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關于神職人員侵犯兒童罪行,教會要求新聞界 ........

dandyobbo 2010-4-2 03:32 AM

關于神職人員侵犯兒童罪行,教會要求新聞界 ........

[size=4][b]針對侵犯兒童事件,教會要求新聞界的報導真實、透明,不作假的獨家內幕消息報道

[/b]關于神職人員侵犯兒童罪行,教會要求新聞界的報導真實、透明,不作不實的獨家內幕消息報導:

聖座教義部部長萊瓦達樞機在美國三藩市的天主教網站刊登文章說:“我們美國人不被認爲是高文化的典範,但我們可以因我們追求正義的熱情自豪。”他又說:“雖然如此,我必須承認,紐約時報作爲正義的典範,我無法引以爲榮。”紐約時報以誇大的言辭作所謂的獨家內幕消息報導,對教宗本篤十六世作不公平的指責,幷在一貫的成見下,忽視一個事實,就是:正是當時的拉青格樞機竭力從教會的內部開始進行清理的事實,尤其是2001年起,教義部才被委托處理侵犯兒童事件這個事實。關于有戀童癖的勞倫斯·默菲神父個案,教義部部長萊瓦達樞機引用了密爾沃基教區法官代理布龍達杰神父的話,來指出紐約時報的報導不實。布龍達杰神父當年以司法團主席的身份負責默菲案件,他說,他從未接到過來自梵蒂岡的停止審訊默菲案指示,因此,審訊繼續進行直到默菲于1998年去世才停止。萊瓦達樞機說,紐約時報的文章沒有任何合理的法律標準,而這却是美國人民有權也期望從他們的主要媒體找到的。

紐約的總主教多蘭說:“教會需要批評,但我們要求正確和確實的批評。”關于對教宗的指責,他說,事情幷非如報導所說的。紐約時報的報導將事實與虛假混雜在一起,關于侵犯兒童事件的報導令人嘔吐和悲痛,但是對當時的拉青格樞機的影射則毫無根據,這是對教宗的大肆誣賴。此外,紐約時報所提供的資料,更證明對控訴默菲神父的審訊從未被要求停止。多蘭總主教說,這個案件不能成爲獨家內幕報導的消息,因爲密爾沃基總教區在許多年前已經全部公開了,那麽紐約時報爲什麽現在報導這個“不是新聞”的新聞?反而不報導最近美國教會發表有關遵守保護兒童憲章的報告呢?美國教會擬訂了極嚴格的措施來預防可能發生的侵犯兒童事件。多蘭總主教最後强調,一份日報若想受到讀者的敬重,很簡單,只需要說實話便可以。

美國的另一家重要日報,每日新聞報在批評教會的同時,毫不曖昧地指紐約時報對教宗本篤十六世的指責“不真實”。

一些意大利報紙則提出兩點:第一點,對拉青格樞機的指責似乎涵蓋了數十年的歷史,然而,教義部要到2001年才被委托直接處理神職人員侵犯兒童的個案。第二點,關于和侵犯案有關的所謂的“聖座秘密”,與向政府當局投訴毫無關聯,而只關係到教會根據教會法典的審訊,這是爲保障受害者同時也爲保護被控告實際上却清白無罪的人。

巴西聖保羅的總主教舍雷爾樞機說,某些人以具體的行動攻擊教宗,借假造的新聞來將一切邪惡的責任都安在教宗身上。僅僅幾個人犯了罪便以一概全地指責整個教會。

威尼斯的宗主教斯科拉樞機說,教宗本篤十六世爲清洗教會中所有的不潔盡了最大力。意大利主教團主席巴尼亞斯科樞機昨天聖周四在舉行祝聖聖油彌撒時强調,司鐸必須帶給人們喜樂,任何痛苦和陰暗的情况都不能抹殺他們所成就的善。

