一本書。

過渡時期的過法不只是一種時間管理,更重要的是它反映出一種人生態度。

自然或意外發生的「過渡」都值得好好規劃

有時過渡自然發生,像是嫁娶之間,有的是迫降於此,例如失業,失戀;然而不管何種狀況,都是你的人生。不管是一天還是一年,都是從你生命帳戶裡提撥出來的,如果像是撿到一樣,隨手就扔了,那可就虧大了。

像是雲霞的公司周轉不靈,被迫離開,然而她並沒有虛擲時光,趁著還沒伯樂上門之前,就規劃了一個充實的失業假期,整修住處學習電腦,上山打禪七,出國旅遊,之後才開始信心滿滿的廣發戰帖,再向武林進軍。

子美是在毫無預警下,未婚夫宣告要解除婚約,有了一個感情過度期,沒有花太多時間自怨自艾,耽溺在受害者的負面情緒裡,更沒有閒著等待下一段戀情的來到,而是到各地去旅遊,一面療傷,一面藉著寫旅遊文章來開拓另一個人生面向。她認為枯候愛情的到來還不如主動拓展自己的人生,結果這段感情中空期開發了她的寫作潛力。

舊的使命已完成,新的任務還沒展開,過場正是無債一「心」輕的時候,也是一個「情緒無政府狀態」,正是可以重新訂定遊戲規則,出軌一下的大好時機。與其把心力放在枯候下一個開始何時到來,或是猜測下一個階段會如何,不如把心思放在如何化中空期為實心期。

從小處看,每天的上下班就是一種過渡;從中距離看,童年不過是到青年的過渡,而青年不過是到中年的過渡,繼續再把距離拉大,那麼人的一生不也就是一場過渡!從出生便有一個結局在等著,不管是活了十年或八十載,終要到達死亡終點,而這中間的活的過程也不過就是這兩個點之間的過場而已。

怎麼渡過二十分鐘的午休時間和如何過八十載的人生,不同的是時間長短,相同的則是過渡的態度,不同的態度製造出不同的人生結果。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過渡也可以是主秀 (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