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憤怒有正面力量

cabane 2013-12-12 02:59 PM

憤怒有正面力量

(文/許添盛;摘錄自《許醫師諮商現場》)

一般人通常對情緒充滿了誤解,尤其對「憤怒」這類負面情緒更是充滿了負面的看法。但是根據新時代大師賽斯的觀念,「情緒本身是沒有問題的」,其實你真的不該怪罪情緒本身,要就怪那帶來負面情緒的信念及思想。

我們今天就來看看憤怒吧!憤怒是內在靈魂帶給「有很深無力感人格」的禮物。我們來看看憤怒的畫面:也許心跳加強、血壓上升、血流加速、血糖增加、肌肉充滿張力,也許雙拳緊握、對空揮拳,也許想大聲咒罵、音量加大、音調拔升,似乎充滿了蓄勢待發的行動力。憤怒在生理學上的意義是加快代謝速度,額外增加體能及精力;憤怒對心理上的意義,是為人格灌注了力量感,一種行動上的強烈驅力。因此,不論在生理或心理上,憤怒都是力量感的展現。

意識心、情緒及思想是三個互相連結且不斷自我演化及平衡的要素。當意識心擁有很多自我說服及相信自己無能為力的信念時,外在環境便成了觸發的因子。一旦外界發生了令意識心不滿、不符合意識心期待的事時,意識心內在的情緒便逐漸轉成強大的憤怒能量,這便是一個相當關鍵的時刻。憤怒的本意是要帶給意識心力量,讓意識心掃除無力、沮喪及憂鬱的情緒,讓意識心重新感到自己是有力的,而且是可以採取有力的行動去改善人際溝通或改善自己所處的環境。

每個意識心都必須感覺自身是有力的,有力量創造自己的實相,有力量改善自身及周遭的人事物。但因為時下有許多謬誤的信念系統,比如科學強調精神乃由物質演化而來,不承認靈魂的偉大及死後生命猶存的事實;心理學過度強調人受早年成長環境或佛洛依德潛意識壓抑及混亂的影響;醫學強調身體的脆弱及老化的不可避免;性別主義強調兩性本質上的差異,甚至在遺傳基因及心靈能力上都被性別的狹窄觀念所切割。各位讀者一定要深切明白,這幾類的主流思想及已成為我們教育體系的一部分,瀰漫在我們的文化、家庭、社會及政治裡,瀰漫在我們的骨頭、肌肉及血液中,也埋藏在這數代人類根深柢固的潛意識思想裡。

這些主流思想體系都深深地剝奪了意識心應有的力量與能力,只有真的回歸到「你創造你自己的實相」,意識心才可能重新擁有強大的力量───既強大又和平,對自己及全世界都帶來好處的創造力量。

那麼憤怒呢?現代人充滿了如山高、如海深的憤怒:對另一半外遇的憤怒;對經濟不景氣、找不到工作的憤怒;對小孩的憤怒;對政府、政客們亂搞的憤怒;歸結到底,所有的憤怒其實都是對自身的無力感、對自身感到沒有用的憤怒。

很多人說,憤怒又有何用?更多的上街頭抗議、更多的吵架,或乾脆自己打自己、用手搥牆壁,有用嗎?錯了!如果你真的明白意識心、情緒及信念三者相互補償、相互協助的運作關係,你會晉昇到一個相當棒的境界。

你一定要明白憤怒具有的三個偉大功能,才不會成為一個一天到晚憤怒、令別人討厭、最後連自己都憎惡的人。

第一:憤怒是要為意識心帶來渴望已久的力量。在生理及心理上,憤怒都可以變成強大的行動驅力,幫助你解除無力的陰霾及壓抑,面對自己心中真正的感受及衝破人際溝的障礙,以便進入下一個和諧的境界。

第二:憤怒能幫助你清除體內累積已久的代謝毒素,改變身體的新陳代謝,及發動荷爾蒙重新的平衡,有助於治療許許多多的疾病。

第三:你必須全心地跟隨及接納憤怒的情緒,千萬不要恐懼被憤怒席捲,或基於形象、道德或修行上的種種理由壓抑憤怒的能量。全心地跟隨憤怒,看看憤怒帶你到哪裡去,你一定要找到憤怒背後有沒有另一個情緒,也許是恐懼,然後你要繼續跟隨你的恐懼,看看恐懼的真面目為何;一旦完成這個程序,你才會解除憤怒及恐懼,找到內心真正的力量及平靜。你同時必須去覺悟到:「到底是我的哪種信念帶來憤怒及恐懼?」在覺察的光照下,找到那帶來憤怒的信念,你必須瓦解那令你充滿無力感的信念。

因為你有限制性的信念,你才感到無力,因為你感到無力,所以你才會憤怒。憤怒是要帶給你力量,瓦解你「相信自己是無能為力」及「你是疾病不可避免的受害者」的信念。如果你持續地對家人、朋友、社會或政府憤怒,就表示你持續相信自己是無力的,而且也將這樣的力量投射出去。因此,你必須順著憤怒收回自己的投射、找到自己的力量,當你覺得有力量令自己的生活及整體大環境更好,那麼你不會再浪費能量去憤怒,而成了由當下開始、由你目前所在之處開始的腳踏實地理想主義者。

只有當你真正明白憤怒的這三個偉大功能,你才不會再濫用憤怒或壓抑憤怒,才能進一步的順應情緒,與內心靈魂的偉大力量結合在一起,達到身心靈整合的境界。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憤怒有正面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