聖座新聞室主任隆巴爾迪神父在進入聖周前發表的公告中指出,美國教會在保護兒童方面所决定幷正在實行的措施已經展示出其效用,在最近教會受到媒體攻擊和因此遭受損害後,這是一個好消息。公告說,一個有深度的觀察者,絕不會忽略教宗的權威和聖座密切而且適當的工作使得教會不僅沒有被削弱,反而更加努力堅强主教們,幷指導他們與侵犯兒童的弊端抗爭幷將之根除。教宗最近寫給愛爾蘭教會的信函便是證明。這封信函要協助愛爾蘭教會走“痊愈、更新、賠補”的道路,來爲前途做準備。[/size]
[size=4][/size]
[size=4][/size]
01/04/2010

dandyobbo 2010-4-2 03:39 AM

[b][size=4]在性侵犯事件上攻擊教宗和教會是一場仇視基督信仰的運動[/size][/b]
[b][size=4][/size][/b]
[size=4]在一些神職人員對未成年人性侵犯的問題上向教宗發動進攻是仇視基督信仰的一場運動,在歷史上經常發生。意大利拉維納的榮休總主教托尼尼接受“前途報”的訪問中作了上述表示。他說,紐約時報或明鏡周刊幹他們的本行:用政治、經濟和權力的語言說話,不懂其它事物。教會的見證廣受歡迎,與這個邏輯背道而馳。攻擊行動證實了此時在教會歷史上是個卓越時刻。宗座促進基督信徒合一委員會主席卡斯帕樞機談到教宗本篤十六世爲在教會團體內進行大掃除所做的努力,他强調,不僅教宗,整個教會和每位信友都受到正面攻擊,攻擊的方式超出了事件本身。他說,我們對此幷不驚奇,耶穌已事先告訴我們:被喊“釘死他!”的人是有福的。卡斯帕樞機又表示,戀童症的問題與司鐸獨身毫不相干,性侵犯的事件也在家庭內發生。因此他邀請信友們不要喪失勇氣,因爲用歌聲和橄欖枝向耶穌歡呼的人也就是對耶穌的信賴,他們沒有錯。有信仰的人得勝了。聖座封聖部榮休部長馬丁斯樞機表示,苦路不是以耶穌被釘十字架作了結,而是以他的復活走完這段路程。攻擊教會,賣出這些報紙是攻擊教會和教宗的卑鄙行爲,我們所有天主教徒該當緊密地團結在教會和教宗周圍。聖薩爾瓦多的總主教埃斯科瓦爾談到有組織有勢力的一場運動,利用少數人的背叛行爲,想抹殺忠于基督的絕大多數司鐸的慷慨見證。[/size]
[size=4][/size]
[size=4][/size]
[size=4]31/03/2010

[/size]

dandyobbo 2010-4-2 03:41 AM

[b][size=4]聖座發言人强調,關于墨菲個案,梵蒂岡對侵犯兒童罪行沒有作任何遮掩或禁止揭發罪行[/size][/b]
[b][size=4][/size][/b]
[size=4]聖座新聞室主任隆巴爾迪神父23日向紐約時報聲明,關于墨菲個案,梵蒂岡沒有作任何遮掩或禁止揭發墨菲侵犯兒童的罪行,聖座教義部是在事發20年後才知道。隆巴爾迪神父堅决否定在墨菲個案上對梵蒂岡的指責。以下是隆巴爾迪神父的聲明內容:

美國密爾沃基總教區令人悲痛的勞倫斯•墨菲神父的個案,關係到特別弱小無助的受害者,他們因他的作爲而受到可怕痛苦。墨菲神父對失聰兒童的性侵犯行爲,是犯法行爲,更嚴重的是,他辜負了受害者對他的信賴。70年代中葉,一些受害者向政府當局控告墨菲神父對他們的侵犯,當局于是對墨菲神父展開調查。雖然如此,據報導,調查後來停止了。

