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World Hijab Day)「世界蓋頭日」

dandyobbo 2012-9-10 12:47 AM

(World Hijab Day)「世界蓋頭日」

[size=4]美國《基督教箴言報》9月4日消息:穆斯林的“世界蓋頭日”(World Hijab Day)起始於十年前的這一天,法國國會正式通過法令,禁止穆斯林女子在公立學校中戴蓋頭。 十年來,法國以及許多歐美國家的穆斯林婦女為爭取戴蓋頭的自由堅持鬥爭,許多國家的穆斯林組織發起抗議運動把這一天定為“世界蓋頭日”。 從歐美到亞洲和中東許多國家,各地穆斯林婦女們回應號召,大家都戴起蓋頭來,舉行集會,示威遊行,請學者發表演說,利用各種媒體發動宣傳,表達對信仰的忠誠和對自由及維權的嚮往。[/size]

[size=4]很突出的一個表現發生在埃及,自從穆斯林兄弟會在大選中獲勝後,莫爾西接任了新總統,全社會逐漸開始了伊斯蘭化的復興運動。 9月2日一大早,全國觀眾在國家電視頻道上看到戴著伊斯蘭頭巾的女主播法蒂瑪·納爾比,她美麗的形象宣告長達百年的西方世俗化失敗和結束。 在過去的幾十年裡,埃及人民嘗試過了西方化的苦果,因此決心對西方劣質文化進行抵制,復興伊斯蘭文明。 雖然越來越多的婦女都戴上了蓋頭,但政府堅持早期對西方列強的承諾,堅持世俗化道路,淡化在公共場所有信仰的表現,女子的蓋頭在被禁止之列。[/size]

[size=4]納比爾是埃及電視Misr 25頻道資深播音員,因為上班堅持戴蓋頭,她一直被安排在幕後工作,今天她在鏡頭上的公開露面,標誌著一個漫長“痛苦”時代的結束,埃及人民通過民主要求回歸到自己本色的道路,敢於對西方世俗化說“不!”  記者在埃及市鎮採訪各界民眾,聽到一致的歡呼聲,他們說國家電視臺上的婦女形象代表了他們國家的真面貌。 新聞部長沙拉赫·馬格蘇德說,根據普遍的民意要求,不久將增加三位元新的電視女主播,她們都將戴蓋頭上崗出鏡。[/size]

[size=4]穆罕默德·達赫善是一位經濟學家兼新聞學專家,是記錄2011年十八天埃及革命《解放廣場日記》的作者之一。 他對記者說:“在我們的國家,90%以上的婦女出門都戴蓋頭,而蓋頭在公共媒體上被定為禁止的行為,十分荒唐可笑。 世俗化是舊時代的錯誤路線,是不合理的政策,該是撥亂反正的時候了,因為對我們老百姓太不公正。”[/size]

[size=4]他補充說:“我們埃及人觀看的電視節目來自許多阿拉伯國家,都習慣看到戴蓋頭的女播音員,而只有我們埃及人無法割去殖民時代的尾巴,裝模作樣學西方“現代化”。 今天我們決心糾正歷史的錯誤,不是伊斯蘭對媒體的入侵,而是埃及媒體表現了埃及人民的真面貌。”  他說,由於長達百年的西方殖民主義和西方文化的侵蝕,過去的歷屆政府以追隨西方為榮,排斥伊斯蘭文明,造成了埃及官方許多機構崇洋媚外的歪風邪氣,把女子的蓋頭醜化為“落後意識”或“兄弟會標誌”。 那些地方還在堅守親西方的“傳統”,他們把禁止女子戴蓋頭定為行為準則,例如埃及外交部。 “埃及的外交禮儀規定,除非出使少數伊斯蘭國家,女性外交人員出國訪問或工作一律不許可戴蓋頭。”  埃及電視臺的女主播納比爾,開創了埃及的新形象,數日來收到廣大觀眾無數來信,表達埃及人民對獨立自主社會改革的贊許和好評。[/size]

[size=4]“世界蓋頭日”是向西方國家歧視穆斯林的公開挑戰和反響,媒體上博文如潮,穆斯林世界歡呼聲天下共鳴。 例如巴基斯坦的一位自由撰稿人莎葩女士在《面書》網站上發表博客文章說,穆斯林女子戴上蓋頭決非西方媒體所曲解的那樣是受壓迫的表現,而是穆斯林婦女的心聲,要自由,要自尊。 她說:“社會的發展,應當讓每個人都獲得自由,尤其是婦女,讓她們自由思考,自由表達,做自由的選擇,而不是對她們規定什麼是自由。”  另一位女作家瑪爾維在《推特》網上對“世界蓋頭日”發表評論說:“我觀察了許多電視訪談節目,那些頭戴蓋頭的穆斯林女子滿臉帶著信心和安全的表情,所以她們選擇戴蓋頭抛頭露面。 反而那些不戴蓋頭的穆斯林女子,她們的表情很尷尬,感覺到一種無形的力量在壓迫她們,不敢對信仰做公開表示,所以,不戴蓋頭也是她們的選擇。”[/size]

[size=4]又據巴基斯坦《國民日報》報導,9月4日全國各地許多城市都舉行了婦女大遊行,紀念“世界蓋頭日”。  伊斯蘭黨(JI)與全國婦女協會聯合組織數千婦女在拉合爾新聞出版中心門前廣場舉行集會,聆聽伊斯蘭党秘書長裡埃卡特·巴羅奇發表紀念日演說。 他說,西方社會企圖剝奪穆斯林婦女戴蓋頭的權利,說是給她們自由和解放,但事實的結果是毀壞了他們自身的家庭與社會,導致家庭破裂與社會腐敗,道德倫理一落千丈。 穆斯林婦女的蓋頭代表了她們的人性尊嚴和道德準則,她們的功能在家是相夫教子,在外維護社會安定太平,循規蹈矩,以德治國,因此蓋頭是穆斯林女子的一份精神財富。 在西方社會,他們以婦女自由與解放的名義對婦女進行殘酷剝削,或者成為商業化的玩物,誤導她們精神墮落和不知廉恥。 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在我們這個地區,威恩並施收買當地代理人向穆斯林社會實行西方化滲透,從所謂的婦女“解放”打開缺口,對伊斯蘭加上“恐怖主義”和“落後社會意識”的標籤,目的是消滅伊斯蘭對抗力量,實現全球西方化大一統。 伊斯蘭的勇敢戰士們,應當站起來對抗敵人的陰謀詭計,保護穆斯林婦女的尊嚴和權利,把西方勢力趕回老家去。[/size]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World Hijab Day)「世界蓋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