聖座教義部是在20年後才被告知這個問題。

有人指受害者沒有向政府當局控訴這個案件,與教會實行“引誘罪”文件的指示有關。但其實兩者毫無關聯。

事實與新聞界流傳的一些言論恰好相反,無論“引誘罪”文件或教會法典都從不禁止揭露神職人員侵犯兒童的罪行。

90年代末,即在向教區當局和警方控訴侵犯行爲的20多年後,教義部才首次被問及應該如何根據教會法典來處理墨菲案件。教義部被告知這個問題是因爲引誘罪發生在進行告解聖事中,這褻瀆了懺悔聖事。應該指出,教義部提出教會法典問題與對墨菲神父可能進行的民事或刑事訴訟毫無關聯。

對類似的案件,教會法典沒有自動懲罰的規定,而是建議對當事人作出裁判,不排除判處教會中最嚴重的懲罰,就是,撤銷聖職身份。由于墨菲神父已經年老而且身體虛弱,他獨自生活,20多年再沒有被控告其他的侵犯事件,爲此,教義部建議密爾沃基的總主教考慮處理這個事件,比如,限制墨菲神父 公開進行神父職務,幷要求墨菲神父擔負他行爲的全部嚴重責任。墨菲神父在四個月後去世,死前沒有發生其他意外事件。[/size]
[size=4][/size]
[size=4][/size]
26/03/2010

dandyobbo 2010-4-2 03:43 AM

[b][size=4]聖座與慕尼黑總教區針對紐約時報有關慕尼黑總教區侵犯兒童事件報導發表聲明[/size][/b]
[b][size=4][/size][/b]
[size=4]紐約時報26日刊登了一篇文章,談論拉青格樞機擔任慕尼黑總主教期間發生神父侵犯兒童事件。聖座新聞室主任隆巴爾迪神父在回答記者們針對這篇文章向他提出的問題時,向他們提及慕尼黑總教區26日上午發表的公告,公告中否認當時的總主教拉青格樞機對該事件知情。[/size]
[size=4][/size]
[size=4]公告說:“紐約時報的文章沒有任何新資料,所報導的都包含在總教區關于當時的總主教對H神父情形是否知情所發表的通告中。[/size]
[size=4]
總教區因此肯定其立場,重申當時的總主教對再次派H神父從事堂區牧靈活動幷不知情。
總教區認爲任何其他的說辭皆純屬推測。

當時的副主教格哈德·格呂貝爾蒙席對他再次派H神父從事堂區牧靈活動的錯誤决定負全責。”


26/03/2010 [/size]

dandyobbo 2010-4-3 04:28 AM

[size=4][b]揭露在性侵犯的醜聞上對教會展開不符合事實的攻擊及誹謗

[/b]一些報刊在教會成員性侵犯未成年人的問題上向教宗發動攻勢,也是昨天4月2日國際新聞界報道的熱門話題,在西方社會更是如此。然而也有許多人對教宗本篤十六世表示關懷。

拉丁美洲的主教們在發表的文告中對一些神職人員犯下的性侵犯罪行表示痛苦和憤慨,同時也表達與教宗精誠團結,他自從任聖座教義部部長時就已經勇敢地抵制這些個案,今天却成了媒體“不真實報道及誹謗”的目標。

美國知識界人士喬治·韋格爾撰文毫不留情地指責了“紐約時報”的不稱職,稱該報的編輯們“放弃了對遵守報業最起碼準則的要求”,將這家著名報紙變成以謊言和含沙射影爲依據的醜聞文摘。韋格爾根據手中資料指出,性侵犯是“世界性的創傷”,他提到僅在美國就有大約3千9百萬青年遭受過這類侵犯。6-10%的公立學校學生在1991至2000年期間曾遭受過性騷擾。2009年證實犯這項罪行的神職人員有6名,而天主教會的信友超過6千萬。儘管如此,被瞄準的目標只有天主教會,教會被描寫成“對青年施暴力的中心”。韋格爾解釋說:“要是教會是一個性騷擾者的國際犯罪集團的話,就不能有任何企望在針對社會政治的公開討論中占有一席。”與教會對立的人“設法在道德和金融方面摧毀教會”,在教會領導人的名字上抹黑。韋格爾又提到,教會承認自己在處理性騷擾事件中鑄成的錯誤,無論如何“沒有一個機構在對待自己的錯誤上有如此透明的態度,沒有人盡最大的努力來糾正這些錯誤。這些事實却未提供給公衆輿論。”韋格爾結論說,要是“紐約時報”在瘋狂攻擊教會的運動中站在第一綫,“也不該阻止其它新聞機構知道這一强烈奉行世俗主義的報刊針對教會發表了歪曲事實的消息。”

許多人提出了在對教會正面攻擊的背後是什麽在作怪這個問題。紐約的總主教多蘭質問這家報刊,在性侵犯個案中,爲何在對待布魯克林的猶太人團體和天主教會機構上使用了雙重標準。意大利克雷莫納的主教蘭弗蘭科尼指責在這個問題的背後有經濟利益。從基督信徒受迫害的伊拉克也傳來了對教宗的關懷,基爾庫克的總主教薩科給教宗寫了一封支持的信函。在法國,基督信仰知識界、政界和藝術界人士呼籲說真話,他們對神父犯戀童罪感到震驚,對受害者表示關懷,邀請新聞媒體在報道事件的道德上負起責任。他們表示:“我們憂傷地看到我國和一般西方國家的衆多媒體以不公正、無知或嘩衆取寵的態度對待這些個案,讓人忘記許多神父勇敢地傳播基督的訊息,有時他們的處境很孤獨。”[/size]
[size=4][/size]
[size=4][/size]
02/04/2010

dandyobbo 2010-4-8 02:12 AM

[size=4][b]全球對教宗的支持不斷增加

[/b]最近以來,有人利用數件有關神職人員侵犯兒童案件對教宗進行無理也無情的攻擊,全教會爲此公開表示對它的領導人的支持,幷爲教會此刻的艱難處境祈禱。教宗在5年前舉行上任後的首台彌撒中請信友們爲他祈禱說:“請爲我祈禱,使我在豺狼前不因畏懼而逃避。”。

這幾天,成千上萬的信友在慶祝復活節的機會上,從世界各地前來羅馬,向教宗表達他們對他的愛戴。聖座的神長們和不同地方的主教們也异口同聲表示支持教宗。

聖座國務卿貝爾托內樞機在智利接受記者訪問時說,復活節當天,大量青年來到聖伯多祿廣場,他們向教宗表達了敬愛之情。目前在智利探望地震灾民的貝爾多內樞機指出,某些報紙以美國戀童癖者默菲事件而對教宗作的責怪是沒有根據的。他說:“我們的資料證明事實完全相反。”

樞機團團長索達諾樞機在接受羅馬觀察報的訪問時則指出,對教宗本篤十六世的攻擊是一種文化衝突。因爲教宗代表的道德真理不被接納,因此,一些神父的缺失和錯誤便被用來當作攻擊教會的武器。此刻,戀童癖事件被用來攻擊教會,在這之前,曾有過以現代化主義來攻擊教宗庇護十世,以後,教宗庇護十二世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的態度被攻擊,再就是教宗保祿六世因爲頒發保護生命的“人類生命”通諭而受攻擊。索達諾樞機繼續說,某些神父犯了嚴重的罪過,這種個人的罪過却被轉變成集體的罪過,這令信友社團感到受傷害。索達諾樞機說:“一個神父被嚴重罪過所玷污,但這不是主教的罪,也不是教宗的責任。”

智利首都聖地亞哥的總主教埃拉祖利茲樞機對神職人員侵犯兒童表示悲痛,他强調,不應該向教宗進行沒有根據的不合理的攻擊。

華盛頓的總主教威爾在寫給他教區的教友的牧函中强調,教宗仍是拉青格樞機時領導教義部,當時他需要處理美國教會的戀童癖醜聞。威爾總主教告訴信友們,教宗非常關注曾受侵犯的人,幷協助美國教會尋找到保護青年的措施。

梵蒂岡城政府主席拉約洛樞機說:“在處理侵犯兒童問題上,教宗已經盡了所有力量。”拉約洛樞機指外界的攻擊完全出于對天主教會的仇恨,對這樣的仇恨,應該學習十字架上的耶穌以寬恕來回答。另一位聖座神長埃蘭茲樞機認爲,外界攻擊教宗是因爲教宗維護家庭和以一男一女的婚姻爲基礎組成的家庭。

大家以爲國際上的報紙一致批評教宗,其實不然,也有不少報紙提出了相反的論據。比如,美國銷售量最大的“華爾街日報”6日指出,在迫使侵犯兒童的神職人員承擔自己罪過的責任上,拉青格樞機作得比任何人都多。在署名“麥古恩”的文章中指出,紐約時報有關戀童癖者默菲神父事件的文章中沒有公布一些重要文件,而這些文件可以證明對當時的拉青格樞機的指責不合理。麥古恩說,紐約時報所采用資料的主要來源是來自一名美國律師安德森,美國大部分以侵犯罪控訴教會的個案是在他手中,但紐約時報沒有透露這一點,只把他當作是一般的律師,以避免有不公允之嫌。華爾街日報又說,當時的拉青格樞機甚至將已經被結束的案件重新拿出來審查,他幷作了一些改革,令有關的行動得以直接進行。華爾街日報說:“在處理戀童癖神父醜聞上,沒有人比拉青格樞機做得更多。”[/size]
[size=4][/size]
07/04/2010

dandyobbo 2010-4-10 02:22 AM

[size=4][b]聖座新聞室主任談如何在侵犯兒童事件激起的驚濤駭浪中繼續前進

[/b]聖座新聞室主任隆巴爾迪神父,4月9日發表了一篇有關侵犯兒童問題的言論,他一開始便問:在因侵犯兒童事件引起的驚濤駭浪中,應該如何保持準確的航綫來回應福音“劃向深處”的要求?


隆巴爾迪神父回答這個問題說:“首先,應該繼續爲受侵犯的人尋求真相與心裏的平安。”他指出,許多內在的創傷是在多年後,甚至數十年後才被揭露。許多受害者所尋找的不是經濟上的補償,而是內心的援助和公義。隆巴爾迪神父說,侵犯行爲令受害者受到嚴重的傷害,因此,主教們重新讓受害者自由發言幷聆聽他們,是一件好事,主教們不認爲不久前設立的聆聽中心已經解决了這方面的問題。隆巴爾迪神父也提到有關的主教團和個別主教以慈父的心懷關注受害者的靈性、禮儀、人性各方面的需要。他又說,目前,侵犯兒童的控訴已經减少,但許多人才剛開始進行深入的康復,還有許多人則需要開始康復。教宗曾說,他隨時願意與受害者再次會晤,使他們重新投入整個教會的旅程中。若想達到教宗的期望,則需要在尊重人以及尋找平安上加倍努力。

其次,對犯罪過的人需要與政府當局合作繼續進行法律上的正確程序,在這方面應該顧及到各國的法律和情况。因爲“只有這樣才能有效地重新營造公義的氣氛和對教會機構的完全信賴”。隆巴爾迪神父指出,某些社團或機構的負責人士缺乏經驗和對問題不認識,他們也沒有正確的法則協助他們介入。他解釋,社會上的法律是使用一般的法律來裁判,而教會的法典則必須也顧及到教會中負有責任者濫用職權以及公然違背他應有的品行所造成的特別嚴重的道德問題。隆巴爾迪神父强調教會中明智與合理的管理必須具備兩個條件,就是:透明與嚴謹。

爲有效預防侵犯現象,需要重視神父候選人以及教育和牧靈機構工作人員的培育與揀選。隆巴爾迪神父不隱瞞要達到包括性方面的健康和成熟的人格,一向是一個艱難的挑戰,而今天比過去更加困難,即使在靈性和道德方面的培育上有心理和醫學知識從旁協助。隆巴爾迪神父說,有人觀察到,侵犯問題發生的最頻繁時期,正是數十年前“性革命”鬧得最激烈的時期。培育也需要顧及這個狀况和俗化問題。其實,這是以具體方式重新發現幷肯定性、貞潔、和男女關係的意義以及這意義的重要性。教宗在寫給愛爾蘭教會的信中說,作爲基督信徒和司鐸的人,只有真正在信德的泉源和基督的友誼中汲取養分,才能回答他聖召的要求。

只有熱愛真理和持客觀態度來衡量問題的人,才能更深入瞭解現代在一些國家中發生的戀童癖與侵犯兒童的問題,也才能更明白天主教會如何與其他人一同承擔這個不僅是它本身的問題,才能明白這個問題對教會有多嚴重,幷需要做出特殊的介入,也才能明白教會在這方面的介入能對其他結構或整個社會有多大的用處。隆巴爾迪神父感嘆傳媒對這些方面沒有做出足够探究,比如,美國有關虐待兒童的報告應該受到更大的注意,這樣才能知道哪些問題需要社會進行緊急涉入。在美國,僅2008年一年中便有6萬2千多人侵犯兒童,其中天主教神父可以說是絕無僅有。

隆巴爾迪神父强調保護兒童與青少年工作的重大,所有從事這項工作的人都應該受到激賞、尊敬和鼓勵。尤其是教會和政府當局,他們在令人們對青年教育和培育工作安心信賴上,功不可滅。隆巴爾迪神父說,當今教宗本篤十六世帶領教會走嚴謹和誠實的路,應該受到大家的敬仰和支持,他在這艱困的時期,本著正直和堅毅來處事,來面對一些毫無根據的批評和含沙射影的話。他是一位不斷宣講天主真理和尊重真理的教宗,是一位可信的見證者。大家要陪伴他幷學習他在真理、真實中不斷成長的堅毅,繼續以廣闊的視野來看世界上的嚴重問題,幷耐心地回答那無止無休的以偏概全的所謂“揭露”,或有意損壞他或教會其他人士信譽的推測。[/size]
[size=4][/size]
09/04/2010

dandyobbo 2010-4-15 06:36 AM

[size=4][b]聖座網站設立指南專欄講解教義部審查神職人員侵犯兒童案件的程序

[/b]聖座網站于12日起刊登了一個指南,講解教義部審查神職人員侵犯兒童案件的程序。該指南不是聖座發表的新文件,而是過去有關文件的概要,爲協助一般教友和非法典學者明白教義部處理侵犯兒童案件的程序。[/size]
[size=4][/size]
[size=4]13日,聖座新聞室主任隆巴爾迪神父在介紹教宗即將進行的馬耳他訪問活動記者會中,被問及梵蒂岡在媒體的侵犯兒問題圍攻下的氣氛時,隆巴爾迪神父以聖座網站設立教義部有關侵犯兒童案件指南的意義來回答。[/size]
[size=4][/size]
[size=4]隆巴爾迪神父說,這是一個對話與回答的正常程序。由于要求說明的人衆多,因此,設立這個指南很有用,這也爲了使人們能够更明白這類經常是非常混淆不清的案件。[/size]
[size=4][/size]
[size=4][/size]
[size=4][/size]
14/04/2010

dandyobbo 2010-4-20 02:57 AM

[size=4][b]教宗本篤十六世結束在馬耳他的牧靈訪問,返回羅馬前會見了遭神職性侵犯的受害者

[/b]教宗本篤十六世上主日18日下午結束在馬耳他的首次牧靈訪問活動,乘坐馬耳他航空公司專機返回羅馬,于晚上10點鐘抵達羅馬强皮諾機場,然後又乘直升機返回梵蒂岡。

教宗18日主日下午活動的時間很緊凑,他與馬耳他青年會晤後,趕緊前往機場。機場上爲教宗送行的人很多,教宗一一向他們告別。馬耳他總統阿貝拉對教宗仍然依依不捨,從他向教宗的告別致詞中明顯流露出來。教宗也非常留戀這個他僅停留了24個小時的國家,他在機場叮囑馬耳他全國人民:“你們要因基督信仰聖召而感到自豪,要細心保留你們的宗教和文化遺産。决不讓你們的真面貌受到冷漠主義或相對主義侵害。”教宗也談到這個國家的移民悲劇,他說:“馬耳他地處地中海的心臟,許多移民抵達海岸,有些人爲逃避暴力和受迫害的境遇,另一些人則爲了尋求較優越的生活條件。”教宗說,他知道馬耳他單靠自己的能力爲接待這麽多人所遇到的困難,同時他也相信馬耳他憑著自己基督信仰根源的力量和引以自豪的款待外國人的歷史,在其它國家和國際組織的支持下,一定會使來到的人得到救助,使他們的權利得到保障。

教宗本篤十六世同一天下午在聖座使館會見了幾位曾遭受神職人員性侵犯的受害者。梵蒂岡新聞室發表公告表示:教宗爲他們的經歷“深感震驚”,“他對受害者及其家人所受的痛苦感到耻辱和沉痛。他同這些受害者一起祈禱,向他們保障教會正在幷且繼續在她的權力範圍內對這些指控展開調查,把犯侵犯罪的人交給法律當局,未來在保護青年方面實行有效措施。”聖座新聞室的公告最後表示,教宗本著最近寫給愛爾蘭天主教徒信函的精神,爲所有性侵犯的受害者祈禱,使他們能有痊愈及修和的經驗,好能在更新的希望中前行。[/size]
[size=4][/size]
19/04/2010

dandyobbo 2010-7-16 05:59 AM

[size=4][b]聖座公佈教會法典有關教會内部嚴重罪行條例規定修正案,其中以神職人員對未成年者的性侵犯罪行為重點

[/b]聖座教義部七月十五日公佈一系列有關教會法典對教會内部觸犯嚴重罪行的處置新規定。這些新規定修改了先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在二零零一年所頒佈的“使人成聖的聖事的維護”手諭。根據原先手諭的規定,負責審理處置教會内部嚴重罪行的機構,除了教義部外,還包括聖座其他幾個部會,而且相關的規定亦不很清晰。九年後的今天,局勢完全改觀,因此需要更有效和更明確的相關規定,好使教會職權部門能快速處理解決棘手的問題。新頒佈的法規由教宗本篤十六世於今年五月二十一日簽署,批准公佈。

根據現今新頒佈的法規,所謂教會内部嚴重罪行仍然包括對聖體聖事、告解修和聖事、聖秩聖事的侵犯,另外加上神職人員對未滿十八嵗未成年者的性侵犯。當然,後面這一項在今天更令人矚目,因爲近年來多起類似的事件已經令教會痛心疾首,教會急思補救的辦法。

新法規有幾個重要的新意:首先是使審理案件速度加快,甚至可以不因循法定程序途徑,以法令方式快速處理;在遇到更嚴重的特殊事例時,直接呈請教宗解除當事者的神職身份。其次,今後也可以邀請非神職的在俗人員擔任教會法庭司法人員或律師或檢察官,而且不再要求他們獲有教會法博士學位資格。

第三個新意是事件法理效力期限由原來的十年延至二十年,必要時仍可以延長。此外,對智障者的性侵犯視同對未成年者性侵犯來處理。再就是,若神職人員以任何方式和途徑取得、保存、或散佈十四嵗以下兒童的色情淫猥影像者,將以孌童色情罪論。對相關涉案者的審判將以秘密方式進行,以保障涉案者的人性尊嚴。

最後,關於教會法庭與民間政府有關當局的關係,新頒佈的法規並沒有觸及,卻是近來經常被提及的問題。由於這些法規純屬教會法典刑法條例規定,其本身已經完整,而且與國家法律完全有別,所以不涉及國家法律範圍。雖然如此,聖座教義部依照它的慣例,也將與各國現行法律合作,遵重各國法律的規定。但這不包括教會法的審案程序以及其後的相關事務。

聖座十五日公佈的新法規使教會法顯得更清晰與肯定,在這方面教會近來更努力以明澈的態度嚴格執行,目的在回應信友和社會輿論對教會維護倫理道德和福音聖德的合理期待,而這也是教宗屢屢強調的。

聖座教義部目前也正在研究如何協助世界各地主教團一致有效地解決神職人員、或在教會機構活動範圍内對未成年兒童的性侵犯問題。[/size]
[size=4][/size]
15/07/2010

dandyobbo 2010-10-19 01:23 AM

[size=4][b]教宗本篤十六世致函修生們:在人群中做天主的使者,性侵犯令司鐸職失去信譽

[/b]願司鐸永遠做“人群中天主的使者”:這是教宗本篤十六世爲司鐸年閉幕寫給修生的信函中提出的思想。教宗在信函中提起他在德國剛走出納粹悲劇時作爲修生的個人經驗,也對教會內性侵犯的創傷再度表達悲痛,稱這是一種具摧毀性和應受譴責的現象,雖然如此,這個罪行不能使司鐸的使命失去信譽。

教宗在信函中與修生們做了誠懇的交談,他向這些爲晋鐸做準備的青年人提起1944年12月他被叫去服兵役的時候曾表示他要做神父。而他得到的答復是,在納粹的新德國不再需要神父。教宗接著寫道,可是我知道,在國家遭受瘋狂的巨大蹂躪後會更加需要司鐸。現在則完全不同。教宗繼續寫道,今天許多人也認爲天主教司鐸不會是未來的一種“行業”,而屬于過去。事情幷非如此,其實人“始終需要天主,即使在技術統治世界和全球化的時代,也需要天主,需要在耶穌基督身上彰顯幷將我們聚集在普世教會內的天主。”教宗進一步指出:“在人不再感到有天主的地方,生命變得空虛,一切都顯得不健全。”因此,凡是要成爲司鐸的人,首先該當是個“天主的人”。爲我們來說,天主不是遠離我們的一個假設,他不是在宇宙“大爆炸”之後躲藏起來不爲人所知的一位。因此,教宗勉勵修生們“重要的是走在晋鐸的路上,在做司鐸的整個一生中與天主建立個人關係。”他又告誡修生們,司鐸不是設法保持、增加人數的任何一個協會的經營者,他是在人群中天主的使者,願意將人引向天主,使人與人之間的真正共融得到成長。教宗在信函中寫道,這便是“學會生活在與天主持續往來”之所以重要的原因。

之後,教宗在信函中談到他對修道生活的反思,他寫道,在修道院的年頭該當也是人性成熟的時期。對司鐸來說,他本人在心智、理性與情感、身心之間取得恰當的平衡及使它們成爲一體是很重要的。教宗提到性欲也是人格中完整的一部分,性欲是造物主賜予的禮物,也是關係到人性發展的一項任務。當它與人不再成爲一體,就變得平庸幷具有摧毀性。教宗提到近期浮現出的司鐸對青少年性侵犯的事件,指這些司鐸使他們的職務失去信譽。教宗承認,這些事件令許多人,或許也令修生們提出這樣的問題:做神父好不好?獨身的道路在人生中是否通情達理。教宗表示,性侵犯應受譴責,却不能使司鐸的使命失去信譽,這一使命是偉大、純潔的。感謝天主,我們看到了由信德塑造令人信服的司鐸,這些司鐸見證了獨身生活是能够到達真實、純潔和成熟的人性生活的。教宗也提示修生們,所發生的事件該當令我們加倍警惕和小心,在天主面前對自己走晋鐸的路作出認真的詢問。教宗也提到告解神師和長上的任務便是陪伴、幫助修生在這條路上作出分辨。[/size]
[size=4][/size]
[size=4][/size]
[size=4][size=2]18/10/2010
[/size]
[/size]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關于神職人員侵犯兒童罪行,教會要求新聞界 ........